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灿烂忧伤 第11节

  雪地版本的诺曼底登陆,即使对调了正邪两方的攻守立场,却是相差无几的惨烈。


  一个多小时后,双方战斗到几乎削尽彼此所有的气力,看似数量无限制的子弹居然也到了干涸的尽头。伤重到气若游丝的猎人们躺在掩体里,只不过是茫然地扣着虚浮的板机,不知道是残余的意识,还是尸体僵硬的自然抽搐。七成的吸血鬼军团,也成了一堆堆趴伏在血雪里的僵尸,或倒在掩体里与猎人互杀到死。


  在刚刚那六十三分钟里,潮水般的吸血鬼军团略胜一筹,新铁血之团的防线全部崩溃。钢铁般的普蓝哲夫,杀气腾腾率领为数二十几名勇捍的部众杀进掩体连接的地下通道,即将直捣作战中心。


  新铁血之团,只剩下孤独的一个人。


  但普蓝哲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地下通道里,他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怪物!


  一道强如炮弩的疾风!


  “等你很久了!”莉蒂雅大吼,钢链甩出,刃球颤舞。


  莉蒂雅犹如栖息在地道里的死神,较之露出森白獠牙的吸血鬼,更接近地狱的兽。


  迅猛绝伦的刃球,在近身作战的短短半分钟内,将普蓝哲夫身边的部众们削成了惨叫的肉块。莉蒂雅的动作虽无吸血鬼的迅捷,但钢链在她手中极为灵转,有时钢链先在手臂上缠卷五周后再击杀逼近至鼻前的吸血鬼,下一秒莉蒂雅悬臂一甩,缠住手臂的钢链登时脱缰而出,吹熄远在十步之外敌人的生命之火。


  颈子,肩膀,手臂,腰际,大腿,小腿等任何部位,配合着莉蒂雅利落的动作,都可以是钢链缠卷的暂栖之所,刃球变成忽长骤短的毒蛇。


  杀!杀!杀!二十多名吸血鬼愕然倒地。


  莉蒂雅的眼睛,终于来到唯一还有气息的来袭者——与萨克合谋歼灭铁血之团的普蓝哲夫。


  心如沸水,恨意全开。莉蒂雅的刃球笔直砸出!


  “了不起!”普蓝哲夫狞笑,身形却是模糊一震。


  普蓝哲夫胸口的钛合金板遭到足以贯穿身体的重击,发出极难听的轰凿声。莉蒂雅一击得手,普蓝哲夫却差点抓住莉蒂雅的刃球。


  差点,就是没有。


  但普蓝哲夫另一只拳头,却朝莉蒂雅下腹猛击!


  钢拳陷入崩溃的腹部,莉蒂雅双眼瞪大,往后斜飞,撞上花岗岩打凿的墙壁。


  石屑纷飞。


  “嘿!”普蓝哲夫快速跟上,在隧道里做惊人的三度空间跳跃,手腕喀喀一拐,拳头缝赫然弹出金属突刺,寒芒唰出。


  撞上岩壁的莉蒂雅甫落下,看见普蓝哲夫凶猛欺近,也只能慌乱打滚避开。莉蒂雅钢链刃球本能地甩出,却因为下腹沉重的那一击,失去了原本三成的力道。


  普蓝哲夫全金属化的手掌猛然抓住失速的刃球,另手突刺横斩,削断了一截钢链。然后一着重脚,狠狠将莉蒂雅的脑袋劈去。


  碰!莉蒂雅双瞳钟摆震荡,失神倒下。


  胜负已分。莉蒂雅唯一的傲人招式,在应当杀死普蓝哲夫的瞬间却没能得手时,就已经惨败。尽管那招式已近乎无懈可击。


  “嘿嘿,要登上权力的顶峰,靠的可不仅仅是权力而已啊!”普蓝哲夫摸着兀自郁闷的胸口。


  强化金属板竟给凿得稀烂,要不是改造过几个要害的支撑构造,刚刚自己已经死了。


  头颅遭受重击,莉蒂雅嘴角流淌口水,表情呆滞不已。颤抖的手却不停摸着腰际的短刀,想自行了却生命。


  普蓝哲夫蹲下,轻松挪开莉蒂雅寻死的手。拳头上的尖刺缓缓插进莉蒂雅的肩窝,直没入骨。那缓慢侵袭神经的滋味,痛得莉蒂雅喉咙底发出扭曲的哀喘。


  “死有这么容易就好了。我赢了,你输了,所以理所当然应该由我支配你的生命。不过你挺强的,差点杀死了我。所以给你一个选择吧,莉蒂雅。”普蓝哲夫狞笑,伸出舌头,舔着莉蒂雅美丽的双眸。


