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义兼古注疏

洪武三年五月初一日,初设科举,条格诏内开第一场,五经义,各试本经一道,限五百字以上。易,程、朱氏注;书,蔡氏传,诗,朱氏传,俱兼用古注疏;春秋、左氏、公羊、谷梁,张洽传;礼记专用古注疏。四书义一道,限三百字以上。至十七年三月初一日,命礼部颁行科举成式,始定子、午、卯、酉年乡试,辰、戌、丑、未年会试。制第一场试四书义三道,二百字以上;经义四道,三百字以上。未能者许各减一道。四书主朱子集注,易主程、朱传义,书主蔡氏传及古注疏,诗主朱子集传,春秋主左氏、公羊、谷梁、胡氏、张洽传,礼记主古注疏。案此兼用古注疏及诸家传,圣制彰明后,不知何缘,遂斥古注疏不用。春秋止用胡传为主,左氏、公、谷,第以备考。张洽传,经生家不复知其书与其人矣。礼记专用陈灏集说,古注疏尽斥不讲。近日举子文,师心剿说,浮蔓无根,诚举初制一申明之,使通经博古者得以自见,亦盛事也。

 东宫命典试

永乐十二年,上在北京。应天乡试,皇太子命洗马杨溥、编修周述为考试官。十五年命侍讲梁潜、陈全,十八年命修撰张伯颖、左赞、陈仲完,皆监国事也,时犹以宫赞列修撰之后。至七年己丑会试,取中陈璲等,以上幸北京,俱寄国子监读书,至辛卯始廷试。而皇太子乃以副榜第一人孔谔为左中允,赐出身,尤为异典。

 转运兑运长运

漕运旧例,军民各半,互相转运。民运淮安、徐州、临清、德州水次四仓交收,漕运官分派官军转运于通州、天津二仓,往返经年,多失农月。于是侍郎周忱议,将民运粮储俱于瓜州、淮安,补给脚价,兑与运军,自是转运变为兑运。至成化七年,右副都御史滕昭议,罢瓜、淮兑运,令南京各卫官与直、浙等处官,径赴水次州县交兑,民加过江船费,视地远近有差,自是兑运又变为长运矣。

 漕运总兵流官

顷见台谏与部疏议漕运总兵,改用流官,不必沿推世爵。案此官旧制,流官世爵,原相兼并推,不待改也。嘉靖中,吾乡刘都督玺、黄都督印,皆以卫官任至总兵,管漕运。黄与先大夫往还,余犹及见之,颇非辽远。建议者不举此以闻于上,第云欲革世爵,改用流官,遂奉旨「祖宗旧制,原用勋臣」。不知兼用流官,正祖宗朝旧制也。

 辨讹

殴之条,而今人故以言相谑嬲曰「殴」。帐之为言张也,一曰帱谓之帐,而呼簿册记物事用度者曰「帐」。仰,恃也,资也,下托上曰仰,今公文自上而行下曰「仰」。票,一作慓,疾也,急疾也,今官府有所分付,勾取于下,其札曰「票」。疋,正也,音与雅同,诗大疋、小疋用此字,今借为布之「疋」,音匹。者,分别事辞也,称此个为者个是也,今以称人之不老实者曰「者」。假,音贾,至也,又借也,今官府借为休暇之「假」,音如嫁,曰「告假」、「给假」。兑,通也,穴也,直也,卦名,象口之能言,今以天平称金银曰「兑」,以物交易曰「兑」,民以粮付军曰「兑」。札,刺也,唐人刺身文曰「札青」,又奏事非表非状谓之「札子」,今官籍没人物曰「抄札」。闸,水门也,字一作,今借为稽查之用,朝中点入班官员曰「闸朝」,凡以事查点人曰「点闸」,又民间办治官物曰「闸办」。插,刺而入也里中字音有相沿而呼,而与本音谬,相习而用,而与本义乖者,或亦通诸海内,而竟不知所从始,姑就南都举一二言之。如惹之音人者切,野之音羊者切,写之音悉姐切,且之音七也切,姐之音子野切,在二十一马韵中,音宜与鲊槎。而南都惹作热之上声,野作曳之上声,写作屑之上声,且作切之上声,姐作接之上声,未有作马韵呼者。士之音鉏里切,是与氏之音承纸切,视之音承豕切,在四纸韵中,上声也,而作去声,呼皆如肆。跪之音去委切,兄弟之弟徒礼切,上声也,而音作贵与第,呼属去声。皂隶之皂,造作之造,音与早同,而读作去声,如躁字。大之音,不作徒盖切,亦不作口切,而别音打之去声。入之音本与日同也,而作肉音。此与本音谬,而呼相沿者也。又如钞,取也,而写书曰「钞书」,官曰「钞案」,造纸曰「钞纸」。吊,问终也,而官府取文书曰「吊卷」,或曰「吊钱粮」。打,作都冷切,今作丁把切,本取击为义也,而今预事曰「打迭」,探事探人曰「打听」,先计较曰「打量」,卧曰「打睡」,买物曰「打米」、曰「打肉」,治餐具曰「打」,张盖曰「打伞」,属文起草曰「打稿」。禀,赐谷也,与也,供也,给也,受也,而今以下白事于上曰「禀」。殴,以杖击也,律有 【刺而入也 「刺」原作「剌」,据万历本改。】 ,扱衽曰「插」,今借为安置之用,如屯兵聚民曰「安插某处某所」。折,言断也,又拗折屈曲也,又毁弃也,今作抵当之义,官司征粮支俸曰「折色」,民间债负曰「准折」,以金贝代仪曰「折仪」、曰「折席」。侄,今音质,谓兄弟之子也,古以称兄弟之女,又谓吾姑者吾谓之侄,似惟以女子临女子宜名之,古自音徒结切也。辖,车轴端键也。论语,五经之辖。以冒毂,辖以键轮。今借为管辖之用。拶,子末切,逼也。韩诗:「崩腾相排拶。」今官府刑手之具曰「拶指」,音昝,而民间但呼为「拶子」。(木另),拄杖也,今为诱之用,曰「另带」,其人之人,俗曰「另老」。祠,春祭名也,品物少而多文词,故曰祠。今凡庙之祀神者皆曰祠。自汉有生祠,始基之矣。刁斗,以铜为之,军中用,昼炊,击以行夜。刁刁,风微动貌。今谓人之狡狯者曰「刁头」,律有「刁奸」之文。饶,饱也,益也,多也。汉张霸曰:「我饶为之。」今免人之罪曰「饶减」,所征财贿亦曰「饶」。嫖,一作僄,轻也,盖僄姚之义,今荡子之宿倡者曰「嫖」。梢,木枝末也,舟之舵尾曰「梢」,舟子曰「梢工」,妇曰「梢婆」。今驴马驮物曰「梢」,人以物附寄行李亦谓之「梢」。包,容也,裹也,今任人物足其数曰「包赔」,代人上纳官货曰「包揽」,雇觅舟车骡马曰「包至」,庖人为主治办酒食曰「包酒」,子弟宿句阑中,计年月,不许接待他客,亦曰「包」。驼,负荷也,橐驼负囊橐而驮物,今无钱而买人物,徐酬其直者曰「驼」。那,何也,又多也,安也,又语绝之韵也。今谓移趾者曰「那步」,设法备用物曰「腾那」,转假曰「那借」。科,条也,本也,坎也,程也,等也。科举、科粮意近之,以设官名科,寖远矣。今芟树木蔬茹者曰「科」,头不冠者曰「科」。巴,象形字,蛇也。巴水曲折三回像之。今人之旴衡望远曰「巴」,不足而营营曰「巴」,日晒肉曰「巴」,凡物之干如腊者皆曰「巴」。凡此皆习而用之,与本义乖者也。

