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辰鱼

梁辰鱼
  • 姓名:梁辰鱼
  • 别名:字伯龙,号少白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江苏昆山人
  • 出生日期:
  • 逝世日期: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梁辰鱼,明戏曲作家。字伯龙,号少白,别署仇池外史。江苏昆山人。先世为昆山一带的名门望族,至其父辈,家道中落。他性格豪放不羁,不愿就诸生试,只以例贡为太学生。平生任侠好游,足迹遍于吴越荆楚齐鲁等地。北行时,曾说:“余此行非专为毕吾明经事也”,而是“观览天下之大形胜,与天下豪杰士上下其议,驰骋其文辞,以一吐胸中奇才”。(文征明《梁伯龙诗序》)他精通音律,善度曲,同音乐家陆九畴、郑思笠、唐小虞、戴梅川等,在魏良辅改革昆腔的基础上继续加以革新,并用自己的创作去实践扩大昆腔的影响。他常设大案教人度曲,当时的歌儿舞女如果没有见到他,则“自以为不祥”。骚人墨客、剑侠僧侣等,都愿与他来往,连著名的后七子也折节和他相交。与曲家金銮、徐渭、张凤翼梅鼎祚、顾懋宏、屠隆、潘之恒等互相唱和。他为昆曲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中年以后,“望益高,名益起,而穷日益甚,时时避人偻行”(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稿》卷一百二十九《赠梁伯龙长歌后》)。万历十九年(1591)患急病卒,终年七十三岁。著有《鹿城诗集》、散曲集《江东白苎》等。剧作有传奇《浣纱记》;杂剧《红线女》、《红绡》(已佚)。为陆采明珠记》第二十折后补写《无双传补》1折。据《寒山堂曲谱》卷首《谱选古今传奇散曲集总目》,还改编有《周羽教子寻亲记》。


 历史评价

身长八尺有奇,虬髯虎颧,好轻侠,善度曲,啭喉发响,声出金石。昆有魏良辅者,造曲律,世所谓“昆山腔者,自良辅始。而伯龙独得其传,著《浣纱》传奇,梨园子弟喜歌之。傥荡好游,足迹遍吴楚间,欲北走边塞,南极滇云,尽览天下名胜,不果而卒。同里王伯稠赠诗云:“达人贵愉生,焉顾一世讥。伯龙慕伯与,徇情良似痴。彩毫吐艳曲,烨若春葩开。斗酒清夜歌,白头拥吴姬。家无担石储,出外年少随。玄晖爱推奖,此道今所稀。


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丁集中


(梁)不屑就诸生试,勉游太学,竟亦弗就。营华屋招来四方奇杰之彦。嘉靖间,七子皆折节与之交。尚书王世贞,大将军戚继光特造其庐,辰鱼于楼船箫鼓中,仰天歌啸,旁若无人。千里之外,玉帛狗马,名香珍玩,多集其庭。而击剑扛鼎之徒,骚人墨客、羽衣草衲之士,无不以辰鱼为归。……尤喜度曲,得魏良辅之传,转喉发音,声出金石。其风流豪举,论者谓与元之顾仲瑛相仿佛云。


清《光绪昆新两县续修合志》三○


……此外吴中词人,如唐伯虎、祝枝山,后为梁伯龙、张伯起辈,纵有才情,俱非本色矣。


明·沈德符《顾曲杂言》


近年则梁伯龙、张伯起,俱吴人,所作盛行于世,若以《中原音韵》律之,俱门外汉也。


明·沈德符《顾曲杂言》


同时昆山梁伯龙辰鱼,亦称词家,有盛名,所作《浣纱记》,至传海外,然止此,不复续笔。其大套、小令,则有《江东白苎》之刻,尚有传之者。


明·沈德符《顾曲杂言》


梁伯龙有《红线》、《红绡》二杂剧,颇称谐稳,今被俗优合为一大本南曲,遂成恶趣。


明·沈德符《顾曲杂言》


梁伯龙[辰鱼]作《浣纱记》,无论其关目散缓、无骨无筋、全无收摄,即其词亦出口便俗,一过后便不耐再咀;然其所长,亦自有在:不用春秋以后事,不装八宝,不多出韵,平仄甚谐,宫调不失,亦近来词家所难。


明·徐复祚《曲论》


曲始于胡元,大略贵当行不贵藻丽。其当行者曰“本色。盖自有此一番材料,其修饰词章,填塞学问,了无干涉也。……自梁伯龙出,而始为工丽之滥觞,一时词名赫然。


明·凌濛初《谭曲杂札》


张伯起素喜梁伯龙博雅擅场。《吴越春秋》善述史学而不平实,且宾白工致,具见名笔,第其失在冗长;若《江东白苎》一辞,读之有学士风,张伯起评以“掷地金声,殆非虚语。


明·张琦《衡曲塵谭》


梁伯龙所著传奇一本。《浣纱》罗织富丽,局面甚大,第恨不能谨严。中有可减处,当一删耳。他作有《红线》剧及《江东白苎》散词,俱佳。


明·吕天成《曲品》卷下


魏良辅,别号尚泉。居太仓之南关,能谐声律,转音若丝。张小泉、季敬坡、戴梅川、包郎郎之属,争师事之,惟肖;而良辅自谓不如户侯过云适,每有得必往咨焉,过称善乃行,不即反复数交勿厌。时吾乡有陆九畴者,亦善转音,愿与良辅角,既登坛,即愿出良辅下。梁伯龙闻,起而效之。考订元剧,自翻新调,作《江东白苎》、《浣纱》诸曲。又与郑思笠精研音理,唐小虞、陈琪泉五七辈,杂转之。金石铿然,谱传藩邸戚畹、金紫熠爚之家,而取声必宗伯龙氏,谓之昆腔。


明·张元长《梅花草堂笔谈


《蜗亭杂订》云:“梁伯龙风流自赏,修髯,美姿容,身长八尺,为一时词家所宗。艳歌清引,传播戚里间;白金、文绮、异香、名马、奇技氵㸒巧之赠,络绎于道;歌儿、舞女,不见伯龙,自以为不祥也。其教人度曲,设大案,西向坐,序列左右,递传叠和。所作《浣纱记》,至传海外,然止此不复续笔。……《静志居诗话》云:“梁大伯龙填《浣纱记》,王元美诗所云:‘吴阊白面冶游儿,争唱梁郎雪艳词’是也。又有陆九畴、郑思笠、包郎郎、戴梅川辈,更唱迭和。清词、艳曲,流播人间,今已百年。传奇家别本,弋阳子弟可以改调歌之,惟《浣纱》不能,固是词家老手。《芳畬诗话》云:“梁辰鱼,字伯龙,以例贡为太学生。虬须、虎颧,好轻侠,善度曲。世所谓‘昆山腔’,自良辅始,而伯龙独得其传。著《浣纱》传奇,梨园子弟多歌之。同里王伯稠赠诗云:‘彩毫吐艳曲,粲若春花开。斗酒清夜歌,白头拥吴姬。家无担石储,出多年少随。’


清·焦循《剧说》卷二


曹尔堪云:“吴中前辈如张伯起改定《红拂》,梁伯龙重编《吴越春秋》,未尝不脍炙骚坛,然其所填词,浅易流便,大都在里优酒旗歌扇之间耳。


清·姚燮《今乐考证》“著录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