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秀仁

魏秀仁
  • 姓名:魏秀仁
  • 别名:字伯腌,一字子安
  • 性别:
  • 朝代:清代
  • 出生地:福建侯官县东门外
  • 出生日期:1818
  • 逝世日期:1873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1818-1873

简介


魏秀仁(1818-1873),乳名汉哥,字伯腌,一字子安,又字子敦,少号痴珠,别号眠鹤主人、定香主人、不悔道人、咄咄道人、小湖渔父,福建侯官人,清代经学家、文学家。福建侯官县东门外(今福州市鼓楼区洪山镇东门村塔头)人,著作满家而不甚传,独传其《花月痕》,为后世鸳鸯蝴蝶派之滥筋。他生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卒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


年谱


清璐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一岁


正月二十三日生《道光丙午福建乡试录》。父本唐,字又瓶,己卯领乡荐第一,时称魏解元后三应部试不第,挑班补缺无期,归为学官,持师道自重“尤勤于读书,九经三史点注屡遍。发之于文,博而不见其杂也,容而不见其靡也,气劲而言有物有则,于刘、董为近”谢章艇《魏又瓶先生爱卓斋集序》。母谢氏,湖北候补县承谢在观(字一舟)女。


清道光六年丙戌(1826)九岁


就读故乡名宿陈嘉玉字紫南,其妻为秀仁从母。《陈南山馆诗话》下称《诗话》卷三载“九岁尝游侯官岁贡生陈紫南师。”


道光八年戊子(1828)十一岁


受业于葛作霖字香雨。谓“外舅香雨师,为吾乡陈恭甫名寿祺先生高弟,经学、史学绰有渊源,自戊子登贤书后,益肆力于古诗文,讲学乌石山麓,从游者日益众......秀仁兄弟辈追随尤久。(《诗话》卷三)


道光十年庚寅(1830) 十三岁


从葛福绥字余坡,秀仁内兄读。《诗话》卷三载“葛茉坡师秀仁十三岁受业焉。”


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十七岁


与高起标字霞城借水月庵为会所结文社。肄业鳌峰书院,为山长林春溥字鉴堂所器重。《诗话》卷二“应岁试,备卷第二”林家滓《魏子安先生年谱》引《陕南山馆诗钞》“乙巳渴李铁梅嘉端”句注。《咳南山馆诗钞》下称《诗钞》。


道光十五年乙未(1835)十八岁


父借补永安县学训导,明年春携眷赴任《又瓶府君行述》。


林道光十六年丙申(1836)十九岁


随父永安任所读书。其父“督秀仁兄弟读书史古文词,每讲辄贯终日,不屑屑课时父”,文侍父恒与永安县篆周培字筱峰诗酒往来,谈艺论文。如是者三年,“尽传其家学”。聘室葛兰仪葛作森长女,年十九卒。《诗话》卷二、卷三《诗钞》所收诗,自本年始。其乙巳自序云“起丙申丫迄戊辰,·得诗六百三十首,令发铺秀仁长子录成四册,聊志身世之感。”按‘谢章挺《魏子安·墓志铭》不称’《诗钞》,而称《陕南山馆诗集》二卷。


道光十八年戊戌(1838)二十一岁


自永安回省城林家漆《魏子安先生年谱》。


道光十九年己亥(1839)二十二岁


与陈鄂联(字切夫)、何翼为(丈字菊臣)、范熙薄(字新溪)等结社鳌峰致用斋,会文赌酒《诗话》卷三。朝廷议禁鸦片,林则徐虎门销烟。《诗话》卷五载“乙亥议禁海洋私贩鸦片以泄漏中国金银,从大鸿妒黄爵滋之请也。⋯⋯按黄疏实出建宁张亨甫际亮之手。”同卷又载“而林文忠公则徐,以淤督奉命赴广东查办海口。既至,召诸蕃夷谕以利害,遂尽括其夏船鸦片二万零八百八十三箱,一举而焚之。”谓“车越代有伟人”,“林文忠特以勋名重中外”《诗话》卷十·称张际亮诗“烤深思远,风人之旨也”,其《浴日亭诗》一作于道光十二年,“时夷人尚未跋肩,而亨甫已见及之”《诗话》卷七。对林、张二人的爱国精神及远见卓识备加赞扬。冬和父调任台湾训导《诗话》卷二。