 诠俗

闾巷之俚语,驵侩之流言,一二可纪者,戏解剥之,以资嗢噱。阿承显富曰「趋」,曰「呵」。惯依人而得财,若饮食曰「吹」。徐吞而取其訾曰「吸」。以言诳人而沁入之曰「卤」。彼此相娼曰「醋」。示若不置人于意中者曰「淡」。持人之阴事,使不敢肆焉,曰「拿」,或曰「捏」。以言呴煦人曰「暖」。风而使其从我曰「齅」。以语渐渍之,俾其从,曰「熏」。姑置其事而待之曰「冷」。若置之若不置之,似有系焉者,又或与而不必与,不尽与也,曰「吊」。以事急胁持人而出其贿曰「扎」。尾人之后,侦其所之与所为,曰「蹈」。群口而嬲其人曰「嘈」。以事迫而熁之,或得其物,曰「灸」,又曰「烧」。以言呴沫人,令其意靡靡焉软也,曰「水」。以言两挑之,使动或斗阋焉,曰「添」。 【如添灯之添。】 故以言与事招人,使我应,曰「撩」。置一言若一物于人,令猝不我释也,曰「钩」。自我而料人与料事曰「划」。设法范围于人曰「箍」。故陷人于过,或令其处负也,曰「耍」,曰「弄」。乘间而入之曰「钻」。以渐而刮劘其所有曰「旋」。大言吓人,曰「烹」,又曰「泼」。限人之所至曰「量」。造是非佐使人怒曰「嗾」。四走而追人,或捕人,曰「扑」。咀唼人之饮食曰「嚼」,又曰「」。其猛取人之财物曰「龈」。 【音恳。】 专以事务委人曰「栽」。泥人不已曰「缠」。抽取人之财物曰「秋」。从臾人使为之,或奋而往,曰「撮」,或曰「鼓」,或又曰「奖」。言语笼罩人,使不觉,曰「蒙」。詈人之傲而难制,曰「牛」,曰「驴」。嘲事之失度、人之失意也,曰「狗」。长躯而痴者曰「鹅」。解两家之忿,或调剂成其事曰「桫」,或反言曰「搅」。刺人之隐失曰「针」。有所比合而不能解,曰「黏」。又强附而必不可得去也,曰「钉」。突然从中而搀入者,曰「刬」。内无实而外饰可观曰「晃」。善迎人之意而助长之,曰「搊」。计去同事者而己得容焉,曰「撑」。陷人于不可居之地曰「坑」。徒餔啜以膏其口曰「油」。言之凿空而杜撰也,曰「」。其最无伦脊者,曰「诌」,曰「胡」。以言谑人曰「喉」,又或刺而曰「觜」。与人期必而背之,使失望焉,曰「闪」。有所避而倏遯曰「溜」。不告其人而私取其有,若盗焉,亦曰「溜」。不遇而贫,若不幸而祸也,曰「否」。空乏而不可支曰「燋」。作事之已甚曰「孔」。矜而自高曰「乔」。面勃然怒而不解也,曰「唪」。其不色怿也,曰「丧」。衣服什器时之所兢者曰「兴」。目料人之上下曰「估」。共事而偏得利焉,曰「采」。一无所得者曰「毛」。强割人之有,曰「斫」。逐人而驱之,曰「辗」。人之奘而不慧者曰「笨」,或曰「騃」,或曰「呆」,或曰「傻」。性软而滞曰「饧」。其跳宕不驯谨,曰「浪」。小儿之嘻戏,曰「顽」,曰「憨」。氵㸒泆曰「嫪」。 【音涝。】 貌寝而不扬曰「矬」。羸小可憎曰「倯」。长无度者曰「倰」。事非耳目之常曰「诧」。一人而众人者丛而奉焉若蚁,曰「宗」,或曰「扛」。家败而姑安之,事坏而姑待之,病亟而姑守之,凡皆曰「脓」。拚己所有以与人角胜负曰「背」 【音卑】 。不当与而腼焉,附人以入之,曰「雌」。弥缝其事之阙失,曰「糊」。人之被震恐而不能自立也,曰「散」,或曰「酥」,或曰「垆」,或曰「矮」。不知其人之隐曲也,以言探出之,曰「透」。谩人与为人所谩也,曰「迷」。知事与物可求之所而捷得之,曰「锹」,又曰「挖」。初非有所要质也,猝而与之遇,曰「撞」。冯怒而以语诟詈之也,曰「攫」。其尽所欲言也,曰「卷」。两心相怜曰「疼」,反是而交相背曰「彼」。无事而遨翔焉,曰「跄」 【音】 ,或曰「幌」。 【黄去声。】 老而拘滞不与时偶也,曰「简」。其回曲不可方物,曰「鬼」。又身之或见或隐也,曰「影」。在数中幸而逃者,曰「卯」。卯,冒也。觅人而抓梳求之曰「爪」。证人之辞也,坚不可移,曰「齩」。与人有桑中之期曰「偷」,相挑曰「刮」,相调曰「掸」,私合曰「有」,乍相近曰「汤」,久而益昵也曰「热」。摧折之,使兴败而反曰「扫」。物宽缓不帖帖者,曰,「亻囊」。 【音囊去声。】 若事之败而不可收拾也,曰「崩」,又或曰「裂」。

