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管理户部事务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管顺天府府尹事务随带加五级纪录十八次臣贾桢总裁官经筵讲官吏部尚书镶蓝旗汉军都统管理新营房城内官房大臣稽察内七仓大臣稽察会同四译馆事务加一级随带加六级军功加三级纪录五次臣花沙纳经筵讲官文渊阁提举阁事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镶白旗满洲都统稽察内七仓大臣管理宗人府银库左翼幼官学宁寿宫圆明园等处精捷营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事务随带加十八级臣阿灵阿副总裁官经筵讲官兵部尚书随带加六级纪录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道光元年。辛巳。十一月。戊申朔。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本年尚在皇考仁宗睿皇帝二十七个月之内。一切筵宴典礼。皆不举行。所有本年年班应来之东三省将军、副都统、城守尉、总管、盛京五部侍郎、暨各省城将军、都统、副都统、城守尉、热河总管等。均毋庸来京陛见。俟明年年班。再行轮班陛见。  

○又谕、户部议覆、延丰奏请减运赔课、清厘库款一摺。淮盐引课壅滞。节经加恩调剂。该盐政以淮南商人借资输课。积引愈多。复恳请量为变通。着照部议、准其将辛巳壬午癸未三纲、淮南纲食引目。减半行运。仍按十分完课。奏销期限。自壬午十月起。扣至甲申二月。复归旧制。其分纲带交之武陟仪封捐款等项。除庚辰初限已完外。余俱推展三年。自甲申纲起。分二十三限。按续带交。至淮北未完底马、及收买场盐水脚银一百八十万两。本系由淮南库存杂款内垫借。现在北商未能归还。而南商又有应解各款。亦着准其暂行划扣。该盐政即严督南商、将划扣银两、同欠解节年匣费息银。俱自甲申纲起。勒限五年。首先归款。北商自辛巳年起。分纲所缴银两。亦令依限归还。嗣后运库钱粮支解。务当各清各款。不得任意通融。其辛巳等三纲、一应杂款利银。着该盐政分别应缓应解款目。及各案帑本银数、并戊寅一纲、分年带完课款。一并详晰查明。逐一声覆。再行核办。  

○署闽浙总督福建巡抚颜检奏、拏获在洋叠劫、拒捕伤兵、及接赃服役、尚未行劫各犯。审明分别定拟。得旨、闽省洋面。虽无巨盗行劫。然土盗出没。颇为行旅之害。即如此次拏获蔡潮等犯。按律办理。甚属认真。嗣后务须随时督饬所属、严密查办。毋稍疏懈。以致酿成巨案。特谕庆保颜检知之。  

○己酉。谕军机大臣等、孙玉庭等会奏、江广代造直隶剥船。请改运木料一摺。直隶北河剥船。原议江广二省造送。至十年拆造。则归直隶办理。嗣于嘉庆十年拆造时。经直隶省奏准、仍由江广代办。今据孙玉庭陈若霖等会筹、以江广代造此项剥船。成造既多贴赔。驾运尤滋烦费。请仍归直隶成造。其应需木料。由直隶豫计下届排造年分。按应造船数、核定何项木料板片、长径丈尺。先期咨会江西湖广购办运交。并由江广各雇熟谙工匠十余名。交委员带往。以为教习直隶工匠之用。此项剥船由江广成造。不特赔累滋多。且经涉江湖。运送北来。中途多有损坏。自不如运木就直成造之较可经久。惟北方工匠。虽有江广教习。是否即能成造如式。其应修船只。将可缓拆造者扣留。商捐之费。能否稍从节省。着方受畴详核请形。据实具奏。候旨饬遵。孙玉庭等原摺。着钞寄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山东巡抚琦善奏、请留调任济东道陆言。得旨、所奏自属确当。并无虚饰。然朕用人自有铨衡。难从所请。又奏、全省庶务殷繁。势不得不藉资道府以为指臂之助。批、官有等差。必要看得真。认得透。断不可尽委于人也。又奏、查济东道驻劄省会。与两司相助为理。而豫省粮道。与江浙粮道。情形难易不同。较之济东道分辖四十六州县。繁简更属迥别。批、俱朕所知。又奏、该道陆言、自署臬篆以来。事事认真办理。批、不如是。亦不擢用矣。  

