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惺

钟惺
  • 姓名:钟惺
  • 别名:字伯敬,号退谷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湖广竟陵(今湖北天门市)
  • 出生日期:1574
  • 逝世日期:1624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隐秀轩集》

简介


钟惺(1574~1624) 文学家。字伯敬,一作景伯,号退谷、止公居士,湖广竟陵(今湖北天门市)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钟一贯任武进(今属江苏)学训。万历三十八年中(1610)进士,授行人,掌管诗诣及册封事宜。次年,他以奉节使臣出使成都;后又出使山东。万历四十三年(1615),再赴贵州,主持乡试。后迁工部主事,又由北京调往江南,任南京礼部祭祠司主事,迁南京礼部仪制司郎中。


在南京时,简淡自持,于秦淮河畔租一楼屋,伏案读史至深夜,每有所得辄记之,撰成《史怀》一书,评论古史,“多所发明,有古贤所不逮者”。为人严冷,不喜接俗客,由此得谢人事,研读史书。喜游名山大川,曾与林古度同登泰山。天启初年,钟惺升任福建提学佥事,他在闽中仍倡幽峭诗风,并且参以禅旨,令人莫测高深,有“诗妖”之名。江南张泽、华淑,闽人蔡复一等,倾心附和,把钟惺奉为“深幽孤峭之宗”。不久,钟惺因丧父,回家守制,于天启五年(1625)病逝于家,享年52岁。卒葬天门县城南鲁家畈(今天门县李场公社)。至今墓碑尚存。明清时,县内立有“钟谭合祠”,坊题“天下文章”四字。遗址在今天门县人民政府所在地之东。 后人将他的诗文辑为《隐秀轩集》。


诗文创作


钟惺诗文主张有三。其一:反对拟古文风。他对明中叶以后盛行文坛的拟古主张加以批驳,指出"作诗者之意兴,虑无不代求其高。高者,取异于途径耳。夫途径者,不能不异者也"(钟惺《诗归序》)。他认为"七子"模拟古人词句,只不过是"取古人之极肤、极狭、极熟便于口手者,以为古人在是"(同前)。因而力求改变这种文风,提出"势有穷而必变"的变革主张(《问山亭诗序》)。其二:主张诗人应抒写"性灵"(或"灵心")。这种"性灵"或"灵心"是"引古人之精神,以接后人之心目,使其心目有所止焉",是"求古人真诗所在。真诗者,精神所为也"(《诗归序》)。即要在古人诗词的精神中去寻求性灵。但是,他认为这种古人的真诗精神是"察其幽情单绪,孤行静寄于喧杂之中",于是他自己的作品极力追求孤僻情怀,"别趣理奇",即所谓"孤怀"、"孤诣"。且夸耀说:"我辈文字到极无烟火处。"(《答同年尹孔昭书》)其三:倡导幽深孤峭的风格。《明史·文苑传》载:"自宏道矫王、李诗之弊,倡以清真,惺复矫其弊,变而为幽深孤峭。"钟惺认为公安派末端文风"里俗"、浅率,企图以"幽深孤峭"的风格加以匡救。但他却走入了另一形式主义极端,往往只顾及字句,忘却篇章,追求奇字险韵,造成一种艰涩隐晦的风格,以致有些诗句语意不畅,令人费解,如"树无黄一叶,云有白孤村"(《昼泊》)等。钟、谭以这种主张为标准评选《诗归》。他们所选唐诗,专取清瘦淡远一格,众所推重的李白《古风》、杜甫《秋兴》等名篇都不选入,试图以幽冷来洗"七子"的绚烂,足可见其主张的长、短,利、弊。钟惺的诗,由于追求幽情孤行,所以大多情思狭窄,题材局促,缺乏深厚广阔的社会内容。不过他苦心吟事,雕字酌句,不遗余力,有些五古游览诗作写得还相当好。如《经观音岩》、《舟晚》等,虽有雕镂之嫌,然寄情绘景,时有名理。其《上巳雨中登雨花台》、《巴东道中示弟□》,手眼别出,可见清思。另外,有些诗作对社会现实也有所反映,如《江行俳体》12首,写及了"官钱曾未漏渔蛮"的赋税严重情况。


钟惺记叙、议论散文亦有一些新奇隽永之作。写景寄情小品《浣花溪记》,以生动细腻笔触描绘了唐代大诗人杜甫成都寓地浣花溪一带逶迤、清幽的景色,抒写对杜甫的敬仰之情,并寄寓自己的情怀。清溪碧潭,移步换景,体现了竟陵派"孤行静寄"的情怀和个性,以及求新求奇的幽深孤峭的风格。此外《游五夷山记》也是此类作品。他的叙议小品《夏梅说》,巧妙地从时令变化,引出赏梅、咏梅人的冷热,进而揭示人情世态的寒暖;对"趋梅于冬春冰雪者"的趋炎附势风气给予嘲讽和批判,构思立意较为新奇。文艺短论《题鲁文恪诗选后》(之二)主张诗文创作宜少而精,提出"不能尽善,而止存一篇数篇、一句数句之长,此外皆能勿作",反对"多多益善"粗制滥造。并将文章分为三等:"选而作者,上也;作而自选者,次也;作而待人选者,又次也。"


