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还初

吴还初
  • 姓名:
  • 别名:
  • 性别:
  • 国籍:
  • 朝代: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
  • 逝世日期: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明代小说作家吴还初生平资料经过今人整理已经有一些收获。其前,通过他的著作《天妃娘妈传》、《新民公案》二书探讨了他的籍贯。《天妃娘妈传》上卷卷首题“南州散人吴还初编,昌江逸士余德孚校,潭邑书林熊龙峰梓。”《新民公案》卷首有《新民录引》,题“大明万历乙巳孟秋中浣之吉南州延陵还初吴迁拜题”。学者们得出福建漳州人、莆田人、江苏常州人数说,程国赋的《明代小说作家吴还初生平与籍贯新考》提出江西南昌说。此文主要通过南州与豫章的关系,以及 邓志谟的《得愚集》中关于吴还初的文章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程国赋文章发表以后,又获得了惊人消息,国内发现了孤本明文萃堂本《新刻全像五鼠闹东京》乃吴还初所作,里面有提“豫章还初吴迁编”。


吴还初是江西人于是有了铁证。程国赋说他是江西南昌人固然有很大的认同力。但也有值得商榷的余地,狭义上讲,豫章与南州都别指南昌。但豫章与南州都有广义,这一点不容忽视。豫章为汉高帝初年(约于公元前202年)江西建制后的第一个名称,即豫章郡(治南昌县)。其领县十六、侯国二:南昌县(治所,南昌市区)、庐陵县、彭泽县、鄱阳县、历陵县、余干县、柴桑县、艾县、赣县、新淦县、南城县、建成县、宜春县、海昏、雩都县、鄡阳县、南野县、安平。其郡辖地大致相当于今江西省。而南州也指豫章郡。因此豫章与南州广义上讲均泛指江西。


谢灵运《入华子岗是麻源第三谷》“南州实炎德,桂树凌寒山。”,李觏《虔州石城柏林堂书楼记》云:“南州自豫章右上,其大州曰吉,又其大曰虔。二州之赋贡与其治讼世以为剧……疑其负南越,袭瘴盅余气,去京师愈远,风化之及者愈疏,乘其丰富以放于逸欲宜矣!”此两条的南州均指江西。


《新民录引》,题“大明万历乙巳孟秋中浣之吉南州延陵还初吴迁拜题”,而江西临川则是江西延陵吴氏的肇始之地。吴季札是春秋末叶把吴国引导上称霸之路的吴王寿梦的儿子,根据当时史籍的记载,由于季札很贤能,寿梦曾经决定要把王位传给他,可是季札却谦让了,结果仍由他的长兄诸樊继位,他自己则被别封于延陵——吴季札的后裔此后便以「延陵」为堂号。季札第四子吴子玉宗,在唐宋之际开始崛起。吴子玉的后裔有部份在吴国灭亡后,仍一直紧守家园,世代族居延陵,人称延陵吴氏。季札第53世孙吴宣,迄至五代,李唐王朝衰亡,吴宣的岳父孟知祥割据称王,建立后蜀王朝。但是吴宣淡泊名利,以63岁高龄,毅然携妻孟氏和三个儿子及孙子举家南迁,他们一路跋涉,辗转数千里,徙今江西抚州府临川县之石井,是为江南始祖。


吴迁字还初,号南州散人,犹如徐孺子号南州高士,小说家号江西野人,金溪吴宏号西江外史,而其前冠以“南州延陵”,当为江西延陵吴氏肇始之地即今江西临川。南昌吴氏祖先本是安徽歙县人,后从歙县迁居江西如皋,传吴韫德时,以流寓身份入籍南昌,成为南昌吴氏的始祖。之后南昌吴氏多为渤海吴氏、鄱阳吴氏,绝少延陵吴氏寄居。并其吴氏文人远没有抚州临川、金溪、崇仁等地繁荣昌盛。