○赏顺天等省乡试年老诸生刘遇恩等二十五名举人副榜有差。  

○浚安徽凤阳县新桥河。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准大通桥车户承买现到牛庄黑豆七千二百石。余俟续到找拨。以资津贴。  

○庚戌。谕军机大臣等、闽县知县邓传安、同安县知县李振青、惠安县知县姚观、仙游县知县杜绍祁、以上四员。朕访得官声颇好。着庆保、颜检、悉心察看。如果有出色之处。参酌人地。出具切实考语。以次题请升用。若不确当。亦应据实奏闻。慎勿含混将就。有乖朕用人之本意也。将此谕令知之。  

○辛亥。吏部奏、云贵总督史致光、请将服阕开复同知色克精阿、即由该省起复。留滇差委。核与定例未符。应一并交部议处。得旨、云南开复同知色克精阿、前经史致光等奏、请留滇差委。降旨准行。兹据吏部查明、该员系丁忧人员。例应回旗呈报起复。所奏甚是。色克精阿着仍饬令回旗。加恩免其议处。史致光亦着加恩免议。  

○壬子。上诣时应宫拈香。  

○谕内阁、孙玉庭等奏、请动项筹办土石工程。并展宽河面一摺。江境黄河水势。自清口以下。经清水畅出。刷涤深通。惟徐城上下河身窄狭。本年伏汛盛涨。两岸河滩。淤高七八尺不等。该督等请于冬令水落之时。及早筹办。着照所请、铜沛一厅。及毗连丰、萧、邳、睢、四厅上下。将堤工加培。并添筑土坝。徐城北门石工。一律加高。徐城对岸河道。展宽四十丈。所有估需银六十万两。现在两淮运库积欠河库银一百一十余万两。着该盐政即于年内解还银三十万两。其不敷银三十万两。着户部于就近藩关各库。照数借拨。该督等派员赶紧兴工。务于来年桃汛以前。办理完善。其借拨之银。饬令两淮陆续解还归款。该部知道。  

○又谕、朱勋奏、错拟罪名、自请交议一摺。此案严文潮将屈斗儿拴吊毙命。复将其子女扎死。原拟斩枭。经部议改为斩候。该抚既称勘拟时、臬司曾经禀商。其拘泥例文。定拟错误。系由该抚主见。朱勋着交部议处。  

○癸丑。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守护东陵镇国公果勒丰阿等奏参、不能约束兵丁之总管等、请交部议处。并请将逞刁辱骂本管官之兵丁等、解部讯究。得旨、武忠阿、庆祥、实属藐法凶恶。然该总管翼长等、必有卑污不职之处。不然。何致兵丁等均不肯动手责打。着刑部先将该二犯严加审讯。其总管等暂行毋庸交议。审有别项情弊。据实奏明办理。寻奏上。得旨、庆祥以闲散人役。詈骂本管官。着杖一百。加枷号一个月。马甲武忠阿、不服责处。着杖八十。免其斥革。总管宗室明勷、翼长富伦、那永阿、防御德亮、德成额、平日不能约束兵丁。着交宗人府兵部分别议处。  

○以阿克苏屯田丰收。予员弁议叙。赏兵丁一月盐菜银。  

○甲寅。遣官祭先医之神。  

○江南道御史常赓奏、嗣后宗室如有呈控事件。可否按照职官例、着派家人持呈赴官呈诉。得旨、该御史所奏。自系尊重天潢。然近日宗室等、太不知自爱。是以皇考严申饬谕。盖不得不然耳。若一切呈诉。概遣家人。且无论其势有能有不能者。必致多方狡赖。刁控不休。又将如何办理。且与饬谕大相违悖。所奏毋庸议。  

