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灿烂忧伤 第12节

  深海。


  Z组织,专属的秘密潜艇,核子动力寂静地运转着。


  这个组织即将快速茁壮,成为维系人类与吸血鬼长期角力的第三种平衡的可能。因为它具有许多可怕的条件:潜伏在各国为数不明的政客,充沛的巨额资金,丰富的基因研究与尖端科技,跨国军事力,与凌驾所有之上的企图心。


  明亮的实验室舱房,干净的循环空气,一个英气十足的年轻军官。


  萨克熟睡在奇异的蓝色液体里,模样安详,只是白色的獠牙仍露出嘴唇。颈子上的致命伤痕上一层薄薄的透明胶膜,黏着细碎的气泡。


  “动了紧急的基因修补手术后,我们将你的伙伴贮存在特制的医疗型冷冻柜里,虽然暂时只能注入吸血鬼世界专利的细胞再培养液,让他慢慢自行修复受创的部位,但吸血鬼的体质一向复原力惊人,我想再过几个月你的伙伴就会痊愈。届时我们会考虑将他从冰封的环境中苏醒过来,只是对于一个吸血鬼复苏后,我们要援引什么样的组织条例给他何种程度的自由,就需要开会决定了。”英姿焕发的年轻军官坦白解释。


  “不,先别让他醒来。”莉蒂雅摸着肩上缠绕再三的绷带,若有所思。


  莉蒂雅知道,萨克如果活转,也可能被Z组织要求进行各种吸血鬼相关的实验,这也正是Z组织之所以了解吸血鬼种种特性的原因。不如,就让萨克安安静静地熟睡。


  况且,她忘不了萨克阖上眼睛前,最后所说的那句话。


  “喔?”年轻军官疑惑。他的肩上缝着银色的Z字,墨蓝色风衣让他神气十足。


  “两天前我听你们的医官说,如果要让一个曾经是人类的吸血鬼,再度回复到人类体质的方法,就是找到最纯种的吸血鬼,让他再咬一口。这个说法跟我们猎人之间传言的不谋而合。海因斯,你觉得可信度有多少?”莉蒂雅问。


  这几天,她受到这位前途似锦的年轻军官的妥善照顾,对其印象颇佳。


  更完整的说,要不是当天Z组织插手该场战争的时机太好,自己早已死在普蓝哲夫的恐怖凌虐里。更不用说Z组织以奇迹似的基因修补手术,救活了深深亏欠的萨克。


  对于Z组织,莉蒂雅无话可说。


  “更精确来说,我们的科学家相信,最纯种吸血鬼的牙管毒素里,存在着某种可以逆转感染者体质的化学物质,可说是感染者的解药。以往的古文献也提到过几个例子,我想是值得认真参考的。”海因斯颇有耐心地说道。


  “哪里有最纯种的吸血鬼?”莉蒂雅直截了当问。


  “如果这么好抓,我们Z组织早就活逮做实验了。牙管毒素每经历一个世代就会有极细微的演变,那演变往上追溯到某个简单的构造,就可以推敲出感染可逆的化学反应。”海因斯耐心地解释:“所谓的最纯种吸血鬼,并非指血统上的最纯粹性,而是牙管毒素出现得越早,化学构造式就越单纯,感染了两千年或三千年以上的吸血鬼都可能具有这样的纯粹性,你们猎人给他一个名称。”


  “吸血鬼始祖。”莉蒂雅淡淡说道。


  “这样的吸血鬼全世界恐怕不到五个,或更少。目前仅知唯一一个,确定的始祖存在,就是日本的吸血鬼天皇,徐福。”海因斯的脸色有些歉疚。


  徐福啊……真是个糟糕至极的荒谬答案。


  莉蒂雅看着透明冰柜里的萨克。这家伙,从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海因斯,那个冰柜可以保存萨克的睡眠状态多久?”莉蒂雅点了只烟,无视潜舰的规定。


  “二十年都不是问题,这技术还是吸血鬼研发出来的,品质保证。”海因斯回话,笑得灿烂。


  “那么,就请帮我保管萨克几年吧。我去去就回。”莉蒂雅走向船舱门口。


  “去哪?”海因斯不解。


  “东京。”莉蒂雅按下开门钮,门开。


  “做什么?”海因斯不解。


  “当然是绑架徐福啊!”莉蒂雅弹掉指尖的烟蒂。


  门关上。


  莉蒂雅孤独的爱情旅程,正要开始。


  〖囫囵吞枣


  命格:天命格


  存活:无


  征兆:宿主哪根筋不动,开始吃泥巴,吃沥青,吃碎玻璃等常人难以想象的东西,并乐在其中,并无肠胃不适的问题。精神科学的专有名词“异食症”可以概括解释此一现象。


  特质:此命格跟食不知胃一样,都具有扭转宿主生理构造的特质。通常乱吃的标的会有限定,但宿主若刻意艰苦地训练自己,则能迅速获得啃食一切的能力。


  进化:吞食天地〗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