明代后期,江西文化的中心在临川,仅就小说而言,这里诞生了汤显祖朱鼎臣、朱星祚、何大抡等数位小说家,其创作小说的数量已经是全国之冠,而影响临川周边地区,金溪有吴敬所、宜黄有黄化宇,而饶州安仁(今余江)却与抚州金溪、东乡两地交壤,安仁邓志谟又与临川诸多人物关系密切。汤显祖尝以异才称之,丘兆麟校正其小说,他的《得愚集》中也可找到他不少临川友人。程国赋在《《南海观音菩萨出身修行传》作者探考》一文中,认为西大午辰走人即是《天妃娘妈传》的作者“南州散人吴还初”,那么这书是由吴还初与临川朱鼎臣合作编写的。从吴还初的交游我们可以发现他与临川的一些关系。


因此,狭义上讲豫章与南州,吴还初是江西南昌人,但广义上讲豫章与南州,吴还初应是江西临川人。


明代吴还初编撰的小说,现存两种:一是《新刊出像天妃济世出身传》(一名《新刻宣封护国天妃林娘娘出身济世正传》,简称《天妃娘妈传》)二卷,福建建阳熊龙峰忠正堂万历年间刊刻;另一种是《郭青螺六省听讼录新民公案》(简称《新民公案》)四卷。关于《新民公案》的编撰者与刊刻者尚存在一些争议,徐朔方为《古本小说集成》所撰《郭青螺六省昕讼录新民公案·前言》认为此书“作者不详”,实际上,根据《新民公案》一书卷首吴还初所撰《新民录引》可知此书为吴氏所作,《新民录引》云:“甘棠存召绩,镌石垂不朽,故纪公(按:指郭青螺)六省理人之政,每又概揭其一二于篇什,非贡谀也,欲俾公今日新民之公案,为万世牧林总者法程也,有志而喜,于是乎乐谭而镂之剞劂。”


通过邓志漠(得愚集》卷二《答余君养谦》、《与吴君还初》两篇书信,再结合吴还初的两部小说创作,我们可以考证吴氏的生平经历、文学修养及其籍贯。


1.吴还初博学多才,笔力甚健,著述甚丰,正如邓志漠《与吴君还初》一文所言:“胸臆中贮立丘坟几许,一下笔词源滚滚,即譬之静界寺咄咄泉也。”我们从吴还初的小说创作也可以看出其知识渊博的一面,他对特经》、《论语》、《楚辞》等典籍非常熟悉,经常化用其语,如《天妃娘妈传》第二十三回《弱水国还臣奉贡》回末引诗中“欲报之德”之句即出自《诗经》中的《小雅·谷风之什·葬狡》。


2.由《答余君养谦》一文可知,吴还初虽然满腹才华,但怀才不遇,“零落可惜”,一生漂泊,命运坎坷,不幸客死他乡,甚至连死后也无法归丧。


3.吴氏与邓志漠交往频繁,关系密切,经常碰面,所以邓志漠才有“数日不面足下,心族摇曳矣”(《与吴君还初》)的感概,邓氏还邀请吴还初为自己的《蝉吟稿》作序。


4.关于吴还初的籍贯,根据上述两篇书信,我们可以否定建阳当地人、福建漳州人、莆田人、江苏常州人数说,由《答余君养谦》所云“吴还初不幸于闽旅捺,刃漠之归”一句即可证明。“旅棣”一词下原注云:“客死而归丧者日旅棣。”这说明吴还初是客死他乡,不是建卿1当地人;“于闽旅徐”则表明他不仅不是建阳当地人,也不是福建人。吴还初是何处人氏呢?我们还是从其号“南州散人”以及自称“南州延陵还初吴迁”人手。南州一词,或泛指南方地区,或指具体地名,福建、四川、云南、江西均有南州之称,但以江西最为普遍、最为知名,《后汉书》卷五三《徐稚传》云:“徐稚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郭)林宗日:`此必南州高士徐孺子也。’”这里说得很清楚:“南州”是“豫章南昌”的别称,刘福铸《<天妃娘妈传>作者初探》把“南州高士徐孺子”理解成“南方高士徐孺子”有些牵强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