 方言

南都方言,言人物之长曰「媌条」,美曰「标致」。蠲曰「干净」,其不蠲曰「龌龊」, 【恶绰。】 曰「邋遢」,曰「腤替」,曰「鏖糟」。言事之轩昂曰「轰金鑫车」。 【上歇平下遮。】 有圭角曰「支查」。老成曰「稳重」,其轻薄曰「姑姼」。不雅驯曰「若苴」, 【腊上声、查上声。】 曰「朗伉」, 【平声。】 曰「磊砢」,曰「孟浪」,曰「雷」, 【蒲并反。】 金(兄)」,曰「莽撞」,曰「粗奘」,曰「倔强」,曰「糙」。其俊快可喜曰「爽俐」,曰「伶俐」,曰「乖角」,曰「踢跳」,曰「彳秀彳留」, 【秀溜。】 曰「活络」。其不聪敏者曰「鹘突」,曰「胡涂」, 【与上一音稍异也。】 曰「懵懂」,曰「勺铎」, 【音韶道,似当为少度,以无思量也。以中原音少为韶,度为道字改为此。】 曰「温暾」, 【似当为「混沌」,北为此音耳。】 曰「没汨」,曰「闷浑」,曰「秃侬」。修容止曰「打扮」。形恶者曰「来膗」。人之亡赖曰「惫赖」。言之多而躁曰「喳哇」,曰「激聒」,曰「琐碎」,曰「嘈噆」, 【下音匝,一作口卉。】 曰「囔咄」,曰「叨」,曰「的达」,曰「絮聒」。其小语而可厌曰「呱哝」,曰「唧哝」,曰「唧嘈」。颦而呻者曰「哼唧」。 【颦而呻者 「呻」原作「伸」,据万历本改。】 作事之不果决曰「摸索」,曰「腻」,曰「乜斜」,曰「落索」,曰「塌(夭韭)」。其捧物不敬曰「隹天吉天」, 【烈挈】 。曰「蹀」。其败事曰「郎当」。人之溪刻者曰「趷落」, 【音各拉。】 曰「疙」,曰「峣」,曰「兜撘」,曰「刁蹬」,曰「雕镌」,曰「窭数」。其果而窒者曰「裂决」。用财之吝曰「拈搯」 【拈搯 原作「古搯」,据万历本改。】 ,曰「寡辣」,曰「兀监兀介」。能不彰着曰「隐宿」,其反是曰「招摇」,曰「倡扬」。 【或「徜徉」也。】 人之贫乏曰「褊短」。勉强营为曰「掤拽」,曰「巴结」,曰「扯拽」。曲处以应之曰「腾那」。展转造端曰「另揣」。恰相当者曰「促恰」。不合事宜曰「差池」。与世乖舛曰「趷蹬」,曰「蹭蹬」,曰「落魄」。 【下音薄。】 其少精彩曰「虺兀贵」, 【灰颓。】 或曰「萎」。 【威虽。】 败坏之甚曰「垒堆」。性坚执曰「直纣」。好搬弄曰「翻腾」,曰「估倒」。自矜尚曰「支楞」,曰「崚嶒」。不分辨是非曰「舍胡」。面羞涩曰「腆」。 【一作「眠娗」。】 行不端徐曰「踉跄」。 【俱去声。】 交关人物曰「瓜葛」,或曰「首尾」。男女之私相通者亦曰「首尾」。以事难人曰「揉」。人之发迹曰「升腾」。谈笑不诚恪曰「欷可欠」, 【希哈。】 或曰「哈哄」。阑入人中、事中曰「夹插」。扰人曰「聒躁」。筹处事曰「度量」。 【上音刀,北韵也。】 检物用曰「拾掇」。以言从臾曰「撺掇」。抑人曰「拄擦」,曰「敦摔」。旷大不拘束曰「浪荡」。 【音朗倘。】 物之细小者曰「些娘」。 【娘,女之小者。】 事之有隙可指曰「窟」,其有归曰「挞煞」,曰「合煞」,曰「与结」。无破败者曰「囫囵」,曰「团圞」。不分别曰「儱侗」。物事就理曰「条直」。不了结曰「拖拉」。欲了不了曰「丢搭」。身之孤独曰「彾彳丁」。可憎曰「臭厌」。其不爽洁烦污曰「渍淖」。 【刺闹。】 眼之视不定曰「的历都卢」。手之捉物曰「扪搎摸索」。身之失跌曰「扑腾」。入水声曰「汨洞」,或曰「骨都」。心之不快曰「懊」。 【熬挠。】 笑之态曰「嚜尿」。 【上音迷,下音兮。】 气勃郁曰「籧篨」。 【渠除不能俯也,上讹气。】 凡物之声急疾曰「忽剌」,又大曰「砰磅」, 【上音,下音行。】 曰「风豕风戉」, 【忽律。】 曰「风戉风肃」。 【或六。】 

 谚语

南都闾巷中常谚,往往有粗俚而可味者,漫记数则。如曰「闲时不烧香,忙时抱佛脚」。曰「热灶一把,冷灶一把」。曰「办酒容易请客难,请客容易款客难」。曰「饶人不是痴,过后得便宜」。曰「人算不如天算」。曰「捉贼不如放贼」。曰「好男不吃分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曰「有麝自然香,何必当风立」。曰「日食三餐,夜眠一觉,无量寿佛」。曰「不看僧面看佛面」。曰「柴米夫妻,酒肉朋友,盒儿亲戚」。曰「强龙不压地头蛇」。曰「灯台照人不照己」。曰「酒在口头,事在心头」。曰「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曰「若要好,大做小」。曰「吃得亏,做一堆」。曰「恼一恼,老一老;笑一笑,少一少」。曰「牡丹虽好,绿叶扶持」。曰「锅头饭好吃,过头话难说」。曰「家鸡打的团团转,野鸡打的贴天飞」。曰「烂泥摇桩,越摇越深」。此言虽俚,然于人情世事有至理存焉,迩言所以当察也。

 父母称谓

留都呼父曰「爹」, 【迭平声,俗呼打平声。】 或曰「爷」。吴人呼父曰「爸」。 【音霸,讹而为拜之平声。】 爹字又作「」,唐小说「皇后阿」,或又为「父邑」。 【音播。】 北史称父曰「兄」,兄或又曰「哥哥」。闽人曰「郎罢」。留都呼母曰「女(婪)女(婪)」,字或作「婪」, 【音么。】 又作「(((小))女)」; 【音同。】 俗又呼曰「妈」,或曰「娘」,吴人呼母曰「女迷」。 【音寐,讹如理。】 齐人曰「阿弥女」, 【音迷。】 字又作「女」,又曰「奶」, 【音腻。】 字又作「女()」。六朝人称母曰「姊姊」,或曰「家家」。宋人曰「姐姐」,字或作「媎」。又粤人呼母曰「乸」,音与「姐」同,字又或作「她」。闽人曰「郎奶」。

 南唐宫阙

南唐故宫在今内桥北,上元县中兵马司卢妃巷是其地。相传内桥为宫之正门所直,南宋行宫亦在此地,改内桥为天津桥。而桥北大街,东西相距数百步,有东虹、西虹二桥,东虹自上元县左,北达娃娃桥,有石嵌古河遗迹;西虹在卢妃巷大西,穿人家屋而北达园地,亦有石嵌河迹。土人言:此南唐护龙河者是也。自卢妃巷北,直走里许,又有一桥,亦名虹桥,而东虹、西虹两桥北达之水,环络交带,俱绾毂于此。想当日宫内小河四周相通,形迹显明,第近多堙塞,不复流贯耳。

 南唐都城

南唐都城,南止于长干桥,北止于北门桥。盖其形局,前倚雨花台,后枕鸡笼山,东望钟山,而西带冶城、石头。四顾山峦,无不攒簇,中间最为方幅。而内桥以南大衢直达镇淮桥与南门,诸司庶府,拱夹左右,垣局翼然。当时建国规摹,其经画亦不苟矣。因思陈同甫言:台城东环平冈以为安,西城石头以为重,带玄武湖以为险,拥秦淮、青溪以为阻。而地当南唐宫之东北,在今上元县东北府军仓、花牌楼等地。陈鲁南金陵图考证六朝大司马门在中正街。案六朝都城东阻于白下桥,即今之大中桥也,中正街距大中桥甚近,台城偏倚一隅,恐难立止。记又言:六朝都城,北据鸡笼、覆舟等山。亦恐误。晋元帝、明帝、成帝、哀帝四陵并在鸡笼山下,若城带诸山,恐无倚城起陵之理。余臆断六朝都城亦当如南唐,北止于北门桥之南岸;玄圃、华林、乐游诸苑,或是城外离宫,未必尽括城内也。

