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允明

祝允明
  • 姓名:祝允明
  • 别名:字希哲,号枝山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长洲 (今江苏苏州)
  • 出生日期:1460
  • 逝世日期:1526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祝允明(1460-1526), 字希哲,号枝山、枝指生、枝指道人、枝山道人,长洲 (今江苏苏州) 人。弘治五年(1492)举人,正德九年(1514)授官广东惠州府兴宁县知县,嘉靖元年(1522)迁应天府通判,故后人称 “祝京兆”。天赋聪颖,五岁能作径尺字,九岁能诗,外祖父徐有贞、岳父李应桢皆为书坛名家,对其书艺影响甚大。


祝允明的科举仕途颇为坎坷,十九岁中秀才,五次参加乡试,才于明弘治五年(1492)中举,后七次参加会试不第。甚至其子祝续也在前一科中进士,于是祝允明绝了科举念头,以举人选官,在正德九年(1514),授为广东兴宁县知县,嘉靖元年(1522),转任为应天(今南京)府通判,不久称病还乡。


祝允明弘治五年(1492)举人,正德九年(1514)授官广东惠州府兴宁县知县,嘉靖元年(1522)迁应天府通判,故后人称 “祝京兆”。天赋聪颖,五岁能作径尺字,九岁能诗,外祖父徐有贞、岳父李应桢皆为书坛名家,对其书艺影响甚大。其书法楷、行、草成就卓著,能博采晋、唐、宋各家之长而自成一家,个性鲜明。明顾璘国宝新编》 曰: “希哲书学精工,自 《急就》 以逮虞、赵,上下数千年变体,罔不得其结构,若羲、献真、行,怀素狂草,尤臻笔妙。”小楷结体端严,风格醇古; 狂草奔放雄健,下笔纵横,奇崛磊落,神融流畅,功力深厚,闻名于时。诗文造诣颇深,为文多奇气,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并称 “吴中四才子”,与文徵明、王宠同为明代中期有代表性之书法家,称“三大家”。著有 《前闻记》 《九朝野记》《兴宁县志 》《怀星堂集》等。允明存世书法作品中赝书颇多。祝书笔法沉着、凝重,点画明净,富变化,有古意,而伪作则用笔钝弱不爽,拘局未化,结体不稳,有俗笔。现已知有其外孙吴应卯、文徵明五世孙文葆光等,所伪之祝书,极易乱真。


祝允明,弘治举人,官至应天府通判。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称“吴中四子”。有《怀星堂集》、《枝山文集》。祝允明对于审美意象和审美创造作了多方面的探讨。他着重分析了审美意象中“象”和“韵”的关系,反对过分强调“韵”而轻视“象”。他说:“盖古之作者,师楷化机,取象形器,而以寓其无言之妙。后世韵格过象者,乃始以为得其精遗其粗,至三五涂抹,便成一人一物。如九方皋不辨牝牡,固人间一种高论。然尽如是,不几于废事邪!”(《枝山文集》卷一《吕纪画花鸟记》)祝允明对于宋元画家中某些人忽视具体形象的倾向提出了非议。他要求“象”和“韵”的统一,反对离开具体形象的逼真而孤立地追求韵味。这个观点和王履*是一致的。王履说的是:意在形,舍形何所求意?祝允明说的是:韵在象,舍象何所求韵?大家都知道,苏轼有四句诗很有名:“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苏东坡集》前集卷十六《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之一)正如杨慎所指出的,苏轼这四句诗是为了强调“画贵神,诗贵韵”。所以这四句诗反映了苏轼的美学思想。但是也正如杨慎所指出的,这四句诗带有片面性,容易产生流弊。(见杨慎:《升庵诗话》卷十三《论诗画》)当时晁补之和了四句诗:“画写物外形,要物形不改;诗传画外意,贵有画中态。”晁补之的诗,强调形似和神韵的统一,对于苏轼的片面性是一种纠正。但是在创作实践中,片面追求神韵而忽视形似的倾向依然存在。所以金代文学家王若虚*又把这个问题提出加以讨论。王若虚说:“东坡云:‘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夫所贵于画者,为其似耳;画而不似,则如勿画。命题而赋诗,不必此诗,果为何语?然则坡之论非欤?曰:论妙在形似之外,而非遗其形似,不窘于题,而要不失其题,如是而已耳。世之人不本其实,无得于心,而借此论以为高。画山水者,未能正作一木一石,而托云烟杳霭,谓之气象。赋诗者茫昧僻远,按题而索之,不知所谓,乃曰格律贵尔。一有不然,则必相嗤点,以为浅易而寻常。不求是而求奇。真伪未知,而先论高下,亦自欺而已矣。岂坡公之本意也哉。”(《滹南诗话》卷二)王若虚的批评,在明代得到了祝允明的响应。同这种思想相联系,祝允明强调艺术家必须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他在《送蔡子华还关中序》中有一段话:“身与事接而境生,境与身接而情生。尸居巩遁之人,虽口泰、华,而目不离檐栋,彼公私之憧憧,则寅燕酉越,川岳盈怀,境之生乎事也。至于蛮烟塞雪,在官辙者聂聂尔,若单行孤旅,骑岭桥而舟江湖者,其逸乐之味充然而不穷也,情不自境出耶?情不自已,则丹青以张,宫商以宣,往往有俟于才。”(《枝山文集》卷二)祝允明认为,艺术创作需要“才”,“才”是为了表现“情”,“情”是由“境”引发的(“境与身接而情生”),而“境”则是在生活经历中获得的(身与事接而境生”)。一个艺术家如果缺乏生活经历,望不出檐外,行不越户限,怎么可能川岳盈怀?祝允明就用这样一种逻辑,论证了艺术家“行万里路”的重要性。祝允明这些论述,特别是他的“身与事接而境生,境与身接而情生”的命题,在明代画坛和诗坛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