道光二十年庚子(1840)二十三岁


以父渡台赴任,其母持家务,“诸妇佐餐飨,兄弟抱书,互相师友,家日方隆盛”《墓志铭》。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1841)二十四岁


广东三元里、浙江俞家庄人民奋起抗英。《诗话》卷五、卷喊“粤人公忿,以计邀之三元里,木败夷兵”“广东三元里一捷,人心稍快”。卷五又载“俞家庄者,浙江嵘县一小村落也。夷寇宁波,官兵莫能御,乡民·切齿牲,“乃操小舟十余只,载稻米营索,捕鱼海上如故。不数日,果见火轮船二,扬帆来。乡民侯其近,各怀利刃跃入水中,密以所携稻筐系两轮旁,船不得动。夷人方愕然,乡民已摄火轮上,·出利刃击刺,夷人尽歼焉。取其货物,仿守益固,夷人不敢入嗓县境,而一邑无恙”。并引张维屏《三元里诗》、顾兼塘《俞家庄歌》加以、‘歌颂。秋,林则徐滴戍伊犁,东阁大学士王鼎以死谏,殡硷时怀中有遗摺数千言、力保则徐,二步比评主和、,其子受穆彰阿威胁惧不敢上。、《台江酒楼题壁》感慨其事“边患非徒在岛夷,老成谏有史鱼尸、莫言李娇真无子,造化由来弄小儿。”林家傣《魏子安先生年谱》引《诗钞》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1842)二十五岁


英军陷镇江、薄南京,中英《南京条约》签订,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台江酒楼题壁》(同上注)有诗讽刺清廷的无能,痛悼死难将士。其一云:“西洋一水隔迢迢,海舶如飞趁早潮价两点金焦遮不住,汉家原自有天骄。”(自注:“英夷由海道入么,陷镇江府”)其二云:“沿海无端化劫灰,模糊碧血渝尘埃。春风裙屐知多少,怕上龙江望北合云”自注“噢北台,吞龙江之南。夷人初犯舟山,定‘海令姚怀祥死乏厂犯上海,提督陈化成死之。”尹《诗话卷五谓英天凌犯毕夏,“镇江之役,彼盖微幸冒险而轻进惜不乘其嘲退搁浅,出重师以要截’之,乃纵令饱而淹去也”,同卷又谓“时朝议剿抚并用,以杭州将军省英与乍浦都统伊里布主其事”,是秋,“乃请以江南上海,浙江舟山,福建闽安、厦门,广东滚镜澳为西洋船停泊埔头”参一‘咬而各海口蹂瞒者五年,荐居者三省,其在于今,’则海舶可至之处皆其埔头也”,充满愤憋不平之气。·《道光丙午稿建乡试录》载‘是年娶邑库生林士铿长女为妻。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1843)二十六岁


以闽安(福州)开为通商口岸,议准英人通市,“承办者庸暗,竟听其盘踞乌石山,且饰词入告,指为城外荒山”而大忿,有诗云“筹海编成万历初,俞龙戚虎有遗书。只今勋卫多儒雅,持较前人总不如。”《台江酒楼题壁》又因英人驻范公承漠祠右积翠寺,荔枝百株尽为所掠,愤而作《荔枝词》“范公祠下比甘棠,多少游人话夕阳。此树婆要生意尽,料应不作去年香。”诗话》卷八。


道光二十五年乙已(1845)二十八岁


入学为弟子员。《墓志铭》载“年二十八始补弟子员,即连举丙午乡试。”《诗话》卷三亦载“李铁梅师乙巳科试拔余落卷中。”铁梅名嘉端,时官学政参与荫香亭诗社《诗话》卷三。荫香亭系葛作霖讲学地,葛‘以英人索赔款,孤愤佗裸,率弟子辈于此结诗社。父内渡,补上杭县学教谕《又瓶府君行述》。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1846)二十九岁