 珍物

」,然人颇不贵之。惟水芹之出春初,瓮菜之出夏半,茭白之出秋中,白菜之出冬初,为尤美。白菜盐菹之可度岁,周颙所谓秋末晚菘者果之美者:姚坊门枣,长可二寸许,肤赤如血,或青黄与朱错,驳荦可爱,瓤白踰珂雪,味甘于蜜,实脆而松,堕地辄碎。惟吕家山方幅十余亩为然,它地即不尔,移本它地种亦不尔。湖池藕,巨如壮夫之臂而甘脆亡查滓,即江南所出,形味尽居其下。大板红菱,入口如冰雪,不待咀唼而化。灵谷寺所产樱桃独大,色烂若红靺鞨,味甘美,小核,其形如勾鼻桃。园客曰:「此乃真樱桃也。」又鸭梨子亦巨于它产,实糯而甘,以火煨之,色青碧如玻璃,香味冠绝。秋深都人点茶,以此为胜。鱼之美者:鲥鱼,四月出,时郭公鸟鸣,捕鱼者以此候之。鱼游江底,最惜其鳞,财挂网,即随水而上,甫出水死矣。鳞如银,纤明可爱,女工以为花靥。其次为河豚,形丑而性易怒,顾独爱五色彩缕。渔者系彩缕以钩沉数十丈之下,豚见彩缕,辄趋之,钩财豚皮,辄勃然怒,腹胀脝反白,上浮水面矣。捕者手拾而掷舷中。燕尾者,独眼者,胹而不熟,与其子未经盐淹者,若血涤除未净,屋上尘堕者,食之皆能杀人。解之用芦笋或橄榄、甘蔗,或曰鸭卵生啖之良。刀鰶鱼,出水而死,类鲥鱼,头有长鬣二。渔者言:鰶最爱鬣,捕用丝网最柔,稍触其鬣,鱼辄伏不动,随网举矣。其次则玄武湖之鲫鱼,其脊黑而厚,鳞之在腹下者尤坚,大者可二三觔。顾以禁地,人间不恒有也。蔬茹之美者:旧称「板桥萝卜桥 【秋末晚菘 「菘」原作「松」,据万历本改。】 ,即此物也。若昔人称秣陵哀家梨与千里莼,今绝无此种。南畿志又纪聚宝山之石子,今亦绝少,其足堪东坡怪石,供者兢寻于六合灵岩山矣。

 花木 【二十二则】 

牡丹、芍药与蘜,此土多有之,顾多产自它郡邑。闻嘉靖以前,牡丹与蘜之种仅五六品,近来品类始多。牡丹从江阴或亳州或陕中致之。芍药自扬州载而至。若蘜,自卢苑、马东篱品汇录成,搜求异种,不惮遐远,故所纪踰百余种,而蘜之事为最侈矣。

宋人游九言,字允默,着丽春花谱,极言此花颜色之奇艳。案此即今之罂粟与虞美人二花耳。罂粟花大而色少,虞美人花小而色繁,且妖丽变化。中秋插种于地,次年出,其花色多非曩所有者。造物之巧,于此一花,尤其特幻者也。

郑太守宣化官邵武,太守卒于郡,其家人携一榧子树至,植于狮子山之居,活而繁茂。后太守子上舍、元炜移居南门,复并此树移而植于庭中。今此树高出于檐牙数尺矣,叶青翠可爱,冬日不凋,搯之作榧子香,可供瓶史,但未见结实耳。

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 「三」原作「二」,据万历本改。】 ,有人自闽中携佛桑花至者,余外舅王公以为奇,作诗之,顷年乃多有此。其花色绝艳美,红者瓣如襞红绉纱,又有淡红者、有赭黄者、有黄者,开之日,首尾夏秋间,可三月,第不能过冬。齐王孙国华曾为余言:「冬日护持甚谨,而竟萎薾不得活」。兰花,自建兰而外有树兰,树可高三四尺许,枝叶类冬青而柔碧过之。花如粟,缀于弱干上,始作青蕊,已放则色黄,香扑鼻如建兰。又有鱼子兰,似树兰而干柔可架,其花亦类之。又有朱兰,色红。道州兰,叶大,以初冬开。吊兰无土而县之。贺正兰,以正月开,尤奇异。而建兰有二种,闽产则叶阔而稍短;江右产者叶长而狭,花之色香不逮闽,而俗皆名曰「建兰」。至土产兰,一干止一花,长止可三四寸,香色俱类建兰。又蕙草花繁,具白紫二种,香不逮兰,二者宜兴所产尤胜。

椰子自广东至者多,顾未有见其生叶者。乙卯夏,姚臬副允初自琼管归,诒余椰子二枚。其一发芽如藕,露半寸。余示客,咸诧所未见。沈五陵谓余以沃土拥之,芽遂长二尺许,叶大类椶榈,初吐时,向冬犹挺然,春后遂萎。

芭蕉,本盛者冬日草苫,不使霜雪摧折 【不使霜雪摧折 「摧」原作「催」,据万历本改。】 ,二三年间可花矣。花自中心抽一茎,长者至二三尺许,而钩曲下垂,其瓣自下倒卷,以渐而开,日止一瓣。瓣初微青碧,一二日稍黄,已则纯白矣。瓣中夹小蕊,白如水晶,含汁甜如蜜,可采而食之,名「甘露」。然蕉之开花者,次年即萎死,盖其气泄露太尽故尔。

鸡笼山五显庙中有金莲宝相花,在殿台下,花数十年一开,余两见之矣。其茎上下相等,粗如巨竹,叶短如壳,包于外,花吐茎端,色大类芭蕉花,青、黄、白以渐而变,瓣中亦有甘露。第此花开在茎端,初不抽叶,与芭蕉异耳。始不知从何地来,余见其开时,一为甲戌,一为癸未,人间无二本也。

大内西华门里,内监传旧丞相府中有五谷树,实生五谷,每生一种,则其年此种必大熟,云自海外移至。报恩寺亦有一株,今不知在何处。

红豆树。牛首山东北有郑太监坟,坟有红豆树一株,干叶俱碧绿,结实如红豆,故以为名。

树之大而久者,留都所有,无踰于银杏。鸭梨子者是也。祈泽寺二株,云是六朝人植;牛首山一株,云是唐懒融时植;栖霞寺二株,云亦是六朝人植,皆大可数人合抱。而栖霞一株,结乳如石笋下垂,相传树千年始生,为尤奇。自此数株外,他木未有大而久者矣。乃知此木最寿,宜名为「万年枝」。俗传银杏开花以夜,人自未有见者。数年前,大报恩寺钟楼傍一株,开花满树如柳絮,人皆见之。