总之,钟惺诗文主张反拟古,主性灵,有积极一面,他的求新求奇文风,对传统散文有所突破,与公安派一样,对晚明小品文的大量产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而其狭窄的题材及情怀,艰涩幽冷的语言及文风,无疑也束缚了他在创作上取得更大的成就。清代曾将"公安"、"竟陵"之作列为禁书,诋毁排击甚烈。


钟惺著作有《隐秀轩集》,其中诗10集,16卷;文23集,35卷。诗按四至七言及古、近体排列,文以赋、序、记、传、论、疏、题跋、赞等分集编排。其他著作有《如面潭》18卷,《诗经图史合考》20卷,《毛诗解》(无卷数),《钟评左传》30卷,《五经纂注》5卷,《史怀》17卷。钟惺与谭元春合编《诗归》51卷,其中古诗15卷,唐诗36卷。又有《合刻五家言》(无卷数),《名媛诗归》36卷,《周文归》20卷,《宋文归》20卷等。又与谭元春合编《明诗归》10卷,补遗1卷;合评《诗删》10卷。此外尚有署名钟惺评点、批注演义小说,一般认为多系别人伪托。



文学成就


钟惺(1574 - 1625),字伯敬,号退谷,竟陵人,万历三十八年(1611)进士,官至福建提学 佥事,和谭元春同为竟陵派的领袖。钟惺对《诗 经》研究较多,《四库全书》收录题名钟惺所著的有《诗经备考》二十四卷、《诗经图史合考》二十 卷、《古名儒毛诗解十六种》二十四卷、《五经纂 注》五卷,以及《诗经评点》五卷。除《诗经》评点外,其他几种,谬误较多,疑为托名之作,且 《四库提要》评价亦不高:如评《诗经备考》二十四卷是钟惺未成之本,后又被增损成书,此书“拾 钟之余绪”,没有什么价值; 《诗经图史合考》二十 卷“杂考《诗》之名物、典故,亦间绘图,故称 《图史合考》 ”,但有“不知何所取也”之弊; 《古名 儒毛诗解十六种》二十四卷“编取古人说《诗》之 书”,但也“谬陋殆难言”[1],没有什么妙解新义; 《五经纂注》五卷亦谬陋太多。《四库提要》之语, 评价尚待推敲,然亦说明这几种著述为钟惺所作的 可能性不大。


钟惺《诗经》评点书成之后,凌濛初给予高度评价:“领会要旨,表章性情,摘发字句,标示指 月,为言虽无多,而说《诗》诸法种种具备,予读 而快心。 ”( 《钟伯敬批点诗经序》 )[2] 凌濛初不但赞 扬钟评,还自己撰写的《孔门两弟子言诗翼》中杂 采钟惺等六家诗评,甚至,“经文圈点俱从钟伯敬本,诸评语圈点则不按,窃有取焉。 ”[3] 此外,钟惺的《诗经》评点在当时还被其他评点家摘录引用,例如徐奋鹏的《采辑名家批评诗经删补》、魏浣初的《批点毛诗振雅》等都辑入钟惺的评点,从中可窥钟惺的《诗经》评点影响之大。 李先耕在《钟惺<诗>学著书考》中,指出钟惺 《诗经评点》的版本至少有四个,吴兴初刻本、增刻 新评本、凌氏朱墨五卷本、稍后之四卷本。 [4] 谭元春《与舍弟五人书》中提到刊刻钟惺《诗经》评本之事: “蔡公以黔事大坏,奉命速征, 舟中无事, 闲发其回陈志寰先生与钟伯敬二书, 《诗经》商鲁二颂,舟中评完, 到京当在增减一过,将同蔡、钟二评刻之,题曰《诗触》,触于师友也。 ”[5] 蔡复一因黔事大坏,奉命速征之事发生在万历四十四年(1616),蔡、钟二评的刊刻亦在当年,由此可知钟惺的《诗经》评点当成于此前,吴兴刻本当 指此而言。 