秋试报捷。座主蔡念慈字莲“奖以学有渊源,,《诗话》卷三。房批则有“阂中疑为宿学,榜后诧为通才”等语。十月初一,渴李嘉端,李知其无力计偕,慨然许掣北行林家漆《魏子安先生年谱》。腊月二十九日,与刘存仁字炯甫、林弼初字责岩抵姑苏诗话》卷三。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1847)三十岁


自姑苏北上,经扬州,“比至王家营,则正月尽矣”。抵徐州,复与黄光彬字质轩、梁鸣谦字礼堂诸同年同行。生性不羁,好作狭邪游。次高唐,与光彬“招一垂髻女命歌”。又与徐一鹦字云汀、林星一海字汉搓“访酒徒于燕市,探花信于丰台”。在都中,蔡念慈“每以片纸召之,与论经说”。会试落第,将游桂管,枉道浚县谋川资,陈梅庄名捷魁留过夏,延课少子。后应渭南令王菜生聘,主讲象峰书院,每月往来辄宿溺桥及临淹行馆,自谓“胜迹名区供余流憩,此福殊不薄也”《诗话》卷三、、卷四一。父晋省参与校勘《福建通志》《又瓶府君行述》。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1848)三十一岁


飞游西安碑林,叹为天下巨观。但谓“所存者皆唐碑耳唐碑亦惟开成石壁九经为可宝贵”,余则“日为帖估椎刷,字画烂嗯,其形虽存乡其神不齿,尚不及旧榻翻印之本也”《诗话》卷四。心情苦闷,出入倡门,‘《元夕饮长安歌者沙阿嫩家》一云“春深如海古长安,旅梦依然澈晓寒。惟有沙哥能醉我,‘酒杯客泪一时乾。”《碧花凝唾集》上册。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1849)三十二岁


在长安送虞足斋名一夔归甸。’《诗话》卷四载“己酉归赴秋试,送之长乐门外,足斋执手大坳而别”。父调任晋江县学教谕《又瓶府君行述》。


道光三十年庚戌(1850)三十三岁


由陕入都赴试,不第南归。衙州舟次病龙。归里作《双栖》七律云“八岁长眉照镜成,至今深浅未分明。刀环月下聊相慰,棋局心中总不平。射雄有人方展笑,惊鸯顾影忽长鸣。、远游乍醒红尘梦,还我双栖旧碧城。”继而奉母赴晋江省亲。、《诗话》卷四《碧花凝唾集》上册。


清咸丰元年辛亥(1851)三十四岁


居父晋江学署课弟妹。二月、就聘于泉州知府沈某,馆府署。六月,“自编所作时文,·草成大题文六卷、小题文八卷”《又瓶府君行述》。洪秀全金田村起义,《咄咄录》‘及,水诗话》记述太平军活动甚详,但多攻击漫驾之辞。


咸丰二年壬子(1852)三十五岁


正月,仍居晋江学署,课妹失林鸽年。,八月,自晋江归省城。十一月,承父命入都赴试。《续魏氏世谱》太平军永安州突围,攻克武汉三镇,顺流东下。《诗话》卷六收入无名氏诗云“铁锁横江昼夜防,煤舟如蚁下游湘。渺无消息传鸿雁,一展红旗上汉阳。”谓义军以运煤船百余艘,中伏二千余人,由洞庭入汉,一路江防莫之问,遂陷汉阳。“自是,一帆风卷,直下金陵,长江天堑,莫敢谁何矣”客观上反映了太平夭国的胜利进军。


咸丰三年癸丑(1853)三十六岁


太平军进攻南京,三月,行次镇江,路梗不得前,不得已返掉阎门。不久归里,以“无所置味,促舆省亲晋江”。四月,海澄、永春一带农民起义,泉州岌岌。五月,从晋江携眷护母回省城,借居北后街。十月一,复构居乌石山下三营巷。父推升汀州府学教授。续魏氏世谱》《诗话》卷八。