大红绣球花,中国无此本。沈生予令晋江时,海舶自暹罗国携至以遗生予。生予载还育之,数年遂萎。生予言:海舶所携多外国奇卉,而此花为尤。

静海寺海棠,云永乐中太监郑和等自西洋携至,建寺植于此,至今犹繁茂,乃西府海棠耳。

龙挐攫之形,树不甚高,仅可丈许,花开类槐花微红,作桂花香。龙爪槐,蟠曲如

俗多言大树有神,其影照人宅辄兴旺。顾所照者不在近而在远。如丹丘先生宅后一银杏,影在上新河某家,其家推步寻而至此,知其然也。又椿树之大者多奇异,先恭人曾于北门桥旧宅中,夏夜见邻人陈氏园大椿树,树杪五色光如璎珞绥垂下,不可胜数,久之方灭,其家讫无他事。

山茶,此中二种:一单瓣,中有黄心;一宝珠,单瓣中碎小红瓣簇起如珠,故名。近又有一种白者,花亦如宝珠,色微带蟹黄,香酷烈,胜于红者远甚。

杜鹃花,殷红而繁丽,谓血泪染成,良有以也。吴中移至,此花开时盛夏矣,过秋冬则萎,育之多不复活。

园圃中以树木多而且长大为胜。其最贵者曰天目松,曰栝子松,曰娑罗树,曰玉兰,曰西府海棠,曰垂丝海棠,曰楸桐,曰银杏,曰龙爪槐,曰频婆,曰木瓜,曰香橼,曰梨花,曰绣球花,曰罗汉松,曰观音松,曰绿萼梅,曰玉蝶梅,曰碧桃,曰海桐,曰凤尾蕉。今南都诸名园故多名花珍木,然备此者或罕矣。

南都人家园亭,花木之品多者,如桃则有绯桃、浅绯桃、白桃;又扬州桃,花如碧桃而叶多;又有盒儿桃,以其结实核匾如盒也;又有十月桃,油桃,麝香桃,皆可种。李惟白花一色,而紫李与黄李异。梅自玉蝶、绿萼外,有深红、浅红梅、白梅;又蜡梅以花大而香为第一,磬口者是。其次则紫檀心而瓣团厚者;又一种小花,瓣尖、色澹、香殊劣,名为狗蝇,品最下矣。碧桃有深红者、粉红者、白者,而粉红之娇艳,尤为敻绝。海棠六种,第一为西府,第二为垂丝,第三为铁梗,第四为毛叶,第五为木瓜,第六为秋海棠。西府则天姿国色,绝世无双;垂丝则缥缈轻扬,风流自赏;铁梗有深红、浅红、蜜合、纯白四色,挺拔韶秀;毛叶果称富艳;木瓜独吐奇芬;至秋海棠,翠盖红妆,吟风泣露,依傍檐下,尤倍生怜。总之海棠无凡格也。他如牡丹、芍药、菊花,名品最多,不可胜载。

己酉而后,竹皆开花结米,旋即枯萎。先斑竹,后牙竹,后筀竹,至今则凡竹皆然。大园如西华门之郭府园,魏公之万竹园,皆一望成空矣。戴凯之竹谱言:竹六十年而枯,曰「纣」;又三年而复荣,曰「复」。今三年往矣,竹地之荒芜如故也。闻自江上下郡邑亡不然,意竹之气运当尔邪,可谓竹疫矣!

几案所供盆景,旧惟虎刺一二品而已 【虎刺 原作「虎剌」,据万历本改。】 。近来花园子自吴中运至,品目益多,虎刺外有天目松、璎珞松、海棠、碧桃、黄杨、石竹、潇湘竹、水冬青、水仙、小芭蕉、枸杞、银杏、梅华之属,务取其根干老而枝叶有画意者,更以古瓷盆、佳石安置之,其价高者一盆可数千钱。

凡庭畔阶砌杂卉之属,择其尤雅靓者:虞美人、罂粟、石竹、剪红罗、秋牡丹、玉芙蓉、蜨蝶花、鸳鸯菊、秋海棠、矮脚鸡冠 【矮脚鸡冠 原作「金脚鸡冠」,据万历本改。】 、金凤花、雁来红、雁来黄、十样锦、凤尾草、翠云草、金线柳 【金线柳 原作「线柳」,据万历本改。】 、金丝荷叶、玉簪花、虎须草为佳。至篱落藩援之上,则黄蔷薇、粉团花、紫心、白末香、酴醾、玉堂春、十姊妹、黄末香、月月红、素馨、牵牛、蒲桃、枸杞、西番莲之类,芬菲婀娜,摇风漏月,最为绵丽矣。

 禽鱼 【十一则】 

穿花凤,万历初,观音门鲥鱼厂前朱家,见树上一鸟,身大如燕,尾长尺,首有缨,身文五色,粲然夺目,飞绕树中,不停集,不惧人,凡四五日始去。人不识为何鸟,或曰:「此穿花凤也。」

红鹦鹉,沈生予自晋安于暹罗海舶携归,形如常畜绿鹦鹉而差大,金目,觜距皆淡红色,羽毛殷赤如腥血,警惠动人。案宋谢庄希逸为赤鹦鹉赋,袁淑见而叹曰:「江东无我,卿当独秀;我若无卿,亦一时之杰也。」知此鸟昔人贵之。

锦鸡,万历三年,王藩幕元耀家畜于笼中,买之值五两。余从家中宪在襄阳,彼中此物甚多而贱,节时人以相饷,若今江南之野雉矣。

了歌,数年前人自粤东笼至,求售于余,余恐其性不宜水土,且不惯调养,未畜也。毛色玄如鸲鹆,微瘦而长,觜距皆作澹红色,两目上有黄皮一道,如眉,性殊慧,鸣似自呼其名。

青鸾,大如鹤,形体亦似之,但色灰青耳,顶红而觜爪皆绿。下关税课司前曾一见之。

孔雀,旧罕有至者,近董方伯里蒙、张都佥兰池自粤中携归畜之,颇驯。而张家在虹桥北,孔雀构巢其屋上,亦曾生卵。

翠鸡,番人自粤东入贡,舶中有此鸡,形大略如常鸡,而毛羽如翡翠欲滴,此中争往看之。

黄鹦哥,亦前番人舶中物,色政如蟹黄,而娇腻过之,顶上毛一丛,有时奋发,则毛开敷如花,作澹粉红色,尤艳异。

白鹇,大于野鸡,其形正相似,觜距红色,毛羽内黑外白,白中间以石青,纹如笔画者,于翁工部湛原宅见之,性警健甚。

大晨鸡,万历壬子,小人国入贡,舟泊石城。其人长可二尺许,绀发绿睛,作反手字,有衣绿衣,多折缝,方巾,与中国类者。所贡锦鸡凡四,青鸾一,白鹦鹉四。两大晨鸡,其一重五十觔,状类中国之雄,而身肥,冠耸高四尺许。

者,故是盆盎间奇物。花鱼,旧止金鱼一色耳,近年有朱色如腥血者,有白如银者,有翠而碧者,有斑驳如玳瑁者,有透彻如水晶者,有双尾者,有三尾者,有四尾者,有尾上带金银管者,有解舞跃游泳而戏者,有

