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定向

耿定向
  • 姓名:耿定向
  • 别名:字在伦,号楚侗
  • 性别:
  • 朝代:明代
  • 出生地:黄安(今属湖北)人
  • 出生日期:1524.11.5
  • 逝世日期:约1596
  • 民族族群:
  • 主要作品:

耿定向(1524.11.5~约1596)明学者、心学家。字在伦,号楚侗,又号天台。黄安(今属湖北)人。生于世宗嘉靖三年,卒于神宗万历二十四年。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擢监察御史,累迁至太仆寺少卿、右佥都御史,起巡抚福建,又起协理佥都御史,晋左副都,转刑部侍郎,升南京右都御史,官至户部尚书总督仓场事。73岁卒,卒后赠太子少保,谥恭简。其于不救何心隐之故,为李贽所诟病。其学亦与李贽相违,两人互书指责。《明儒学案》将其列于“泰州学案”,谓其与良知未识。其学本王阳明的良知说而兼汇老氏之学,认为心即道,事即心,心事道无异。求其至处在慎术。而慎术为人人具有,故人人未有不仁。而慎术之真体在于寂灭无己,达到立命尽处则为无念。此为生命真机。所以,“学,觉也。”提倡“百姓日用即道”说,认为“农夫一念在播种,便是有农夫之精一。商贾一念在求利,便自有商贾之精一”(《天台论学语·刘调父述言》)。认为“良知现现成成,无人不具”(《明儒学案·泰州学案》四)。“此心发窍处,便是天地之心发窍处”(《天台论学语·刘调父述言》)。解释“温故而知新”为“一反之固有之性而求之”,“温者,反之本心,而寻绎温养之谓也”,而“恻隐羞恶辞让是非,非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同上)。在他看来,“格物即求仁之别名也”,“识仁,便是识得此身面目”(《答唐之卿》),“外视听言动以求仁,非一贯之旨”(《与同志》)。著有《耿子庸言》、《硕辅宝鉴》、《耿天台文集》等。


其学本于王守仁,而“不尚玄远”,认为“道之不可与愚夫愚妇知能,不可以对造化、通民物者,不可以为道,故费之即隐也,常之即妙也,粗浅之即精微也”(《明儒学案·泰州学案四》)。以实地为主,以不容己为宗,提出“学有三关:一即心即道,一即事即心,一慎术”,说:“近世在闻识上研穷以为知,在格式上修检以为行,此不知即心即道也。反观近里者,又多躭虚执见,此不知即事即心也。事故皆心也,顾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心剖判于此,事亦剖判于此,人亦剖判于此矣。学孔子之学,犹业巫函之术者也,不必别为制心之功,未有不仁者矣。舍孔子之术以为学,虽均之为仁,有不容不堕于矢匠之术者矣。故其究也慎术。”提倡“百姓日用即道”,指出“农夫一念在播种,便是有农夫之精一。商贾一念在求利,便自有商贾之精一” (同上),“日用处,圣人原与百姓同”(《与焦弱侯》)。主张“良知现成”说,“以良知现现成成,无人不具,但用之于此则此,用之于彼则彼,故用在欲明明德于天下,则不必别为制心之功,未有不仁者矣。夫良知即未发之中,有善而无恶,如水之必下,针之必南,欲明明德于天下,而后谓之良知,无待于用”(《明儒学案·泰州学案四》)。认为“此心发窍处,便是天地之心发窍处” (《刘调父述言》)。提倡“反身默识”、“反身内观”的修养方法,认为“反之本心,而寻绎温养”,“一反之固有之性而求之,即心有余师” (同上)。解释“格物”为“求仁之别名”,而“仁者,人也,识仁,便是识得此身面目”(《答唐元卿》)。在性、命问题上,提出“自性之根蒂而言,原无声臭者曰命;自命之流行而言,原自不已者曰性。口味目色耳声是人之生机,使口不知味,目不辨色,耳不闻声,便是死人,安得不谓之性?”认为“立命处,色声臭味不能染着;合命处,方是真性也”(《刘调父述言》)。在学风上,反对“谈说在一处,行事在一处,本体工夫在一处,天下国家民物在一处”(《与乔户部》)。其学与李贽相违,李贽评其“实多恶也,而专谈志仁无恶;实偏私所好也,而专谈泛爱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