○以故礼亲王麟趾孙全龄、袭爵。  

○乙卯。上御乾清门听政。  

○颁御制声色货利谕曰。孔子曰。放郑声。书曰。比顽童。时谓乱风。又曰。不役耳目。百度惟贞。玩人丧德。玩物丧志。记曰。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氵㸒乐慝礼。不接心术。由是观之。声色之为害大矣。因思我朝定制。皇子皇孙。均于六岁入学读书。凡圣贤之所发言。自幼无不诵读讲肄。以为修身立志之本。其奈终身抱道克己复礼者甚难。盖知之非艰而行之艰也。在常人犹不可不检束身心。屏除声色。为人君者。尤当以礼自防。无为所惑。常人惑之。害及一身。人君惑之。害及天下。敬思朕受皇考教育付畀深恩。钦承密谕。必当立除此弊。有损无增。兹难于概行除却者。实朕之苦衷。不能以言喻之也。后世子孙。若能体朕之心。法朕之行。成朕未竟之事。造次无忘不迩声色之谕。即我大清万世天下臣民之福也。其后宫嫔御之制。简约详明。无庸复赘。遵而勿改可也。孔子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宫中府中。原属一体。非同士庶之私自盖藏也。故人君不可有私财。有私财必有私事。有私事必有私人。有私人则不为其所愚者鲜矣。是以货利之害尚小。而立身行政之害大矣。我朝立法严明。言利之臣。立加贬斥。惠民之政。不惜拏金。故任土作贡。自古有之。惟是行之既久。未免世俗相因。渐生侈靡。要在为人上者。知稼穑之艰难。力崇节检。返本还淳。然节俭之风。岂空言所能感化也。务在身践力行。概从朴实。勿尚虚文。即向应入贡者。亦必察其义之所在。定以限制。不可稍存自奉之心。在谄谀者、必曰寻常之物。非珠玉可比。价廉值贱。独不思一丝一粟。从何而出哉。且由数千里而来。以至达于九重。其费不知凡几矣。故省一分、天下阴受一分之福。于吏治民生。不无小补也。至于亭台苑囿。夙有规模。淳朴之风。尽美尽备。足以供几余游憩。其可复待经营乎。书曰。峻宇雕墙。又曰。惟宫室台榭陂池侈服。不可不引为龟鉴也。即以当时而言。每岁应修应理者。即不能及时措置。何暇复有所加增乎。设遇容悦之臣。侵渔之吏。多方献谀取巧。逢迎主意。则必曰。内廷之兴造。不同往昔。今则自内发帑募夫。并非劳民力伤民财而成之也。此乃我大清万世之罪人。即应立正典刑。暴白天下。试思府库之藏。来自何所耶。变其名色。分其出纳。又将谁欺耶。呜呼。仍是吾民脂膏也。设非坛庙宫室城郭官署外。又何忍以有常之费。恣意消耗于无用之地耶。我后世子孙。若不遵循旧制。纵欲无厌。或有谗佞荧惑。罔顾是非。当时之满汉大学士、军机大臣、都察院堂官、暨科道等即持朕谕。交章进谏。若谏而弗纳。则为君者甘为祖宗之罪人。臣工无与焉。若不能犯颜强谏。唯知自顾身家。苟且旁观。尸禄保位。则是自外生成。为万世不忠之臣矣。着将此谕、交内阁、军机处、都察院、各录一道。慎密存记。特谕。  

○谕内阁、富俊等奏、双城堡向徵谷石、因建仓需费、酌徵折色等语。双城堡屯丁。每晌徵谷一仓石。现在谷价过贱。粜谷建仓。既多折耗。改谷徵银。又恐累丁。着照所请、准其每晌徵制钱三百文。此系因时制宜。将来处钱谷价值低昂不齐。或须改徵谷石。仍随时奏明办理。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富俊奏、请改拨废员摺内。有来吉调用字样。地名省文书写。亦所常有。若吉林乃系清语对音。删去一字。便不成文。着传谕富俊。嗣后奏摺内如遇此等地名。均应书写全文。毋得概从节省。将此谕令知之。  

○命户部右侍郎王鼎、署刑部左侍郎玉麟、驰往湖南查办事件。  

○以通政使司副使奎昌、为詹事府詹事。内阁侍读学士长旺、为太常寺卿。鸿胪寺卿那丹珠、为太仆寺卿。大理寺少卿杨怿曾、为光禄寺卿。仍留湖北学政任。  

○以故云南临安府属纳更山土巡检龙恩弟夔、袭职。  

○丙辰。协办大学士陕甘总督长龄奏、甘肃官兵出征借项。现奉恩诏豁免。查司库尚有扣存银一万七千九百九十四两零。阅岁既久。原借官兵。多已升迁事故。且扣收在先。未便发还。致滋影射之弊。请一律报部拨用。从之。  