 笼养

自段柯古有肉攫部,载养鹰口诀之法,今白下富豪之家,侠少之士,往往笼畜禽虫以供耳目,代博奕。畋猎则有黄鹰,有鸦鹘,有鹞子,有(公鸟),或作(戎鸟),二皆音松,似鹰而小,工捕雀者也。决胜负则有雄鸡、鹌鹑、促织、黄豆。言语则有鹦哥、(瞿鸟)鹆,或曰八哥,皆能效人言。八哥又能作诸禽语,第一效乌鸦声死矣,亦异事。画眉鸟鸣最峭巧可听。又小鸟黄黧色者曰「必利」,亦能效诸鸟啁啾有致。又有阿鷃,白翎,自北而至,不恒有。玩弄则黄鹂、鸳鸯与鸽。鸽之最贵者曰「袍袖」,曰「点子」,其形体雄异,毛羽整刷,翱翔矫捷,嬉舞空中,宜称曰「决云儿」,不止为半天娇矣。

 鸟兽呼音

留都呼马(亡口)(马果凡)驴曰「咄咄」,呼犬曰「啊啊」,呼豕曰「(口虏)(口虏)」,呼羊曰「咩咩」,呼猫曰「(口迷)(口迷)」,呼鹅鸭曰「咿咿」,呼鸡曰「喌喌」,呼鸽曰「嘟嘟」。

 登览

白下山川之美,亡过于钟山与后湖,今为皇陵册库,游趾不得一错其间,但有延颈送目而已。其它在城中则有六,曰清凉寺,曰鸡鸣寺,曰永庆寺之谢公墩,曰冶城,曰金陵寺之马鞍山,曰卢龙观之狮子山。在城外近郊则有十四,曰大报恩寺之浮屠,曰天界寺,曰高座寺之雨花台,曰方正学祠之木末亭,曰牛首之天阙,曰献花岩,曰祖堂,曰栖霞寺之摄山,曰弘济寺,曰燕子矶,曰嘉寺之一线天,曰崇化寺之梅华水,曰幕府寺之幕府山,曰太子凹之夹萝峰。此二十处或控引江湖,或映带城郭。二陵佳气,常见郁郁葱葱;六代清华,何减朝朝暮暮。宜晴宜雨,可雪可风,舒旷揽以无垠,恣幽探而罔极。尝谓士生其闲,情锺怀土,道感逝川,政可蜡屐而登,巾车而往,又何烦顿千里之驾,期五岳之游者哉。

 七妙

以城南高座诸寺僧所供为胜,馄饨汤与寒具市上鬻者颇多,寒具即(飠散)子,醋绝有佳者,但作劝盏恐齿(齿楚),不禁一引耳。秀实又言,金陵士大夫颇工口腹,至今犹然,而餔啜家又兢称吴越间,世言天下诸福,惟吴越口福,亦其地产然也。陶秀实学士清异录载金陵七妙:虀可照面,饭可打擦台,馄饨汤可注研,湿面可穿结带,饼可映字,醋可作劝盏,寒具嚼着惊动十里人。今犹有此数物,起

 市井

子行。它若大中桥、北门桥、三牌楼等处亦称大市集,然不过鱼肉蔬菜之类。如铜铁器则在铁作坊;皮市则在笪桥南;鼓铺则在三山街口,旧内西门之南;履鞋则在轿夫营;帘箔则在武定桥之东;伞则在应天府街之西;弓箭则在弓箭坊;木器南则钞库街,北则木匠营。盖国初建立街巷,百工货物买卖各有区肆,今沿旧名而居者,仅此数处。其它名在而实亡,如织锦坊、颜料坊、毡匠坊等,皆空名无复有居肆与贸易者矣。城外惟上新河、龙江关二处为商帆贾舶所鳞辏,上河尤号繁衍。近年以税重,客多止于鸠兹,上河遂颇雕,人有不聊生者。其人家产女,旧多美丽,士大夫、士人之求妾者趣焉,近亦寥寥。时之盛衰,亦可叹也。南都大市为人货所集者,亦不过数处,而最伙为行口,自三山街西至斗门桥而已,其名曰

 巾履

南都服饰,在庆、历前犹为朴谨,官戴忠静冠,士戴方巾而已。近年以来,殊形诡制,日异月新。于是士大夫所戴其名甚伙,有汉巾、晋巾、唐巾、诸葛巾、纯阳巾、东坡巾、阳明巾、九华巾、玉台巾、逍遥巾、纱帽巾、华阳巾、四开巾、勇巾。巾之上或缀以玉结子、玉花缾,侧缀以二大玉环。而纯阳、九华、逍遥、华阳等巾,前后益两版,风至则飞扬。齐缝皆缘以皮金,其质或以帽罗、纬罗、漆纱,纱之外又有马尾纱、龙鳞纱,其色间有用天青、天蓝者。至以马尾织为巾,又有瓦楞、单丝、双丝之异。于是首服之侈汰,至今日极矣。足之所履,昔惟云履、素履 【昔惟云履素履 「惟」原作「为」,据万历本改。】 ,无它异式。今则又有方头、短脸、球鞋、罗汉靸、僧鞋,其跟益务为浅薄,至拖曳而后成步,其色则红、紫、黄、绿,亡所不有。即妇女之饰,不加丽焉。嗟乎!使志五行者,而有征于服妖也。折上之巾,露卯之屐,动关休咎,今之巾履,将何如哉!

 水灾

嘉靖三十九年庚申大水,江东门至三山门行舟。万历十四年丙戌五月初三日大雨,至十七日,城中水高数尺,儒学前石栏皆没,江东门至三山门亦行舟。三十六年戊申五月,江涛大溢,城中水泛滥,儒学棂星门亦淹没。余所居最高,门前水亦几至尺许。视前庚申、丙戌更甚,父老言闻见自所未有也。余有金陵大水歌绝句十首在集中。又传嘉靖十八年七月,大风卷水灌真州,漂失盐场数十处,人民死者亡算。其日,扬子江水涸数十丈,金山至露其趾,尤为奇事。考前史,晋太元元年八月大风,江海泛溢,平地水数丈。东晋时,涛水入石头者再,四坏大航。至义熙十一年,大水毁太庙。梁天监六年,大水涛入御道七尺,则六代时水患之烈,又有甚者矣。

 米价

嘉靖二年癸未,南都旱疫,死亡相枕籍,仓米价翔贵,至一两三四钱。时三年无麦,插秧后复旱,处暑前乃得雨,禾骤起,收获三倍,人始苏焉。万历十六年戊子夏,荒疫亦如嘉靖之癸未,死者亡算,南门司阍者以豆记棺,日以升计,哭声夜彻天。粳米价二两,仓米至一两五六钱。父老言,二百年来南都谷贵自未有至此者。忆南史侯景围台城,因食于石头仓,既尽,兵民无谷,米升值七八万钱,金陵米价之贵,至此极矣。因附记之。

