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

傅恒
  • 姓名:富察·傅恒
  • 别名:
  • 性别:
  • 朝代:清代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约1720
  • 逝世日期:1770年
  • 民族族群:满族
  • 主要作品:

富察·傅恒(约1720~1770年),字春和,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他出身于一个贵宦世家。曾祖哈什屯,曾任内大臣; 祖父米思翰,曾任户部尚书; 父亲李荣保,曾任察哈尔总管。他们在身后都被追封为一等公。姐姐则是乾隆的孝贤纯皇后。


乾隆七年(1742),20岁刚出头的傅恒便由侍卫升任为总 管内务府大臣,负责管理圆明园; 八年(1743),升任户部右侍 郎; 十年,升任军机大臣; 十一年转任左侍郎,并兼内大臣; 十二年,晋升为本部尚书,并为议政处大臣,兼管銮仪保卫工 作; 十三年,授职领侍卫内大臣,不久即因工作勤恳,加封太子太保,任协办大学士,充经筵讲官。


清代,在四川西北部有地名金川,分大小两部,为藏民聚 居区。乾隆十二年(1747),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发动了叛乱。乾 隆派遣经略讷亲、总督张广泗指挥大军镇压。但由于措施失 当,讷亲等久劳无功。乾隆十分不满,于是在十三年(1748)九 月,改由傅恒暂管川陕总督工作,并主持军务,替下讷亲等。 接着乾隆又晋升傅恒为保和殿大学士,并赐诗一首以资鼓励, 还赐给花翎20根、蓝翎50根、内库银10万两,以备犒赏, 军前诸将奏章允许他沿途开看。临行前,乾隆驾幸瀛台,赐给 将士们食物,又赐诗一首为之壮行。十一月,傅恒出发,乾隆 又到堂子行祭天大礼,并派皇子和大学士来保送行至良乡。可见乾隆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厚望!傅恒年未而立却位居宰辅,确实可谓少年得志,而他以后的行动也证明: 他配得起这份“浩荡皇恩”。


乾隆对这次行动着实给予了全力支持。傅恒出发后,他每天都下诏褒勉。傅恒到达陕西后,反映后勤运输不及时而耽误 了军队前进,他就命令协办大学士尚书尹继善代理陕西总督, 主持粮饷运送。傅恒进入四川后,马匹供应不足,他就命令尹 继善往来于川陕之间进行督促。傅恒也格外奋勇,军队纪律严 明,前进速度极快,路上顶风冒雪,日夜兼程。而他自己则日 理万机,很少休息,经常彻夜不眠。途经天赦山,由于雪后道 险,竟步行了70里。乾隆闻知,十分满意,大加赞赏,特命 加封太保,加军功三级。


起先,小金川土舍良尔吉向莎罗奔诬陷其兄泽旺,夺了他的土司大印,还霸占了其嫂阿扣。莎罗奔发动叛乱,侵略沃 日,良尔吉实际也参加了。后来他又诈降清军,为叛兵的内 应。张广泗听信汉奸王秋的谎话,让良尔吉统领蛮兵,结果清 军一有行动,叛兵立刻就知道了。傅恒在路上就了解了情况。 没到原有清军驻卡撒的大营,他便派副将马良柱招良尔吉等来 迎接。等到达邦噶山,便把良尔吉、阿扣、王秋等一举擒住, 宣布罪行,就地正法了事。乾隆闻报,赞扬他处事明白果断。 到达卡撕大营后,在第二年(1749)初,傅恒上奏批评了过去只 知正面强攻的平叛战略,提出了“奇正兼施,因机制胜”的正 确方针。接着,傅恒率领总兵哈攀龙、哈沿德等避实就虚,迂 回包抄,迅速攻占了巴朗的平碉和色尔力的石碉,连续获胜。 乾隆因为金川水土恶劣,派人飞马赐给傅恒人参3斤,诸将帅也获得数量不等的赏赐。