○以吏部右侍郎常起、署刑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汤金钊、署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正黄旗蒙古副都统富尔嵩阿、署京营右翼总兵。  

○贷甘肃靖远、秦、清水、礼、泾、灵台、静宁、宁、平番、中卫、十州县被灾贫民两月口粮。并沙泥州判所属灾民一月口粮。  

○丁巳。谕内阁、质庄亲王之福晋病故。着加恩派大阿哥奠醊外。仍赏银一千两。令禧恩赍至伊家。办理丧事。发引之日。再派惇亲王、瑞亲王、奠醊。奠醊后、仍令送至暂安处。所有应得典礼。交该衙门照例办给。追封广东翁源县詹姓三神、为敬义侯、尚义侯、秉义侯、从总督阮元请也。  

○戊午。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本年岁暮祫祭太庙。应派献帛之近支王公。人数不敷。着照太常寺官员之例。嗣后派献帛爵。如遇人数不敷。凡服制已满百日者。均准其一体当差。  

○又谕、陈若霖等奏、筹议查办苗疆事宜一摺。前据张映汉奏、筹议苗疆事宜各条。当降旨交陈若霖、左辅、会同详议。兹据该督等查明妥议覆奏。凤凰等五厅县额设屯丁。原定章程。应于均田本户、及出力丁勇内挑补。其委员屯官等、有以随带私人顶充者。着悉令退田开缺。并永杜侵占。以安屯业。至屯防佃租。该处地本硗瘠。原额过重。现将各项浮费删裁。则租额自可轻减。着照所议、于民苗佃种田土内。按则减去租谷一万八千石。并将凤永二厅最瘠之区。再减去租谷二千七百七十石。以纾佃力。嗣后责成该道等、撙节支销。年清年款。毋任虚糜。其苗疆积贮银谷。历年动缺。现已加恩准其借谷归补。务各认真经理。以裕储备。屯防委员。概行裁撤。所有一切经费出纳。即着该道等按限徵解。逐层稽核。严禁侵渔。至兵役擅入苗寨。本有例禁。嗣后务遵照旧章。凡有勾摄公事。由苗弁传唤。其兵役藉词扰累者。查出按律重惩。毋稍宽贷。苗举人有愿赴京会试者。即照本省举人之例。给与公车银两。仍严禁书吏需索。俾令踊跃观光。再苗疆远处边隅。如遇淮盐不能接济。着准其照湖北归州等州县之例。听民买食川盐。不得过十斤之数。如有大伙私贩。仍责成该地方官严拏。以杜侵灌。该督等、督饬该道。董率厅县。实心经理。加意抚绥。用副朕乂安边圉至意。  

○又谕、陈若霖等奏、请借款买补苗疆储积一摺。苗疆积贮紧要。历年动缺银谷过多。不足以备缓急。着照所请、准其于司库收捐监生银两内。借动银六万九百两。发交辰沅道、照时价采买谷石。先行归贮厅县等仓。仍照原案以银二万两收贮道库。其汉商每年生息银一万二千两。以五千两归还地丁原款外。其余银七千两。先尽本年经费不敷之用。余银即饬尽数解交司库。陆续归还捐监及通米借款。仍随时报部以凭查核。该部知道。  

○又谕、松箖奏、宗室佐领、请食本任俸银、并请颁正管长图记一摺。向来盛京宗室正副管长。补放佐领。仍食原俸。兼辖宗室觉罗学事务。定例相沿已久。办理并无贻误。该将军何得率陈臆见。遽请纷更。所奏着不准行。  

○颁赏在京文武官员二千二十四人衣料有差。  

○己未。上诣雍和宫行礼。宣仁庙。凝和庙。火神庙。拈香。  

○庚申。圣祖仁皇帝忌辰。遣官祭景陵。  

○上诣寿皇殿行礼。  

○诣关帝庙拈香。  

○谕内阁、陈若霖奏、审明参将守备互揭各情、分别定拟一摺。此案荆州城守营中军守备周甲万、因负气告假未允。辄携带钤记。赴该管上司衙门禀缴。实属任性乖张。周甲万着即革职。参将托克通武、将应存守备署中公项银两。率行提取收贮。虽无私用情弊。亦属不合。着交部议处。  

