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心源

陆心源
  • 姓名:陆心源
  • 别名:刚甫、刚父
  • 性别:
  • 朝代:清代
  • 出生地:归安(今浙江湖州)
  • 出生日期:1838年
  • 逝世日期:1894年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陆心源(1838年~1894年),字刚甫、刚父,号存斋,晚号“潜园老人”。归安(今浙江湖州)人。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


早年师从万青藜、吴式芳、张锡庚,读书过目不忘,精于郑(玄)、许(慎)之学。咸丰九年(1859年)举人,随总兵刘长佑赴直隶镇压太平军,同治四年(1865年),任广东南韶兵备道,同治六年调高廉道。官至福建盐运使,多次剿平土匪。以盐务损耗罪名参奏,终被削去官职。


辞官后在归安城东莲花庄旁辟建“潜园”。园中有“四梅精舍”、“五石草堂”等16景。富收藏,筑“皕宋楼”、“十万卷楼”、“守先阁”三楼藏书,藏书达15万多卷,同治年间掇拾遗文成《唐文拾遗》72卷、《唐文续拾》16卷。常与同乡姚宗堪、戴望、施补华、俞劲叔、王竹侣、凌霞研习学问,有“苕上七才子”之称。


君讳心源,字刚父,存斋其自号也。浙江归安(今吴兴)人。……年十三通《九经》。……年二十入县学。逾年补廪缮生额,……精于许、郑之学,尤喜读亭林顾氏书,以“仪顾”颜其堂。咸丰九年恩科中试举人。明年会试报罢。……遵例以知府分发广东。……同治二年直隶总督刘公荫渠……奏调赴直督办三省接壤剿贼事宜。……刘公疏称君才识清明,志行清直,可大用。诏擢道员。明年广东督、抚毛公寄云、郭公筠仙会奏请仍归广东。四年,补南韶连(今广东韵关一带)兵备道。……六年调高廉(指今广东西部)道。……俄奉旨开缺,送部引见。……十一年朝廷以李公子和督闽浙。李公素知君才,奏调赴闽。……至则命君管理军政、洋务及税厘、通商等局,又总办海防事宜。旋奏署盐法道。……会有谗君于当路者,命仍遵前旨送部引见,而君归志决矣,以吴太夫人年高乞归养。然忌者犹未已,屡兴大狱,冀以陷君。已而竟以盐务加耗奏落君职,时君归里二载矣!……未几,以劝捐晋赈数至巨万,赏还原衔。自是奉太夫人居家,于城东莲花庄北购朱氏废圃,疏泉叠石,杂莳花木,名曰潜园。君自少即喜购书,遇有秘籍,不吝重价,或典衣以易之。故自诸生时所得已不下万卷矣!大江南北,兵燹之后,故家藏书往往出以求售。君既好之而又有力,于是悉归于君,藏书之富,甲于海内。所得宋刊本二百余种、元刊本四百余种,较天一阁范氏所储十倍过之。乃就潜园建守先阁,取明以后刊钞诸帙及近人著述之善者,藏庋阁中,好古之士愿来读书者听。会国子监征求书籍,君进旧刻、旧抄书一百五十种,共二千四百余卷。学使瞿子玖学士以闻,诏曰:“陆心源自解官后,刊校古籍,潜心著述,兹复慨捐群籍,洵属稽古尚义。伊子廪生陆树藩、附生陆树屏,均著赏给国子监学正衔。”……君所著书甚伙……都凡九百四十余卷,名曰《潜园总集》。……乃以捐助山东棉衣一万袭,东抚张勤果公……遂以君学识闳深,才堪经世入告,得旨开复原官,交吏部引见。同时,浙抚崧公亦叙君本省筹赈之功,奏加二品顶戴。已而,直督、大学士李公又言君学识闳通,气局远大,屡试艰巨,见义勇为,军务、洋务,并所练习。诏以道员记名简放。君以辅臣推毂,圣旨优隆,不敢以山林遁世之士自居,遂于十八年二月入都,四月壬子引见。……旋奉旨交李鸿章差遣,仍交军机处记名简放。君至天津,适感痢疾。李公命至沪稽察招商局事,遂航海南归。俄左目生翳。君气体素宜温补,医家治目率用寒凉之品,痰阻气郁,胸膈不舒,遂以成疾。绵历年余,时剧时瘥,浸至不起。……二十年十一月辛巳卒于正寝,年六十有一。