咸丰四年甲寅(1854)三十七岁


居家课子、弟。弟子瑜、子寿与薛秋航、林鸽年、林悉社等结文社,共推子安为社长。七月,《百美帖体诗》又称《百美试帖诗》付刊,晋江黄梧附字嘈南手定,子发铺注释《续魏氏世谱》。歌咏班捷仔、曹大家、王昭君、花木兰、卓文君、谢道锡、鲍令、晖奋杨玉环、霍小玉及缘珠、‘小蛮等历代妇女。陈偕灿字少香序云“君以集花妙舌,镂雪清才,借试帖之体裁,抒香仓之绮思。一百美分题,五言擅胜。韵谐燕婉,调谱莺铿。”又云其怀才不遇,“郁郁中年”,“不得已而寄于辞章”,、一“托斗鼠闯无聊之思”,’、“知香草微词,一亦骚人」之寄讽”。沁《百美帖体诗序》黄梧阳评语则云“落想必奇,择言必雅,尤妙在,气呵成,‘如天标白氮卷舒任意,此试帖上乘也。用典之、尹切萝’对仗之工,犹其余事”‘乙’《百美帖体诗》父赴任汀沙卜府学教授,旋复晋省校刊《通志》又瓶府君行述》


咸丰五年乙卯(1855)三十八岁


六月,赴霞浦令高会嘉字树人今道光丙午福建乡试房师·邑署司会计事《续魏民世谱》,染鸣谦赠诗有“况当秋水满,送子海东行护句。(《诗话欲一卷四)时值王广业产字子勤守福宁,二每有文酒之会。十月回省城,一北上赴试。《续魏氏世谱》。


咸丰六年丙辰(1856)三十九岁


兰月,三试礼闱又不利,遂赴太原, ,客山西巡抚王庆云(字雁汀,溢文勤)幕中(《续魏氏世谱》)。与何梦庐(名鼎)同为王们下士,何投以《花魂词》三阴,读之几为泪下,自此两人无扫不湘见好袱诗话》卷四。八月,、经陕习住,为生谋揖盐场不成,·留内兄彭’山令邑署‘《续魏氏世谱》、《呈葛茶坡师》云样恤生无赖困风尘,自笑儒冠误此身。饱系已难雕朽木,桐焦未易息劳薪。无情岁月销轮铁,有志风云阮涸鳞‘磨蝎命一宫文福弓薄,’一秤揪局又输人,从此日一益沉沦,月涵迹花天月地间,佗蔡无聊发为文章歌咏,以写其亢脏不平之气”林家潦《子安先生别》)


咸丰七年丁已(1857)四十岁


六月,、由彭山返太原。至则王庆云调升督,遂留太原郡署《续魏氏世谱》太守保眠琴(名龄)延课其公子月涛及女公子烷云。自谓自晋入川复返,“盖疲于道路者一年零三十有一日矣。每日或得一首,或得十数首,长短各随兴之所至,情之所触。抵西安,约有七百余篇,礼泉王教谕炳坤题日《西征集》,王苹生先生为之序,李伯龙太令名钟霖,李嘉端次子时以书生随侍关中,为之题词。抵太原,更得数十首。节署诸君题赠成册,怂恿付梓,闻汀州之变而止”。一《诗话》卷四太平军陷汀州,弟秀铜又名季士,字子坚投井死。一一月,父亦病逝。《诗话》卷四《续魏氏世谱》


咸丰八年戊午(1858)四十一岁


仍留太原为保眠琴课子。谢章挺《课余续录》卷一云“子安旅居山西,就太原知府保眠琴太守馆。太守延师课子不一人,亦不一途⋯⋯以故,子安多暇日,欲读书又苦丛杂,无聊极,乃创为小说以自写照。其书中所称韦莹字痴珠者,即子安也。”二月闻父讣,自山右奔丧,阻于兵赞而入蜀,何梦庐送以诗“洗花溪水净无尘,天末回思定枪神。敢诩青衫成别调,可看白眼遍时人。哀蝉落叶孤城远,古释残灯客恨新。一曲广陵谁继响,长空如练月如轮、”自注“子安著有《花月痕》小说,余曾借读之。”《诗话》卷四