○谕军机大臣等、据琦善奏、访查匪徒散布邪言、并无确据、审讯民人黄二、亦无奸盗不法实情一摺。东省夏秋之间。时疫流行。民间求医建醮。随处皆有。其针灸治病。亦系恒有之事。因其应手奏效。民间致有讹言。该御史本系得之风闻。既据该抚查明、现在疫气全消。民情安帖。自无庸纷纷查办。致滋惊扰。黄二即黄廷玉、着即行释放以省拖累。将此谕令知之。  

○修山西偏关垣曲二县监房。从巡抚成格请也。  

○辛酉。谕内阁、昨据成格参奏、陈官俊在山西学政任内各款。当交军机大臣、传到陈官俊、逐加诘问。摺内所参责打家人、并途中纳妾两款。陈官俊俱已承认。学政按临各处。州县丁役。如有过犯。原应发交地方官惩处。乃陈官俊于道经晋祠时。自行责打办差家人。未免轻躁。此犹其过之小者。至考试平阳时。买通判之婢为妾。学政本不应与地方官交结。乃不自检束。显违例禁。此实咎无可辞。其所参陈官俊在任干预地方公事一节。上年朕本有密旨谕陈官俊、令其留心察访官吏贤否。政治得失。随时密奏。讵意陈官俊卞急粗率。辄将晋省官员。大加访问。以致声势侈张。物议滋起。殊与朕委任陈官俊之意大相径庭。臣不密则失身。自干罪戾。陈官俊着降为中允赞善。候缺补用。念伊平日在上书房授大阿哥读书。功课尚能认真。着加恩仍在上书房行走。  

○又谕、英和等议驳、武隆阿等奏请各省绿营马兵、分半作为旗缺、并令驻防子弟、一体挑补绿营守战马粮一摺。所议甚是。我朝定鼎以来。以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屯驻京师。以绿营兵隶督抚提镇。分驻各省。其紧要地方。更设立驻防旗营。统以将军、都统、副都统、城守尉。立法至为周密。现在八旗生齿日繁。未尝不筹其生计。量为调剂。若以旗人挑补绿营兵缺。复以在京旗人往补驻防兵缺。无论兵丁得项本微。携眷远行。诸多不便。且从此不复回旗。是以百数十年豢养之旗人。无故屏之远土。朕何忍焉。其忠爱固结之忱。岂能使之恝然。至绿营兵丁。平日在营差操。倚饷为生。一旦遽撤其半。亦何能使之帖服。紊旧制而失人心。莫此为甚。武隆阿、秀堃、均着交部严加议处。以为莠言乱政者戒。寻部议革职。得旨、武隆阿、着加恩降为二等侍卫。仍留参赞大臣之任。秀堃着加恩降为蓝翎侍卫。仍留帮办大臣之任。俱带革职留任处分。八年无过。方准开复。  

○又谕、孙玉庭等奏、请将服阕候补知府、留苏委用一摺。着照所请、俞頴达、准其留于江苏差委。遇有相当缺出。奏请补用。此系朕因材器使之意。嗣后不准援以为例。动则滥请奏留也。该部知道。  