清·俞樾《春在堂杂文六编·广东高廉道陆君墓志铭》


余少识潜园先生于乡校,时先生方以博闻缀学雄诸生中,每试,学使者为之特设一榜。先生歉然不自足,志欲尽读天下书,偶见异书,倾囊必购。后膺特简,备兵南韶(今广东韶关一带)。余私揣南韶剧伍,又值羽书旁午,当无读书之暇矣。未几,丁村公艰,归装有书百匮,人皆遇而笑之。余以为先生夙好固在此,而歉然不自足犹昔日也。乃复近抄远访,维日孳孳,林居六年,有何假南面之乐。诏书再起,权总闽鹾,被构罢归,誓墓不出,而求书之志益勤,殆苏长公所谓薄富贵而厚于书者耶?十馀年来,凡得书五十万卷,而坊刻不与焉!其宋元刊及名人手抄、手校者,储之皕宋楼中。若守先阁,则明以后刊及寻常钞帙,按《四库书目》编序,而以近人著述之善者附益之。念自来藏书未能垂远,今春奏记大府,以守先阁所储归之于公,而以皕宋宝藏旧刻、精钞为世所罕见者,辑其原委,仿贵与马氏、竹垞朱氏、月霄张氏例,成《藏书志》一百二十卷。余方放浪湖山,无以消日力,先生则出巨藁三尺许,属为参定异同。乃翻辑疏录,从事黄墨者三阅月。又七阅月而梓成,于是作而叹曰:“美哉!备矣!”


天下藏书家为人人推服无异辞者,莫如四明天一阁,然视先生所藏,其不如也有五:天一书目,卷只五万,皕宋则两倍之:一也。天一宋刊不过十数种,元刊仅百余种,皕宋后三四百年,宋刊至二百余种,元刊四百馀种:二也。天一所藏,丹经道箓,阴阳卜筮,不经之书,著录甚多,皕宋则非圣之书不敢滥储:三也。范氏村扃甚严,非子孙齐至不开锁,皕宋则守先别储,读者不禁。私诸子孙,何如公诸士林:四也。范氏所藏,本之丰学士万卷楼,承平时举而有之犹易,若皕宋则掇拾于兵火幸存,搜罗于蟫断炱朽。精粗既别,难易悬殊:五也。然则是《志》之成,虽古人元徽四部、秘书七志,殆无复过之。


清·李宗莲《皕宋楼藏书志序》


今年春,彦桢①驰书相告,岩崎文库以日金十一万八千圆购陆氏书,有成议。余初谓陆氏为吴兴(在浙江)望族,刚父观察逝世未久,何致贷及遗书。嗣彦桢寄示《皕宋楼源流考》,并属附梓《访余录》内(彦桢游中国观瞿、杨、丁、陆四藏书家所记),始信其果事实。按:陆氏《藏书志》所收,俱江浙诸名家旧本。古芬未坠,异域长归,反不如台城之炬、绛云之烬,魂魄犹长守故都也。为太息者累月。……光绪丁未仲夏武进(在江苏)董康识。


董康《皕宋楼藏书源流考并购获本末附识》


聊城(在山东)杨氏海源阁、常熟(在江苏)瞿氏铁琴铜剑楼、归安(今浙江吴兴)陆氏皕宋楼和钱塘(今浙江杭州)丁氏八千卷楼,被称为清末四大藏书家。海源阁、铁琴铜剑楼藏书已部分散佚,剩馀部分今藏北京图书馆;八千卷楼藏书后归今南京图书馆;独宋楼藏书全部流入日本,归宿不同于其它三家。清末以来,我国文物、古籍大量流散海外,宋楼藏书的命运是其中典型的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