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菩

阿菩
  • 姓名:林俊敏
  • 别名:阿菩
  • 性别:
  • 国籍:中国
  • 朝代:现代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1981年11月2日
  • 逝世日期:
  • 民族族群:汉族
  • 主要作品:《边戎》

阿菩,原名林俊敏,生于1981年11月2日,历史系研究生毕业,当代作家。读者昵称之为up,阿菩是他的笔名。2013年12月24日当选广东省作协理事。

 

阿菩,作家。1981年生,广东揭阳人,当代知名网络作家。毕业于暨南大学文化史籍研究所。曾任商业周报记者、编辑,后转任策划机构为策划执行总监,在广东某高校任教。


2005年开始进行业余创作,先后活跃于幻剑书盟、中文在线、起点文学,以历史小说驰名网络文学领域,其作品有《边戎》、《东海屠》、《陆海巨宦》、《唐骑》等。2010年出版神话小说《山海经密码》一鸣惊人,截止至2011年底,第一卷销量累计超过三十万册,成功进军实体出版。


自2005年开始发表作品,至2013年创作共计 903 万字,独立创作并结集出版文学专著 7 本。


2005年,发表长篇历史神话小说《桐宫之囚》(90万字)。《桐宫之囚》以《史记》中关于夏末商初的历史记载为基础,以屈原《天问》中关于上古巫术与神话的描写为人物原型,重现了那段时期的政治斗争、军事斗争与神话传说,这本小说发表至今,在各大网站仍然拥有众多的拥趸。


2006年,发表长篇历史穿越小说《边戎》(210万字)。《边戎》以北宋灭亡、女真崛起为背景,篇幅约两百万字,创作时间约一年半,在连载期间创造了多项纪录,是06-07年网络文学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历史小说之一,并在2009年由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和中文在线主办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中,入围十年小说百强。


2008年,发表长篇历史架空小说《东海屠》(120万字)。本书以明朝海盗为主题,开辟了网络文学一个前所未有的领域。


2009年,发表长篇历史小说《陆海巨宦》(120万字)。


2010年,与起点中文网续约,发表长篇历史小说《唐骑》(连载至今已超过220万字)。将历史视野拓展到了中亚地区,并试图进入国际汉学的显学——敦煌学的领域。本书已经与长江文艺出版社签约并编辑完毕,并于2012年下半年正式出版。


2011年,出版长篇神话小说《山海经密码》,这本小说,甫出版即登上当当畅销书榜榜首,并在接下来一年中,继续出版了《山海经密码2》、《山海经密码3》、《山海经密码4》和《山海经密码5》。同年,《山海经密码》繁体版经由侯文咏等名家推荐,在台湾地区正式登陆,引发热销,2012年,《山海经密码》签约韩文版与越南版,韩文版与越南文版的翻译工作已经进行当中。


2013年,获得第九届(2009-2011)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


2013年12月24日当选广东省作协理事。


2016年12月2日,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2018年1月17日,当选第十二届广东政协委员会委员。


作品介绍
17K代表作
《桐宫之囚》(玄幻,完结)
这个故事是从《史记》中的一句话演化出来的。大概3500年前,也就是夏、商交替之际,发生了中国第一次暴力革命。这个故事的背景就放在这个时期。不过,这是个玄幻故事,不是个历史故事。故事主要是讲述契的后代、成汤的孙子、伊尹的徒弟和他的伙伴们周游神州的经历。一统天下对主人公们来说只是他们展现自己个性的历史舞台。主人公们游历的地方,基本上是30%山海经+30%《史记》版夏末势力图+40%胡思乱想。这个故事里的玄幻体系也是很东方的,主人公们打起架来漂亮得像在作诗。


《边戎》(架空历史,完结)
我们是奴隶!没有食物,没有兵器,甚至没有自由,每天为了生存面对同胞举起的屠刀,身后是异族的铁蹄与马刀,前方只有同族的冷眼与紧闭的大门,北方强敌环伺,大宋王朝将顷,我们--一群奴隶,将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天下的命运?


《东海屠》(架空历史,断更至二二九章)
地壑下的深流如何成长为体制外的帝国?一个被逐出家门的浪荡公子如何成为海上霸主?大明海商如何突破禁海政策到达郑和也不曾到达的地方?让我们展开时代的浮世绘,记录一段湮灭的历史,吟唱一曲英雄的传说。大航海时代,中华历史的另一种可能。看区区海商呼啸东南,威震四海,打造新的天朝!光荣与梦想,尽在东海屠!


