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第5节

  天气有些阴郁,电气隐隐在云气中嘶嘶,酝酿着什么。


  即使如此,乌拉拉还是拥有看漫画的好心情。只是现在才下午五点多,距离神谷的夜班还久得很,所以即使有好心情还是不够,还得加上粉红色的恋爱动机才构成完整看漫画的条件。


  背着闪亮的蓝色吉他,一边走一边吃着历久不衰好吃的可丽饼,乌拉拉的目光被路边一台老旧的卜命机给吸引。


  “喔?”乌拉拉驻足,有些讶异。


  只要投一百元硬币下去,机器便会开始运转,小巧的香炉后一间庙宇缓缓打开门,有个塑料人偶还是什么的就会顺着齿轮滑动,捧着写好了的纸签出来。纸签上写着的,自然是一天运势了。这就是卜命机。


  乌拉拉在香港大屿山的寺庙前,曾经看过类似的机器。


  有时机器捧签的是老和尚,有时是算命仙,有时是鹤鸟用长喙叼着。当时乌拉拉跟乌霆歼偶尔会因为穷极无聊,投下硬币看看纸签,然后大大嘲讽纸签上的内容一番。


  但身为猎命师的乌拉拉,其实还蛮期待在打开纸签的瞬间,能够看见几句好话,跟所有人去算命时抱存的心态没有两样。


  而这台吸引乌拉拉停下脚步的卜命机,造型是香港武打漫画风格,奇特又KUSO。


  “绅士,我们玩支签,来个上上大吉吧!”乌拉拉投下硬币,一阵热血配乐声中,大侠模样的背剑塑料人偶捧着纸签出来。


  绅士在乌拉拉的脚边,嗅着人行道上一簇簇的玛格丽特花。一只小甲虫停在绅士的鼻尖,绅士眯起眼睛,爪子停在半空,突然不想抓掉。甲虫就这么停着。


  乌拉拉打开纸签,上面写着:“敌友不可明,十步日一杀。”


  哇,这是什么跟什么?有签诗是这样写的么?乌拉拉笑了出来。


  “怪不可言的签诗。”乌拉拉耸耸肩,却没有揉碎丢掉,而足放在口袋里。


  可丽饼吃完,乌拉拉漫无目的地在涩谷街头晃荡,想找个地方好好唱首歌。


  最近乌拉拉正在写属于自己的热血主题曲,已经将前奏的部分完成,但最关键的副歌高xdx潮则暂时空白。说是写,其实不懂五线谱的乌拉拉只是将随口而出的哼哼唱唱,经由反复的唱诵强记在脑海里。


  “要不要暂时离开东京,到其他的城市旅行?或许哥现在根本不在东京?唉,实在应该活逮一个猎命师好好问他一番。”乌拉拉胡思乱想着。


  绅士一边走路,一边眯着眼看着鼻尖上的甲虫,突然喵了一声,往旁一瞧。


  乌拉拉点点头,顺着绅士的视线看向一旁的小巷,走了进去。


  巷子里,正上演着老套的“坏蛋学生欺负软弱学生”戏码。


  四个高中生,三男一女,正恶狠狠围着两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受欺负的两个男生眉宇间颇有神似,似乎是弟弟样的男生坐在地上抱著书包害怕发抖,另一个哥哥样的男生却兀自不服气,鼻青脸肿地站着。


  三名恶男不时出言恐吓,轮流用手不屑地推着哥哥。一。九辣妹般浓妆艳抹的女孩抽着烟,皱眉嚷着“交出钱来!”等毫无创意的骂语,还偶尔拿出手机窃窃私语。


  “混蛋!我才不会把钱交给你们的!”哥哥怒不可遏,干涸的鼻血还挂在脸上。


  这一吼,又惹来了三恶男一阵拳打脚踢。弟弟惊恐地想要趁机逃跑,却被一脚重重踹下。


  辣妹弯着腰,一手遮着话筒,躲到旁边用截然不同的甜蜜声音洽商援交的时间地点,是整个画面中最荒谬的部分。


  乌拉拉若无其事地走近众人,还吹着口哨。绅士好奇地观察主人的表情,不知道乌拉拉会怎么“处理”眼前的事件。


  恶男恶女看见乌拉拉靠近,并不畏惧,反而露。出“闪远点”的警告表情。其中一个甚至用拙劣的手法撩起宽大的外套,露出腰际的短折刀。


  但乌拉拉当然没有避开,也没有停下脚步,在恶男们都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踏着奇妙的步伐穿过众人,来到两兄弟旁。