  “选项一,你是想被我强xx到再也站不起来,嘴巴再也闭不牢,然后肛门失血到死掉。”普蓝哲夫抖动拳头上的尖刺,鲜血缓缓从莉蒂雅的肩窝创口流出。


  强悍如莉蒂雅,此刻竟怕得发抖不已。


  “选项二,还是你想,乖乖变成吸血鬼,成为我的左右手?”普蓝哲夫亲吻莉蒂雅的眼睛,温柔如绅士——虽然,这个选项是假的。


  普蓝哲夫觉得舌尖咸咸的。


  “天啊,堂堂新铁血之团的团长,竟然哭了?”普蓝哲夫哈哈大笑,看着两行眼泪落下的莉蒂雅。


  刀光。


  远处晃着刀光,军靴踏踏的脚步声。


  好熟悉的感觉。莉蒂雅抬头。


  “放开她。”萨克的声音,萨克的军刀。


  萨克的脸。


  萨克那刚毅,不带表情的脸。那足以断铁的红色军刀。


  莉蒂雅的眼神从害怕转为憎恨,怒火在心中燎原。


  普蓝哲夫又是一阵邪恶的大笑。


  “我说莉蒂雅啊,你就要死了,怎么还想不明白?”普蓝哲夫几乎笑岔了气,看着不再踏步向前的萨克。萨克单手握刀,凝神以待。


  “……”莉蒂雅。


  “萨克他这家伙,说什么安全第一?本来萨克想抛下伙伴,就这样什么也不管的跟你飞到埃及。结果?结果一听到你也接到彼得发出的假紧急召回,还不是从要去机场的路巴巴地转回破烂基地,走上我替他设想好的结局!”普蓝哲夫畅快邪笑:“我只不过吩咐属下演一场戏,结果你不仅信,还信出了一个新铁血之团!信出了今天的下场!”


  普蓝哲夫简单几句话,就像一滴墨汁坠落白水,迅速在莉蒂雅的心中扩染出一幅邪恶的谎言。


  巨大,扭曲,充满恶意与嘲弄。


  莉蒂雅呆呆地看着萨克。那个变成了吸血鬼的萨克。


  那个从来没有机会向自己解释,不,即使有机会,也不见得会解释一切的萨克。


  “为什么……”莉蒂雅干燥虚弱的声音,吞下为什么三字后面,紧接着的累赘问句。


  为什么萨克非自愿变成最讨厌、最痛恨的吸血鬼后,竟不自杀的愚蠢理由。


  那个理由,既沉默,又鲜明地站在眼前。


  尽管萨克从刚刚的出现到现在,都没有看向自己一眼。


  “我说啊,你砍下自己的左手,我就放了这女人。”普蓝哲夫笑笑建议。


  萨克左手举刀,表情木然。他原本习惯握刀的右手,早已被普蓝哲夫捏碎了筋脉,后来即使私下动了手术,仍远不及过去的灵敏。现已改用左手。


  “那你杀了她罢。我再杀了你,替她报仇。”萨克语毕,军刀冲前!


  普蓝哲夫没料想到萨克这么果断就出手,还没了结莉蒂雅的性命,就被逼得扭身而战。


  一时刀光残影,金属火花四溅。


  左手勉强使刀的萨克,若非拥有吸血鬼的超人体质,根本就不是普蓝哲夫的对手。普蓝哲夫颇为轻松地以两只金属手掌挡开萨克的军刀快斩,拳缝突刺也在萨克的身上割开数十道伤口,鲜血淋漓。但普蓝哲夫想要进一步撂倒萨克,萨克却以固若金汤的守势拼命挡在莉蒂雅面前。


  这是萨克的死命执着,却也是萨克的弱点,不欲移动挡在莉蒂雅前的身体,是招来伤口的原罪。


  “逃。”萨克冷冷地说出。却没有缝隙看向莉蒂雅。


  逃?