钟惺《诗论》中有言: “予世家受《诗》,暇日 取三百篇正文浏览之,意有所得,间拈数语,大抵 依考亭之注, 业已刻之吴兴。再取批一过,而 趣以境生,情由日迁徙,已觉有异于前者。 ”[6] 这 说明钟惺两次评点《诗经》,增刻新评本当以钟惺 二次评点为底本。 凌氏朱墨刻本卷首有凌濛初《钟伯敬批点诗经序》,其中说到: “吾友钟伯敬,以《诗》起家。在 长安邸中,示予以所评本。 予读而快心。 ”钟惺 1616 年春在京,凌濛初当在此年春见到钟评本,故 凌氏朱墨刻本亦于此后刊刻。王重民《中国善本书 提要》有中有关于凌氏朱墨刻本的记载: 《诗经四卷小序一卷》,五册(国会)。 明凌氏朱墨印本 [八行十八字(20.8×13.6) ]。 原提“竟陵钟惺伯敬父批点”。卷首有《诗论》, 盖即其自序,有云:“予世家受《诗》,暇日取三百 篇正文浏览之,意有所得,间拈数语,大抵依考亭 之注,稍为之导其滞、醒其痴、补其疎,省其累, 奥其肤,径其迂,业已刻之吴兴。再取批一过,而 趣以境生,情由日迁徙,已觉有异于前者。友人沈雨若,今之敦《诗》者也,难予曰:过此以往,予 能更新取而新之乎?予曰:能!夫以予一人心目, 而前后已不可强同矣。后之视今,犹今之视前,何 不能新之有?”评语有朱黛两色,殆以分别前后两 次评语之不同欤?美国有一本,卷内有“栯仓氏藏 书”, “武因之印”两印记,武因,日本人,卷内日 读,盖即武因手加者。余见另一本,有凌濛初序及 凌社若跋,并言评本中从燕中得之陈氏。社若因寿诸枣梨,以公之知《诗》者。自序。 [泰昌一六二○年] [7]。 凌氏朱墨刻本中收录钟惺于 1620 年所写的 《诗论》,且用两色分别标明钟评二次评点,这说明 凌氏朱墨刻本以钟惺二次评点为底本,刻于 1620 年之后。此外,笔者还在复旦大学图书馆、华东师 范大学图书馆见到三种钟评本。一是凌社若朱墨套 印本,原题“竟陵钟惺伯敬父批点”,卷首有凌濛 初的《钟伯敬批点诗经序》,还有凌社若的跋: 伯父初成,自燕中归,示余以钟伯敬先生所评 点《诗经》本,受而衣业,玩其微言,精义皆于文 字之外,别阐玄机,足为词坛标示法门,非仅仅有 裨经生家已也。因寿知梨枣,以公之知《诗》者。 [8] 此本不分卷,另有小序一卷。半叶八行,行十八 字,白口,左右双栏。评点为红色,眉批行六。评 点方式有:眉批、章批、夹批、总批及圈点。 二是溪香堂刻本,共三卷,卷首有凌濛初的 《钟伯敬批点诗经序》,题名竟陵钟伯敬评点、钱塘 卢之颐订正。此本共三卷,半叶九行,行二十字, 白口,四周单栏。眉批行五。钟惺的评点方式有: 眉批、章批、夹批、总批及圈(无点)。


钟惺的《诗经评点》被收入卢之颐所刻的《合刻周秦经书十 种》,此书中有《广成子校》、《黄石公素书》、《潭子化书》三部收入天启中杭州印行的《合刻名家批 点诸子全书》。因此,李先耕认为钟惺的《诗经》 评点溪香堂刻本刻于天启年。 [9] 三是闵氏三色套印本,刻于泰昌元年(1620), 共五卷,其中诗序一卷,评点四卷,卷首有《诗 论》。此本半叶八行,行八字,白口,左右双栏。 评点方式有:眉批、章批、夹批、总批及圈点。评 点用红、蓝两色,红色行五,蓝色行六。 从评点内容上来看,凌社若朱墨套印本和溪香 堂刻本基本一致,然偶有出入,如《桑桑》第二章 的“民靡有黎”,凌社若套印本有夹批“巧语”,第 十三章的“诵言如醉”有夹批“妙妙”,而溪香堂刻 本均无此夹批。凌社若朱墨套印本、溪香堂刻本与 闵氏刻本的红色评点内容大致相同,亦偶有出入: 其一,内容有变化。 (1) 增加:如《君子偕老》二至三章眉批,凌 社若朱墨套印本、溪香堂刻本为:“后二章反复咏 叹其美,更不补出不淑,古人文章映带含蓄之妙。 ” 闵氏刻本为:“后二章反复咏叹其美,更不补出不 淑,字义故是古人文章映带含蓄之妙,而有一种伤 心不忍言之事,作者自不欲说明,看云如之何四字 多少感叹在内,倚嗟昌兮,一篇立言之法亦如此。 ” (2) 减少:如《大东》第二章眉批,凌社若朱 墨套印本和溪香堂刻本为“ ‘纠纠’二语似古语, 凡诗中重用者类皆古语,如‘立我蒸民’ 、 ‘不识不 知’ 、 ‘母适我梁’等句是也”;闵氏刻本为“诗中 重用者类皆古语,如‘立我蒸民’、‘不识不知’、 ‘母适我梁’等句是也”。 (3) 删除:如《卷耳》第一章眉批,凌社若朱 墨套印本和溪香堂刻本为“篇法甚妙”,闵氏刻本无。 (4) 重批:如《月出》眉批,凌社若朱墨套印 本和溪香堂刻本为“急调”,闵氏刻本为“似赋中 乱辞”。 其二,位置有变动。如《皇矣》第八章评语 “西伯自然少不得此番举动”,凌社若朱墨套印本和 溪香堂刻本为眉批,闵氏刻本为夹批。 经统计,凌社若朱墨套印本、溪香堂刻本的评 点部分与闵氏刻本红色评点部分共有二十余处不同。 总体看来,以上问题应为闵氏刻本刊刻中的问题。 凌濛初朱墨刻本,卷首已有钟惺于 1620 所写 《诗论》,文中有“再取批一过,而趣以境生,情由 日迁徙,已觉有异于前者”等语,且评点用朱、墨 两色标示,表明前后之不同。根据凌社若的跋,可知凌社若朱墨套印本中由其伯父凌濛初刻本而来。