○谕军机大臣等、武隆阿等奏、<?口英>咭唎夷人、给叶尔羌阿奇木伯克递字、求来贸易买马、现经驳斥一摺。<?口英>咭唎系海外夷人。向在广东贸易。温都斯坦一带地方。并非伊国泊船口岸。今爱孜图拉、执有夷字。据称系<?口英>咭唎头目果迺尔、辗转所遣。要到西北一带买马贸易。并欲到布噶尔地方。先来给叶尔羌阿奇木伯克迈哈默特鄂散递字。求向叶尔羌、喀什噶尔、一路行走。武隆阿等、令迈哈默特鄂散、以己意作字驳斥。所办甚是。至所称<?口英>咭唎据有温都斯坦、已五六十年。其旁克什密尔音底亦皆听从等语。外夷部落。荒远难稽。疆圉以外。原可置之不问。惟叶尔羌、英吉沙尔、喀什噶尔、一带卡伦。均与外夷接壤。地方紧要。总当留心稽察。严密防范。不可大意。武隆阿现已饬向在叶尔羌贸易之克什密尔回人、分起探访此事。该夷人究有多少。其来意何居。一俟探有确情。即行迅速奏闻。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昨据成格参奏、前任学政陈官俊各款。当交军机大臣、传到陈官俊、详加询问。所参责打办差家人。并途中纳妾两款。陈官俊俱已承认。至密陈地方官员贤否。则坚称实未向人洩漏。陈官俊责打办差家人。系嘉庆二十四年冬间之事。该抚既经查明。其年终为该学政出具密考时。何以并不据实陈奏。至途中纳妾。系二十五年六月之事。该抚于上年进京时。犹得诿以正当悲戚之时。未敢以琐屑之词上陈。至该抚回任后。又届年终密考。何以又不据实陈奏。直至陈官俊卸事回京后。始行参奏。在陈官俊戾由自取。实无可辞。而成格参奏此事。为公乎。为私乎。朕非童稚之君。不能受此欺诈也。至所参陈官俊在任干预地方公事一节。乃上年朕有密旨谕知陈官俊。令其留心察访官吏贤否。政治得失。随时密奏。今成格参伊竟敢公然告人。大开奔竞之风。并未据指名参奏。究竟向陈官俊钻营者何人。奔竞者何人。有无指实。着成格一并明白回奏。将此谕令知之。  

○镶黄旗满洲都统英和等奏、会议清查八旗抱养民人为子一案。现办另册章程十条。一、已入仕者。系旗人、拨回本旗酌补。系民人、另册注明。照常当差。及身而止。若曾经出兵得功牌及世职者。改入本旗汉军当差。一、举贡生监。系旗人、拨回本旗应试。系民人、改入民籍应试。如因食饷愿留旗籍者。另册注明。及身而止。不准由旗籍应试。一、现食饷者。系旗人、拨回本旗坐补。系民人、另册注明。及身而止。一、现食养育兵钱粮者。系旗人、拨回本旗坐补。王公包衣。换补步甲。系民人、亦换补步甲。销除旗档。一、未食饷者。系旗人、拨回本旗。系民人、改入民籍。如本旗无名可查。自愿出旗者。照民人例办理。一、孀妇无依者。办给孀妇钱粮。一、民人另册注明者。不准领红白赏银。借过库银。照常坐扣。不许再借。如革退告退。未完钱粮。照例豁免。一、另册注明之官员举贡生监兵丁改入民籍者。咨明原籍。无原籍者。询明愿入何籍。咨明该地方官收管。一、镶红旗查出无本家姓氏者四十名。抱养属实。应照前例分别办理。一、正黄旗护军保亮、马甲花良阿、二名。均系民人之子。应照食饷民人例办理。嗣后办理章程四条。一、挑取养育兵。先尽本佐领内十岁以上者挑取。不得其人。准于参领内及通旗挑取。如仍不敷。再将本佐领下、九岁以下六岁以上者挑取。惟实在鳏寡及贫苦无依者。取具该旗族长及佐领图结。方准不论年岁挑取。一、旗人新生子女及夭亡者。限十日内报明族长。亲验加结。并本旗近支连名保结。限十日内具报佐领。委领催查明。限五日内转报参领。于每月十五日。加结呈报该旗都统查核。年终汇造户口册时。拣派参领二员覆查。三年比丁时。专派妥员再加详查。一、挑取各项钱粮。俱于前期令参领佐领等公同看视。令同挑之人。当堂按名画押。出具并无抱养虚捏情弊甘结。如无人承保。即不准挑取。徇情滥保。许同挑之人攻发。一、旧制旗人无嗣。先尽同父周亲。次及五服之内。如俱无、方准择远房及同姓为嗣。如同姓无人。请继另户异姓亲属者。查非户下家奴及民人子弟。取具两姓族长参领印甘各结。准其过继。嗣经刑部删除。应请改复旧制。得旨、前经降旨、令八旗清查抱养民人之子。据该都统等先后覆奏。复经申谕将各旗奏摺汇交八旗都统等、查明另有别项情形者。公同会议。并令定立章程。俾嗣后弊绝风清。勿任仍前故辙。兹据该都统等会议具奏。所有世管佐领玉庆、富克善、云骑尉扎普善、恩骑尉五圣保、特保、俱着销除旗档。改入民籍。其世职革退另袭。翼长雅尔哈、步军校青山、富太、托克托布、护军富隆阿、及已故城门领穆克登布、骁骑校富勒浑、均经出兵立功。本身及其子孙。俱着改入各该旗汉军。外火器营。向无汉军人员。俱着暂行留任。俟该旗对品缺出。再行调补。翼长雅尔哈、由外火器营出身。立有军功。洊升翼长。熟悉营务。着加恩不必对品调补。仍留本营。其子孙不准挑选外火器营差使。委护军参领莫尔赓额、护军崇祥、存升、养育兵成祥、据该族长等连名呈首。本人坚不承认。俱着交刑部审明办理。其余官二十五员。兵兼十五善射一名。副榜一名。兵丁闲散二千三百六十五名。俱着免其治罪。照乾隆二十一年之例。另册注明。及身而止。至该都统等所议章程。均属妥协。着即照所议办理。各该旗务当实力奉行。以期经久无弊。  