  乌拉拉的速度并不顶快,但穿绕的身形就像幽灵,恍惚模糊“渗透”似的。


  恶男正想破口大骂,却发觉身子完全动弹不得,连声音也无法正常发出,只有眼珠子还可以骨溜骨溜地转。恶女也是一样,只能听着手机另一头的中年大叔不停问声,却无法回应。


  恶男与恶女大感骇异时,只见乌拉拉解下背上的蓝色吉他,好整以暇地调整弦线,咳咳清嗓。


  地上恐惧颤抖的弟弟呆呆地看着乌拉拉,鼻青脸肿的哥哥更是不知所措。哥哥当然不会知道这群惯常勒索他们兄弟的校园流氓,已经被乌拉拉点了穴,暂时封住了他们的气血。


  “各位观众,为你们来上一曲‘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乌拉拉微笑,手指开始拉扯吉他弦跳舞,慢慢唱着。


  很多人说,人生是一出戏,我们活在舞台。


  注视,焦虑,掌声与喝彩。


  小丸子的爷爷说,人生就是不断地在后悔。


  但我为什么要一直向后看?


  我说人生像一场棒球赛,第九局的战斗气概。


  每一棒都是两好三坏,所有跑者都不想遗憾。


  命运的眼睛你不要看,只要尽情为自己呼喊。


  将球狠狠敲破云端,即使挥棒落空,姿势也会非常豪迈。


  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战斗!战斗!


  顺流时我们举臂痛快,逆流时要试着笑出来。


  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战斗!战斗!


  握紧的拳谁也扳不了,除非你自己舍得放开。


  尽管起奏是带着点淡淡世故苍凉的旋律,类似黄舒骏经典的“一九九五年”,但乌拉拉越唱越激动,唱到“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时,小巷子里震动起摇滚的疯狂。前后的曲调泾渭分明。


  乌拉拉停下吉他,好奇地打量受欺负的两兄弟。


  “还可以吧?”乌拉拉笑得有些腼腆。


  “前面……前面跟后面差很多……”哥哥呆呆地说。


  “有魔力吗?”乌拉拉赶紧追问。


  魔力?哥哥与弟弟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乌拉拉在说什么。


  “听了后,会想好好战斗吗?例如,会不会突然很想握紧拳头,狠狠地海扁这些流氓一顿?”乌拉拉看着弟弟的眼睛。绅士一跃,被乌拉拉捧将住。


  弟弟突然羞惭地想低下头,却被乌拉拉灼热的眼神深深吸引,无法回避。然后终于情绪爆发,惨道:“可是我又没有那种力量!”


  “错了。是先有胆气,然后才有源源不绝的力量。就像你的哥哥,他可不是毫无来由地站在你面前,挡下这些混蛋的拳头。”乌拉拉微笑,鼻子却是一酸。


  弟弟愣住,哥哥默默无语。


  “你是哥哥的胆气,也是哥哥力量的来源。”乌拉拉蹲下,拍拍弟弟的肩膀。


  那么一瞬间,奇命“信牢”已从指缝中渗进瘦弱的弟弟体内。然后迅速膨胀扩染。


  弟弟睁大眼睛。这个世界明明没有变动,却好像换了个明亮涂彩。


  “兄弟两个人一起作战,厉害的程度可不是用加法,而是乘法。如果这世界真有所谓的天下无敌,我想肯定就是这个意思了。”乌拉拉背起吉他,绅士紧抓着乌拉拉的肩膀,喵的一声。


  乌拉拉转身离去时,手指翻飞,恶男恶女瞬间恢复动作,面面相觑。


  接下来能不能得到力量,就全看你自己有没有决心了。乌拉拉心想,已走远。


  巷子里的景象悄悄有了改变。


  “喂……你搞什么啊?”一个恶男看着弟弟。


  弟弟从地上爬了起来,握紧拳头,站在鼻青脸肿的哥哥身边。


  三个恶男竟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逃走了。”弟弟看着身边的哥哥。


  “人生,就是不断的战斗!”哥哥笑,身上的伤口好像都不痛了。


  〖万众瞩目


  命格:集体格


  存活:三百年


  征兆:存在感极强的命格,使得宿主总是在人群中成为注目的焦点,镁光灯似乎成为你一举一动的装饰,成为国际级的大明星在所难免,走火入魔者才会产生被监视的幻想,认为外星人会绑架太出名的自己,做出黑皮肤漂白、乱搞鼻子等骇人听闻的掩饰。


  特质:在作战中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周遭的敌人或友军都无法忽视此人的存在,此命格也会引起其余命格的注意,无法忽视的结果将使其他命格无法发挥百分之百的能力。


  进化:上帝的放大镜〗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