 正嘉以前醇厚

有一长者言曰:正、嘉以前,南都风尚最为醇厚。荐绅以文章政事、行谊气节为常,求田问舍之事少,而营声利、畜伎乐者,百不一二见之。逢掖以呫哔帖括、授徒下帷为常,投贽干名之事少,而挟倡优 【挟倡优 「挟」原作「侠」,据万历本改。】 、耽博奕、交关士大夫陈说是非者,百不一二见之。军民以营生务本、畏官长、守朴陋为常,后饰帝服之事少,而买官鬻爵、服舍亡等、几与士大夫抗衡者,百不一二见之。妇女以深居不露面、治酒浆、工织纴为常,珠翠绮罗之事少,而拟饰倡妓、交结姏媪、出入施施无异男子者,百不一二见之。

 风俗

也。其人文,客丰而主啬,达官健吏,日夜驰骛于其间,广奓其气,故其小人多尴尬而傲僻。自大中桥而西南都一城之内,民生其间,风尚顿异。自大中桥而东,历正阳、朝阳二门,迤北至太平门,复折而南至玄津、百川二桥,大内百司庶府之所蟠 【自大中桥而西 「大中桥」原作「大桥中」,据万历本乙转。】 ,繇淮清桥达于三山街、斗门桥以西,至三山门,又北自仓巷至冶城,转而东至内桥、中正街而止,京兆赤县之所弹压也,百货聚焉。其物力,客多而主少,市魁驵侩,千百嘈(口卉)其中,故其小人多攫攘而浮兢。自东水关西达武定桥,转南门而西至饮虹、上浮二桥,复东折而江宁县、至三坊巷贡院,世冑宦族之所都居也。其人文之在主者多,其物力之在外者侈,游士豪客,兢千金裘马之风。而六院之油檀裙屐,浸氵㸒染于闾阎,膏唇耀首,仿而效之,至武定桥之东西。嘻,甚矣!故其小人多嬉靡而氵㸒惰。由笪桥而北,自冶城转北门桥、鼓楼以东,包成贤街而南,至西华门而止,是武弁中涓之所群萃,太学生徒之所州处也。其人文,主客颇相埒,而物力啬,可以娱乐耳目,膻慕之者,必徙而图南,非是则株守其处,故其小人多拘狃而劬瘠。北出鼓楼达三牌楼,络金川、仪凤、定淮三门而南,至石城,其地多旷土,其人文,主与客并少,物力之在外者啬,民什三而军什七,服食之供粝与疏者,倍蓰于梁肉纨绮,言貌朴僿,城南人常举以相啁哳,故其小人多悴而蹇陋。

上元在乡地,在城之北与东南,北滨江,东接句容、溧水。其田地多近江与山,硗瘠居其半,其民俗多苦瘁,健讼而负气。江宁在乡地,在城之南与西,南滨江,西南邻太平,田地多膏腴,近郊之民,醇谨易使。其在山南横山、铜井而外,稍不如,而殷实者在在有之。

 浙兵

壬辰有倭警,远在朝鲜。时参赞大司马衷公议召募浙江义乌兵数千人,屯于南京龙江关地方,备倭也。倭事息,此兵遂不可撤。其人多趫悍,间有事故死亡,若归故土者,雇倩本地恶少年冒充之,而享其糈。地方毫无所益,而山(戊示)费钱谷几十万。纔议撤,已飞语鼓噪不可听闻矣 【鼓噪 原作「哗噪」,据万历本改。】 。尤可恨者,群聚剽市人之物,或公然为劫盗 【或公然为劫盗 原脱「为」,据万历本补。】 ,奸乱无所不至。有被其害鸣于官,官畏喧嚣不敢问,甚且反笞被害者。又或三四人共取一妇,嬲而氵㸒之,同人道于牛马。地方人谈之,皱眉切齿。余尝私计,江防既有旧营,此营真可无设。御之之法,或以渐分布江上要害地方,如新江营、浦口等处,四散其党,庶在此犹资其防守扞御之力,不至若今之屯聚而肆螫。如不能,然则惟有逃亡不补,久而需其尽耳。大校不过一二十年,其人可尽。昔张蒙溪司马,因倭患立振武营,后卒兆庚申之变。深心为桑土计者,于此可毋虑哉!

 壬午

国朝壬午之事,建文皇帝逊位,自郑海盐、薛武进皆以为实。然至正统复出,移入京师大内云云,亦载于纪传。然余考之,西山不封不树之说,毫无髣髴,使当时果有之,于时禁网业已渐弛,于洪熙之后何所讳,而人遂不一志其处也?且以帝之逊为真邪?龙而鱼服矣,凤而鸿冥矣,何天不可摩而飞,何地不可锸而葬。孝康之祀忽诸,又何所恋恋于京师一抔土也?弇州谓正统复出之说妄,直据史断之,其言良为有见。余又疑靖难师至日,搜宫捕奸,爬梳亡遗,当时谁敢指后尸言任以为帝者?纪又载葬帝以天子礼,夫礼以天子,陵寝今在何地?既不为置陵守冢,又何云以天子葬乎?此两说者姑以意逆之,存疑焉可也。顷有议者曰:「使帝当日端拱临朝,引周公弼成王以待成祖,不知成祖何以处之?」呜呼,此书生轻信之谈也。靖难起兵者何事而为若言?夫骑虎之势,可中下邪?且成祖即肯退而北面,而僧道衍、东平、河间之伦亦必以「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之说进矣。若成祖因而听之,与后汉、后周之事何异?故余尝谓建文于靖难师起,手诏军中,「毋使万世而下,朕有杀叔父名」。及靖难师至,潜身远遯,又毋使万世而下,成祖有放逐名,真可谓三以天下让矣。是以成祖即大位之后,人言纷纭,不复诏天下大索者,或亦有以动其心也。如前所言,彼不见允熥等之贬死,建庶人等之禁锢乎?是其意果何为也,而为此迂远之论哉!

 革除

父老尝言:建文四年之中,值太祖朝纪法修明之后,朝廷又一切以惇大行之,治化几等于三代。一时士大夫崇尚礼义,百姓乐利而重犯法,家给人足,外户不阖,有得遗钞于地,置屋檐而去者。及燕师至日,哭声震天,而诸臣或死或遯,几空朝署。盖自古不幸失国之君,未有得臣民之心若此者矣。

 五三绝

金陵昔称三绝者,瓦官寺宋戴安道手制佛像五躯,晋顾长康画维摩诘像一躯,晋义熙中师子国献玉佛,高四尺二寸,玉色洁润,形制殊特,殆非人工,称为三绝。清凉寺董羽画龙,李后主八分书,董霄远草书,称为三绝。灵谷寺晋张僧繇画大士像,李太白赞,颜鲁公清臣书,称为三绝。又考瓦官寺陆龟蒙古锦记言,寺有陈后主羊车一轮,唐则天皇后锦裙一幅;又南唐时修讲堂,鸱吻竹筩中得王右军告誓文,如是则瓦官又当有三绝也。若别论奇艳,盖赵夫人之机绝、针绝、丝绝,一人而兼之,尤为最胜。金陵有五三绝矣。