起点代表作
《陆海巨宦》(两宋元明,完结)
大明水师,原本是称雄那个时代的佼佼者,一个穿越者,成功地挽救了大明水师的没落,大航海时代,将由中国人来开创……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苍穹所覆,均属中华。今东海已定,舰船已足,当奖率三军,东平日本,西征番夷,兴我大明,大同天下。此臣效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徐、高、张诸公之任也。愿陛下付臣以四海征伐之权,无功,则治臣之罪;海内之治乱,则徐、张、高诸公之责,不治,则彰其咎。昔舜左禹而右皋陶,不下席而天下治,愿陛下师法尧舜,以庙堂之事托臣等,无烦庶务,如是则高枕垂拱而万国宾服,臣等亦不胜受恩感激!”——国朝李摄政《平海表》


“今天听见李尤溪对皇帝说:‘陛下,我想去讨伐日本征服欧洲,你给我下道圣旨吧。还有,国内的政务,你就交给徐阶高拱张居正他们,自己就别瞎掺和了,好好在后宫呆着,我们打拼你享乐,大家都好。’这种话,也就他敢说。”
——《张居正私密笔记卷三》


《唐骑》(架空历史,完结)
大风狂飙,席卷万里,马蹄踏处,即为大唐!


《寄灵》
修仙觅长生,热血任逍遥,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

 

读者评价
读者眼中的关于阿菩,关于《唐骑》
阿菩最初写书是在17K的,他的17K分别写了3本:《桐宫之囚》《 边戎》《东海屠》。对于这三本小说,我没有阅读过,所以没有发言权。我最初认识阿菩是因为他在起点的一本小说—《唐骑》。对于唐骑,在2010年2月13日连载于起点。起初,我就是看了几十章,感觉不是很好,便弃它而去(阿菩自认为唐骑的开头也不是很好)。在某一日,我不知道为什么又重新阅读了起来,至此便一把不能放手了。


阿菩是历史系的研究生毕业的,他的唐骑中有一处随便聊聊,对我的影响很深:“失之中华,存之四疆。”是我读研究生期间一位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他的原话是“失之中华,存之四夷”。讲的是中国的许多好传统在本土失去了,却在周边的韩国、日本、越南甚至欧州等留了下来当时他只是随口一提,但我对这句话却是念念不忘。


现今社会,传统的文化道德体系早已崩溃,而新的体系却还在建设中,没有完善。经过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及资本主义的一些对传统的文化道德体系的冲击,我们过去引以为傲的儒家道德体系所剩不已。而在中国的周边国家却或许有所保留,这是何其可悲啊!
所以,《唐骑》反映的不是军事,不是战争,而是汉文化在中亚的继续流传。


我们伟大的大唐在几千年前所建的安西四镇早已没落,当今社会,还有多少人能说的出安西四镇是哪四镇。看看吧!在中亚到如今还有多少汉文化!!当我们为了钱而奔波,当我们为了欧美那些名牌而兴奋,当我们为了那些好莱坞的电影而震惊不已,还有人在想我们的东西在哪呢。我们的东西,我们的东西是什么呢?没有人在想,没有人会去想。这才是最大的可悲之处。


汉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也是一个可悲的民族。他可以用陌刀和轻骑兵,可以用铁一样的纪律横扫草原,也可以再异族的压迫之下苟延残喘直至消亡。或许,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的死亡。


在《唐骑》中这样的现象随处可见,以安西四镇后裔中郭,杨两家苟活于新碎叶城。而郑家后裔却早已改姓了阿拉伯名字(郑渭)。大汉马蹄所到之处(汉宣定胡碑)的驻军后裔沦为了异族奴隶,当我们面对异族的压迫还在内讧中(安西四镇的分裂),异族宗教摧残着中亚的汉文化(天方教对汉人的打压)。


或许,《唐骑》便是反映这样的情况,唐骑不是张迈的唐骑,唐骑是汉人的唐骑,对于早已消失的中亚汉文化,我们仅能缅怀,仅能在文献古籍中找的到(可能,在文献古籍中也找不到,天方教对于非天方教的文化的政策市摧毁),阿菩的《唐骑》便是让我们想起在中亚,有那么一群人,那么一些事,是我们不能忘记的!