咸丰九年己未(1859)四十二岁


留西川王庆云幕中。应成都郡守翁祖烈字次竹聘,主讲芙蓉书院院为扬子云墨池故址。以辛亥编定小题文抽选四十编付刊。游石经堂,“每至辄诵全谢山语云不知百年来,石经何以渐灭殆尽”与成都令董贻青字叔醇为文字交。福州家移高节里。《诗话》卷四、卷七,《续魏氏世谱》。


咸丰十年庚申(1860)四十三岁


仍主芙蓉书院,置妾陈氏。时王庆云病休返太原,林鸿年(字勿村)移守临安,道出锦官,留滞芙蓉书院。六月,捻军围简州,掣眷同林走淦川。小住不逾月,折回成都。入秋,为林《西游集》作跋多林亦为之“定点诗文”,谓“大约诸作仍以经学见长”。秋末,闻捻军旦夕扑省垣,复同林奔沪州、重庆,暂寓涂山。修改《花月痕》,《续魏氏世谱》有“著《花月痕》小史十,六卷”的记载。编成《三朝说论》,、集中收入本年谢章艇所著《东南兵事策》,且谓“其所云减兵选将,「严赏罚,府县宜久任,与余《赛赛录》一一符合。余此书成于避氛重庆,则亦庚申年也。因叹千里神交,不谋而合”。《续魏氏世谱》《西游集跋》《诗话》卷四、卷七


咸丰十一年辛酉(1881)四十四岁


三月,自涂山东下涪州,州牧姚宝铭字兰坡以黄州道阻留校试卷。不久林鸿年亦至,两人“意外相聚,来往甚欢”。未二月,石达开率部入巴山,复与林走忠州。以妾不便舟居,赁居城边小楼。延至七月,方随林返掉重庆,为王侃字迟士校订《笔谈》,为张秉坤字子敏课子。岁暮,复移入涂山旧馆。是年社会动乱,资装俱尽,“挟其残书稚妾,寄命一舟,、侦东伺西”,居无定所。一《自涪州折回重庆泊龙门作家书》云“来去惊心又一年,行踪真似水盘旋。回扬九曲难成字,泪洒巴江十月天。”福州家移赁山兜尾大营。《续魏氏世谱》,《诗话》卷四,林家漆《魏子安先生年谱》,《墓志铭》


清同治元年壬戌(1862)四十五岁


三月,从林鸿年避地沪州。舟泊澄溪口,咫风大作,加以迅雷骤雨,几频危殆。一沈明山慰以诗时几危天地窄,飘泊几儒生。”《诗话》卷四抵沪,「与林鸿年同寓滇南行馆,两人“纵论诗文”。不两月,同返重庆,仍居涂山。六月,与林分手,决计南旋。八月,、与何立人订期东下,闰八月初三登舟,十二月初四抵家。自谓’又年游子,万里归来”,“忧患余生,傍沱一哭”。写《诗话》卷四《续魏氏世谱》


同治二年癸亥(1863)四十六岁


应平宁盐帮聘,为之驻省办事(《续魏氏世谱》)。此时或有出差,《诗话》卷四载黄梧阳事迹,‘有“癸亥钱塘江上一别”厂语。于盐馆中,经房东戚属李敬字少棠介绍,获交谢章挺字枚如。谓谢以十数种著作·“出相质证,辄有合也”。秋应谢招入聚红榭,与禁鸣谦,李应庚字星村等为词会,、‘间亦以诗集,谢章键欢赠魏子安诗》其二“二十年来相见乙每同沦落感须眉。佣书屡短才人气,稗史空传幼妇词。天下伤心能几辈,此生恶梦已如斯。间阶积叶虫声急,昂首秋风独立时。”诗话》卷四八月,将新旧所作赋,汇编成《咳南赋钞》《续魏氏世谱》。


同治三年甲子(1864)四十七岁


馆何继亭家。编定所作古今体诗《西安吟草》、《防南吟草》。五月,汇集三家诗遗说成书。八月,以戍警罢乡试,奉宪守西城。九月,·赴泉州,’旋归编《骄体文》《续魏氏世谱》。拟渴选未果,尝谓“余将摒挡赴选,先有温陵之行”,“后赴选之谋竟不果”《诗话》卷四。始删《诗话》,其《后序》云偶忆枚如言,晨起振笔删之,自甲子十二月,迄乙丑二月书成。按谢章挺谓一其介采诗过繁斌不无玉石杂蹂乏患”。见《课余续录》卷一