 解道

。高皇帝一日召问解老:「而孙安在?」具言官山东。高皇帝立命兵部调京畿,时年甫弱冠耳。一日,道入朝,与张真人遇,真人于班中与道拱手。时禁百官入朝者不许行拱揖礼,纠仪者劾真人不敬。高皇帝召诘所以,真人对曰:「臣不敢言,言则道死矣。」固问之,真人曰:「道乃天上黑煞神,故臣为加礼耳。」高皇帝乃命道上殿,解大红团领衮龙袍赐之。道顿首谢,归至其家,未入室而死。此出王丹丘先生所记,且云其字,家人以朱红盒子贮之,与像皆万历戊子仲夏十七日亲于解元家见者,言当不妄。真人云云,恐涉傅会,但衣之画以龙文,必有以也。指挥、举武进士第一人解元家,有其先祖解道像,年二十许,乌纱矮冠,服高皇帝所赐衮龙袍,二军士持刀剑侍立,又有高皇帝御书「解道」二字,字用朱书,大不及一寸,纸高四寸许,长六七寸许。元父晓常言:道之祖与高皇帝微时有旧,即大位后,召其人,问有五子,悉令从军,三子殁于阵,后二子亦死。高皇帝心怜之,命抱其孙至,为赐今名,手书予之。既书,问左右:「字佳否?」中涓或对曰:「道字差小。」高皇帝怒曰:「道何得言小邪?」命斩之。授道为今官,长而职隶青州南京留守中

 宝船

今城之西北有宝船厂。永乐三年三月,命太监郑和等行赏赐古里、满剌诸国,通计官校、旗军、勇士、士民、买办、书手共二万七千八百七十余员名。宝船共六十三号,大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一十八丈;中船长三十七丈,阔一十五丈。所经国曰占城,曰瓜哇,曰旧港,曰暹罗,曰满剌伽,曰阿枝,曰古俚,曰黎伐,曰南渤里,曰锡兰,曰裸形,曰溜山,曰忽鲁谟斯,曰哑鲁,曰苏门答剌,曰那孤儿,曰小葛兰,曰祖法儿,曰吸葛剌,曰天方,曰阿丹。和等归建二寺,一曰静海,一曰宁海。案此一役,视汉之张骞、常惠等凿空西域尤为险远。后此员外陈诚出使西域,亦足以方驾博望,然未有如和等之泛沧溟数万里,而遍历二十余国者也。当时不知所至夷俗与土产诸物何似,旧传册在兵部职方。成化中,中旨咨访下西洋故事,刘忠宣公大夏为郎中,取而焚之,意所载必多恢诡谲怪,辽绝耳目之表者。所征方物,亦必不止于蒟酱、邛杖、蒲桃、涂林、大鸟卵之奇 【大鸟卵 原作「大鸟卯」,据万历本改。】 ,而星槎胜览纪篹寂寥,莫可考验,使后世有爱奇如司马子长者,无复可纪。惜哉,其以取宝为名,而不审于周官王会之义哉。或曰宝船之役,时有谓建文帝入海上诸国者,假此踪迹之。若然,则圣意愈渊远矣。

 里士乡士

洪武十九年六月二十日,诏赐耆老粟帛。京师、应天府、凤阳府民年七十以上,天下民年八十以上,赐爵里士。应天、凤阳民八十以上,天下民九十以上,赐爵乡士,与县官平礼,并免杂役,冠带服色,别议颁行,正官岁一存问。此爵似即今之寿官,而人多不知其名,即汉之三老、公乘爵级也。

 国初历式

国初历,民间有藏者,其式与今不同,有袭爵受封、祭祀祈福、求医治病、乘船渡水、登高履险、收敛货财等件。通者曰「宜」,不通者曰「忌」,有甲子而无年号。案此恐是洪武未建元以前,太祖为王时所刊行者,以后既建元,遵用授时历,则未有不纪年号者矣。

 物怪

。前后窍各二。姚叙卿太守田在其地,亲见之。万历十九年,三山民家产一黄牝牛七足,腹下四足,脊上三足,皆

万历三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有人手持一物过余门,猪形也,顶上生一目,鼻长二寸许,云是磨房牝猪所生。

 僻姓

心悦、铁柱,千户居承祖、藕应登、火既济、吉逢时、仝应爵。而闾里中,又有为种、为危、为胥、为须、为巫、为殳、为呼、为奴、为银、为云、为端、为栾、为宣、为匡、为刚、为杭、为钦、为谈、为古、为邸、为米、为苑、为左、为党人,教谕近臣。而今考军官选册,有指挥歹九经、解生麟,千户都相、辛荫,指挥哈勋,千户朵汝翼、左尚忠,指挥牟天佑,百户姬文举、干汝霖、敦应举,指挥修身,百户尚应和、承音戢、汝坤、南有贤,指挥阚承泽,百户回承荫、冀可久,指挥完应举,百户琴应龙、印汝璲,千户练承荫,百户朿应龙、伏元吉,指挥满廷芝,百户昌名誉,千户蔚文科、伯彪、越光远,百户汝延龄,千户封德懋、言必中,百户麦时秀、明应高、磨继辅,千户浩义之,千户花正先、佴贞之,百户药仕龙、水鉴,千户席武、莫仕强,百户艾承祖,指挥逯应科,千户索名世,百户佟应秋,千户燕拱北、钮梦吉,指挥社弘世,千户曲文礼,百户屈应武,千户平胡表,百户楚应魁、双应科、西京、甄国祥、单应科,千户戈演文,指挥谷惟高,千户酆永年,指挥兰应兆,千户伦暹、宫志道,百户潜国荫、于国忠,千户冷仲仁、战必克,百户别承荫,指挥涂禹会,百户刁梦吉、门椿、母炆,千户花从,指挥锁以忠、人,进士文蔚。阙,骁骑人,教谕仲选。丛,锦衣人,通判节,又平事观。符,京县人,训导嵩。蒲,京县人,岁贡璧。缪,京人,知州熙。浦,上元人,知府镛。芮,应天人,府同知鉴。桑,应天人,学正义。景,上元人,中允旸。邬,南京人,岁贡经。伊,上元人,御史敏。生,甘府军人,举人镐。京学志又有乙,应天人,礼部郎中瑄。阳,上元人,主事清。卡,江宁人,举人安。雍,豹人,知县虞。伊,上元人,知州伯。熊向,京人,长史宾。蓝,江宁人,推官英。柴,骁骑弇州奇事述纪姓之奇僻者,在留京则有縻,上元人,训导。邰,江宁人,御史清。相,上元人,知府迪。漆,江宁人,参议汝翼。乞,南京人,沁水令贤。八,江宁人,礼部主事通。南畿志又有达,江宁人,进士旺。迟,上元人,举人让。师,江宁人,举人政。简,上元人,举人澄。强,上元人,举人英,子推官毅。贝,上元人,知县春。又邰,上元人,知县杰。密,太医院人,举人琏。井,江宁人,举人康。宇,龙虎 【为党 原作「为党」,据万历本改。】 、为紫、为寿、为苟、为后、为昝、为冉、为凤、为待、 【疑是侍其,乃宋进士,侍其瑀之后。】 为顿、为、为寇、为沐、为鞠、为笪、为剌、为撒、为柏、为翟、为黑。它为余所未睹闻者,尚未之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