对于唐骑,感觉很不错,但总有那么一点莫名其妙的不足之处。


或许,唐骑的军事一直都是张迈打压别人,从来都没有别人打压张迈,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再者,唐骑中的人物虽然有些小瑕疵,但是都不一直努力向上的,为了整个天策大唐而奋斗不已。没有正常政权的贪污腐败争权夺力的问题。


唐骑的军事内容很出众,但是在经济,文化建设却寥寥几笔,给人一种斯大林模式的感觉。


最后,唐骑的民族政策和盛唐一样,好像阿菩没有想到张迈百年之后可能又是汉民族的灾难。


说说阿菩吧。
阿菩这个笔名的来源:原来的网名是菩萨蛮,那是阿菩很喜欢的词牌,有一次他的前女朋友跟他说“阿菩……”,就因为这句称呼,于是便改作了阿菩。很多人喜欢称呼他为阿菩小U,阿菩两字念快一点很像up,简称小u ,因为阿菩和“阿扑”谐音听着不是很吉利,所以就叫这个了。
阿菩是一个勤奋的写手,不像其他作者,他只是一个业余写书,他有他的工作,他有他的家庭,他写书都是在下午下班之后的,他极少请假,即使请假也会马上补回来。他的小说每章都在5000-7000字之间,而他上传的时间都在11点以后了。他曾经说过,他做不到写完就上传,他说,这是对自己小说的不尊重,也是对读者的不尊重。或许,就是他这样的态度,才让阿菩在起点历史类上稍稍有点小名气,让阿菩从第一本小说便拥有了几十个铁杆书迷,随他从17K远至起点。
阿菩在努力的码字哦。


人物访谈
拜读阿菩所著的《魔兽屠城:山海经密码1》(时报文化)後,内心随即激湃起强烈的感受,那是深深的遗憾。


这遗憾并非对故事发展、人物刻塑的渴求未满,确切说来,应是「啊,被写走了」这种说时迟那时快的扼腕情结。我是有这样偏执的认同:每个热衷於神话或奇幻范畴之属的读者必然对《山海经》爱不释手,其中兼为写手或作家身分者,在创作这个文类的同时,也多少会怀抱重现《山海经》的想望。道理并不难解:载於卷内的百馀邦国各有其独特,「古」意充满偏又新鲜得叫人拍案的山水风物,非但体系完备,每个单章都具足发展为一篇故事的价值。这或许能解释,与其以史学视角将之归类为先秦时代的地志,不少人更情愿把它看作文学的永恒酵母,或许,将它比做印地安纳琼斯披星戴月、深入走访的秘鲁丛林,也不失为一种浪漫的狂想?


然後,阿菩把我们都幻化为印地安纳琼斯,在以文字构筑的丛林间按图索骥,去发现,去挖掘蕴藏於《山海经》之中的宝物。工心计的九尾狐、毒火雀池、招摇山、日行千里的珍兽驺吾等等,都是商国王孙有莘不破游荡於异地时的先後遭逢。而随著剧情的超展开,更多奇人神物在出乎意料的场景出现,由点连结成面继而铺开一道漩涡,造就了《山海经密码》一至四──魔兽屠城、决战滇池、水漫大陆、血宗密谋──的精彩。其间不仅有《山海经》之血骨,文字的美感也是随处可见,如首部第三章里针对刀枪不入的蛊雕第一次皮破血迸、苦吞败果的描述:
「……就在蛊雕刚刚产生大恐怖的时候,一阵穿透脑腔的剧痛让它连恐怖的感觉也失去了。刀枪剑戟般的树枝从蛊雕的眼耳口鼻中生长出来,一弹指间枝开叶茂,再一弹指繁花似锦,红豔豔的桃花把这个空荡荡的幻境点缀得诡异而华丽。」


当然,这位在2007年的网路文学年度盤点,被网友评选为「中国最被低估的天才神话小说家」的阿菩,应该也可称作一位印地安纳琼斯吧,毕竟他与印地安纳琼斯的「史学」「风俗学」背景恰是不谋而合的。1981年出生的阿菩为历史学硕士,其师承中国民俗学者锺敬文,在初接触《山海经》即被内容中富有神话色彩的记叙所震撼。究源的「考古」涵养,加上广泛研读市面上各家版本《山海经》後的心得,终於使阿菩开始於网路上为《山海经》解密,发表属於自己的《山海经》。


网路作家何其多,而江山多娇,能让网路作家贯彻心志摹写的题材为数庞巨,阿菩在网路上连载多部小说作品,也累积不少「铁杆粉丝」之後,人气甚高的他笔耕不缀,开始埋首专笔《山海经密码》,并且在广大网路读者引颈企盼之下,陆续出版了。首部的《山海经密码:魔兽屠城》已於2011年11月付梓,第五部的《应龙现世:山海经密码5》(时报文化)也在今年3月发行。那麼,第六部、第七部呢?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从一开始的「天苍苍而地远,海茫茫而生烟」,主角有莘不破出了雪地,辗转来到寿华城,又於布满瘴疠的毒火雀池与白虎、天蚕拼搏,再遇上神秘的水族公主采采,接著踏上天山之巅的一连串过程,原本远古的「蛮荒世界」已翻转了四千年的时空来到我们的眼前,成为另一个有稜有角,具有渲染力道的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