不久,乾隆因为觉得师出无利,又爱惜良臣,于是下旨班 师,召傅恒还朝,还封他为一等忠勇公,赏给红宝石帽顶、四团龙补褂。但傅恒根据实际,感觉攻克贼巢只在旦夕,如果就 此放弃,实在可惜,便坚决请求进兵,并恳辞公爵之赏,缴还 原旨,乾隆不答应。正在这时,莎罗奔惧而思降,但他担心受 到惩处,于是先派头人来卡撒试探。傅恒回答说,莎罗奔只有 亲自来降,才能饶他不死。莎罗奔仍是不信,又派头人到丹坝 四川提督、名将岳钟琪营中请降。邱钟琪单骑入敌巢穴,晓谕 了优待政策。二月初四,莎罗奔等遂在营门外开出道路,设立 神坛盟誓,次日即率众来降。初六,傅恒拔营回师。奏报传 到,乾隆大为欢悦,对傅恒进行了高度评价,并按照元勋扬古 利的先例,加赐豹尾枪两杆、亲军两名。三月,傅恒凯旋回京,乾隆命令皇长子率领诸王和大臣们等在郊外劳军。入京, 乾隆在御殿接受贺喜,行饮至礼。不久乾隆又命按照勋臣额亦 都、佟国维的先例,为傅恒建立宗祠,祭祀其曾祖以下,并追 谥李荣保为庄恪,还在东安门内赐给一座府第,落成时又赐诗表功。金川叛乱,讷亲等镇压两年却不能成功,而傅恒一到月余即平,受到如此重赏,实在当之无愧。


乾隆三十三年(1768),傅恒受命主持云南征缅甸战事。原 来,自二十八年(1763)以来,缅甸不断入侵中国,中缅关系十 分紧张。三十二年(1767),清廷派将军明瑞征缅,但因粮草不 继,明瑞战败阵亡。傅恒受命后,第二年自京启程,京师及 满、蒙军队13600人随行。四月,傅恒到达腾越(今云南腾 冲),观察形势,决定清军沿戛鸠江南进: 主力出江西岸,取 道猛拱、猛养,直捣木梳; 水师则沿江顺流而下,水陆呼应; 再派小部出江东岸,取道猛密,夹攻缅军老巢老官屯。以前, 因为当地气候湿热,清军往往在九月份以后才进攻,结果使缅 甸有了准备。傅恒决定要比以前早出军几十天,出敌不意,攻其不备。


因为水师缺船,原先乾隆就曾下令造船,但当时主持工作 的副将军阿里衮等却认为边外水湍山险,舟船难行,沿江也没 有可造船的地方,多次请求停止。乾隆特地派员前来勘查,反 映的和阿里衮一样。傅恒来到后,向抚夷李景朝、土司线官猛 竽询问此事,却得知蛮暮附近有座山名翁古,多树,旁边还有 空地名野牛坝,有少数民族居住,气候凉爽。傅恒于是在此地 造船。那些少数民族也愿意挣些工钱,干活很卖力。船造好 后,傅恒命令满汉军人以及跟随的奴仆,轮流搬运,挪到江 岸。七月,工程即告完成。乾隆闻知,下旨嘉奖,还赋诗《造 舟行》一首来纪念。


七月,清军从腾越出兵,发动了进攻。傅恒抵达允帽,来 到戛鸠江边,占据了西岸。当时,猛拱大头人脱猛乌猛、头人 贺丙等已请降,清军来到后,他们率领夹江各夷寨的头人来迎 接,还准备了船只,请求攻打猛拱。傅恒命令分兵从容渡江, 夹江为寨包围了猛拱。后来土司浑觉也出降并贡献了千头驯 象。十月,清军继续前进,攻占了猛养,杀了头人腊泥拉赛, 接着又攻破南准寨,抓住35名头目。清军长驱直入,沿江两 岸夹攻,在东岸射死缅军1名头目,斩杀500余人,占领了座 营寨; 在西岸夺得3座营寨,斩杀50多人。十一月,清军进 围老官屯。由于气候恶劣,清军多染病而死,水陆军原有 31000多人,现在只剩了13000多人。傅恒不久也生了病。乾 隆命他移交工作回京。这时,缅甸也因损失惨重,酋长懵驳派 人奉蒲叶书求和。傅恒于是请示接受停战,乾隆批准。十二 月,懵驳派人到军贡献各种特产。这次战争,虽然没有彻底战 胜,但重创了敌军,缅甸从此再也不敢言战,中缅关系恢复了正常。


乾隆三十五年(1770)二月,傅恒从缅甸撤军。三月,回到北京。七月,即告病逝。原来,傅恒自进攻老官屯生病以来, 一直没有痊愈,回国到天津行在向乾隆复命时,已经病入膏肓 了。他死后,乾隆亲临其家酹酒致祭,命照宗室镇国公规格治 其丧仪,并赐谥“文忠”。


傅恒担任军机大臣达23年,每天侍候皇帝左右,依靠勤 劳谨慎赢得信任。乾隆倚之为重臣,时人称其受恩仅次于讷 亲。而他的威望完全来自他的努力。决不是仅仅仰仗家庭的 尊贵。他死时年未五十,乾隆非常惋惜伤感,曾赋《怀旧诗》道: “嗟我社稷臣,所期宁在近。年少长于余,骑箕惜 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