同治四年乙丑(1885)四十八岁


仍馆何继亭家《续魏氏世谱》。二月,《诗话》删定,“反复披吟,以自怡悦”,顿足起舞,破涕为欢”《诗话后序》


同治五年丙寅(1866)四十九岁


就张经厅聘,馆其官署。十一月,经沈葆越(字幼丹)推荐就馆建宁小湖欲埠。《续魏氏世谱》载,“先是子安以诗缄致沈幼丹中延,中承赏其才云为之先容”。十二月,著成《蚕桑琐录》并序,主张设局延师招募贫户,“伸匀蚕事,以兰年为期”三年艺成,归教乡里。以为如此,则“十年、二十年之内,蚕家自遍于远迩州县”,“极贫者不贫矣”,《蚕桑琐录序》


同治六年丁卯(1867)五十岁


“在湖埠著一《石经解字》成书公,是岁,得守城议叙部获准,授五品街石严一《续魏氏世谱》《诗钞》有《小湖元夕有怀协、小湖茶歌粉护《编故我沦诗录》七律二首。其《小湖茶歌》讽刺时事云卒小湖三里大湖连,种遍乌龙又水仙。博得笑蓉香不断中朝弛萦三年。(林家漆《魏子安先生年谱》)


同治七年戊辰(1868)五十一岁


著《咄咄录》并序(《咄咄录自序》)。四月,自湖埠归省城,著成《故我论诗录》(《续魏氏世谱》)谢章挺《答子安论陔南山馆诗文集书》云:“《故我论诗录》以我立论,与修辞立诚乏旨合””文章天下之公器,顾其中有我蔫,亦不能尽随人为去就也”(《课余续录》卷一)八月,返小湖,“增改庚申留川所著《花月痕》小史十六卷,录订成书”《续魏氏世谱》。


同洽八年己巳(1869)五十二岁


在湖埠著成《彤管遗芳》(原称《彤史拾遗》)。夏,“无思子入闽,舟覆七里潭,飘泊小湖,不悔道人再生之,惮读诗文集及杂著”,故为“道人”编次《碧花凝唾集》。诗多香奋体及赠妓之作。序云:“醇酒妇人,平原之郁勃见焉;美人香草,灵均之忠爱寓焉。”(南湖无思德士《碧花凝唾集序》)九月,追成《又瓶府君行述》《续魏氏世谱》。


同治九年庚午(1870)五十三岁


八月归省城,十月重游小湖。《咄咄录后序》“瞬复天寒岁暮,孑然顾影,身世之感,帐触百端,因检旧稿,编成四卷《咄咄录》”。


同洽十年辛未(1871)五十四岁


五月,自小湖归奔母丧。适逢谢章挺返自都门,持《咄咄录》稿相质。“枚如移书商改,时深秋矣”九月,返小湖。冬撰《陕甘回变》一篇,“寄枚如定之”。《续魏氏世谱》,《咄咄录后序》


同治十一年壬申(1872)五十五岁


拟就南平道南书院讲席。“人事烟郁,卧病数旬,私念丛残都未就绪”,复将原稿《咄咄录》“重订一过”,“删繁就简”,冀“异日再质枚如”(同上注)。


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五十六岁


二月赴南平,廿九日卒于道南书院。(《续魏氏世谱》)谢章挺撰《墓志铭》云“今年春,一予之漳州,君掣家之延平。予与君约予幸得早归,一当买舟西上,作十日欢。乃君解装不及旬而竟长往矣。悲夫”又云“君既归,盖寂寞无所向,米盆琐碎,百忧劳心,叩门请乞,苟求一饱。又以其间修治所著书,晨抄哄写,汲汲顾影若不及。一年数病,头童齿豁,‘而勿遭每夫人之变,形神益复支离,卒年五十六。”其多哭子安诗》“劳生原不乐,相见更何年。”语极沉痛。明年十一月十九日,葬于福州马鞍山或称马坑山其父墓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