  莉蒂雅看着萨克的背影。昔日两人并肩作战的模样顿时重现。


  那时,铁血之团的人好少,好弱,好胆怯。安全第一。


  但,那时的铁血之团……


  莉蒂雅抄起只剩三分之一截的钢链刃球,踉跄站起,用她受重创的肩头,轻轻舞动。站在她最熟悉的,常常一起做爱取暖,约定好不需要多余情感的伙伴后。


  但就在莉蒂雅轻轻看向萨克的瞬间,普蓝哲夫的拳缝突刺贯穿了萨克的颈子,耀眼的红光,大量泼洒,飞溅。


  时间暂时停止。


  普蓝哲夫得意洋洋拔回突刺,却见萨克右手捂着被割断的颈动脉,左手军刀兀自有条不紊地刺向普蓝哲夫,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不肯倒下的萨克,镇定地强压致命的伤口,皱着眉头挥舞着军刀,气势更胜。连普蓝哲夫也感到诧异,跟实在忍不住地想笑。


  “喂!我说莉蒂雅,你就逃吧!我一点都不想跟这家伙打下去啦!”普蓝哲夫故意说反话,挡下军刀的手掌却隐隐感到萨克的气力竟没有丝毫减弱。


  这家伙,简直就是鬼怪!


  莉蒂雅努力想挥舞链球,肩窝却痛得快爆炸,急得眼泪都无法歇止。


  算了,要死便一起死吧。


  那样也很好,不是?


  突然,隧道上空一阵莫名的震动,灰粉不断落下。普蓝哲夫的强波通讯机传出红色警告的声响,普蓝哲夫往后一跃,恋恋不舍地看着萨克与莉蒂雅。如果什么都不做,这家伙失血久了也会死,根本不必动手。


  但红色警告的内容很不寻常:“老大!人类有大批援军突然出现!敌人配备精良,非常有组织地作战!好像是新的猎人军团!数量是我们的两倍!请允许撤退!”


  大批人类的援军?在莫斯科有这种东西吗?普蓝哲夫咬牙切齿地看着表情漠然,鲜血不断自指缝中流泻而出的萨克。脆弱得要命,却不知道何时倒下!


  “嘿嘿,以后还会再见面的。”普蓝哲夫留下这个哼笑,便转身消失在地道深处,往来的方向冲出。


  萨克瞪着深邃的地道。过了许久,确定普蓝哲夫真的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松懈,脸色苍白的萨克立刻重重倒下。


  莉蒂雅近乎崩溃地看着萨克。


  那个只是喜欢跟自己做爱的萨克。


  那个口袋里放着前往埃及的机票,却死命不肯多说一个字的萨克。


  那个为了自己,即使变成吸血鬼,也只好勉强烂活下去的萨克。


  但,倔强的莉蒂雅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将不熟悉的“对不起”三个字说出口。而且还以无法谅解的眼神瞪视着萨克,就跟过去的日子一样。


  然而眼泪却以另一种无法隐藏的形态,滴落在萨克高耸的鼻子上。


  “真想,以人类的样子死掉啊……”


  萨克淡淡地说,淡到,仿佛不是在告别似的。


  快说啊!莉蒂雅!


  如果无法说出对不起,另外三个字更好不是?


  但莉蒂雅只是愤怒地看着意识逐渐模糊的萨克,愤怒到眼泪滂沱雨下。


  地道上方一阵重响,大量的空气随着地道的崩塌灌入。


  几个穿着墨蓝色制服的特种部队,全副武装地垂绳而降,动作迅捷地架起机枪朝四周警戒,随时准备“清场”。


  这些特种部队队员全都配备最新式的超薄温度感侧仪,肩膀上绣着银光色的Z字,似乎就是刚刚吸血鬼发布的红色警告中提到的“人类援军”。


  这场不被记录在历史上的战争,终于落幕。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