溪香堂刻本的评点内容与凌社若朱墨套印本一致。 因此,凌氏朱墨刻本、凌社若朱墨套印本以及溪香 堂刻本均以钟惺二次评点本为底本。而闵氏刻本中 的红色评点部分已经覆盖钟惺的二次评点,书中蓝 色评点内容显然非钟惺所为。因此断定闵氏刻本极 有可能是在钟惺二次评点本基础上,又经过他人加 批的刻本。 清代鄙视晚明文学,故《四库提要》的评价也 很偏颇,尤其是对公安、竟陵之流。然《续修四库 全书总目提要(稿本) 》有两条《提要》关于钟惺 《诗经评点》的,评价颇高,这表明上世纪初开始, 人们逐渐认识到竟陵派文学的价值,以此为结: 是书废弃一切传笺注,止就三百篇正文,略拈 数语,或着行间,或列栏上,或括题下,语简而弥 隽永,大抵本其所撰诗归之旨,亦说诗者别一法 门。 (伦明 闵氏刊朱墨印本) [10] 今考其书,大旨欲 以意逆志,以破汉儒之拘牵。盖惺本文士,又为竟 陵一派之宗主,故其说诗,意在品题,与经生说诗 之株守门户,斤斤于名物训诂者,故自不同。其于 经文之旁,加以圈点,具各附眉批旁注,以摘发字 句,标示语脉。虽不脱时文之习,然其间品题玩 味,多出新意,不肯剽袭前人,发之性情,参之义 理,颇能平心静气,以玩索诗人之旨,于篇内微言,词外寄托,未尝无所阐发。 大抵语无多, 而领会要归,表彰性情,深得诗人之本意。虽平心 揣度,不无臆断之私,然千虑一失,贤者不免。必 谓批点之法,非训诂之体,遂并其书而废之。是则 未免门户之见,非天下人之公议矣。(张寿林:吴兴凌氏刊朱墨本)[11]



[参考文献]

[1] [清] 永瑢. 四库全书总目 [M]. 北京: 中华书局, 1956: 141. 

[2] [明] 钟惺评点, □□□朱墨批点. 诗经三卷 [Z]. 明溪香堂 刻本. 

[3] [明] 凌濛初. 孔门两弟子言诗翼 [Z].《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本(经 66 册),526. 

[4] 李先耕. 钟惺<诗>学著书考 [A]. [日] 诗经研究 [J] 第二 十一号, 第 1 页 

[ 5] [明] 谭元春著, 陈杏珍标校. 谭元春集 [M]. 上海: 上海古 籍出版社, 1998: 747. 

[6] [明] 钟惺评点. 诗经四卷诗序一卷 [Z]. 明泰昌元年(1620) 闵氏三色套印本. 

[7] 王重民. 中国善本书提要.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3: 10. 

[8] [明] 钟惺评点. 诗经不分卷小序一卷 [Z]. 明凌社若朱墨套印本. 

[9] 李先耕. 钟惺<诗>学著书考 [A]. 诗经研究 [J] 第二十一号. 1. 

[10]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整理. 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稿本)(第 14册) [M]. 济南: 齐鲁书社, 1996: 519. 

[11]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整理. 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稿本)(第 19 册) [M]. 济南: 齐鲁书社, 1996: 23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