○协办大学士两江总督孙玉庭奏、淮关捐造剥船。每年供起剥漕粮装运河料之用。岁久多有损坏。现已查明应行拆造船二只。大修船一百十九只。小修船三十六只。拟请动工兴修。得旨允行。  

○壬戌。谕内阁、昨据八旗都统等、会议清查八旗抱养章程。已降旨照议办理矣。因思各旗设有查旗御史。其本旗挑补各项钱粮。一应户口年岁册籍。均有稽察之责。现经议定章程。嗣后着查旗御史、于挑缺之时。秉公查核。如有情弊。该御史即行指名参奏。傥扶同徇隐。一经发觉。定将该都统、副都统、及查旗御史。一并惩处不贷。  

○江南河道总督黎世序入觐。赐御制诗章。又谕、黎世序在江南河道总督任内多年。办理修防事宜。不辞劳瘁。不避嫌怨。数年以来。有如一日。克臻频岁乂安。厥功懋矣。着加恩赏加太子太保衔。其降三级留任处分。一并开复。该河督当益矢公勤。永保安澜。以承恩眷而卫民生。  

○以候补四品京堂周系英、为翰林院侍讲学士。  

○命总管内务府大臣、查明长泰寺等八庙工程。分别缓急。次第修理。  

○旌表守正捐躯江苏砀山县民王太来妻西氏。  

○癸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方受畴奏、邪教案内、留于本境永远枷号人犯、请即行解配等语。邪教案内应行发遣人犯。留于本境枷示。原以化诲愚蒙。俾知儆戒。今本犯既不知改悔。匪徒复踵习其教。自不若投之遐荒。免滋煽惑。着即照该督所议、昝明、李老和、二犯。仍照刑部原拟。一并解发回城为奴。嗣后拏获邪教案犯。审明应发遣者。均即行解配。其有情节较重者。发往配所永远枷号。毋庸留于犯事地方监禁枷示。以消萌櫱。  

○又谕、有人条奏驿站藉端累民一摺。向来云贵举人。每科会试。例得由驿进京。归入正项奏销。于民间毫无派累。兹据奏近来驿号夫马。多不足额。遇会试之年。猾胥蠹役。藉此科派乡民。任意需索。河南省石固荥泽等驿。其弊尤甚。现在会试期近。云贵举子。陆续来京。着沿途各省督抚、严饬各州县、照例应付驿马。毋得仍前滥派。其有驿马缺额、藉端科派、累及闾阎者。查出严参惩办。以祛夙弊。  

○又谕、御史文肃等奏、请造换库秤一摺。银库设有官秤。原应轻重适均。不可稍有攲侧。兹据该御史等、验明大秤二架。小秤一架。年久磨鋊。奏请造换。着工部即派员另行制造。较准更换。其未造成以前。先将旧秤整理。以供收放。砝码四副。俟新秤造换后。再行比较。以归核实。  

○以拏获直隶南皮等县习教各犯。天津道李振翥、下部议叙。  

○甲子。谕内阁、户部奏、查核豁免官项。各省册报。迄未画一。着各督抚严饬藩司、即照部议查明款目。及各员存殁。统造册档。迅速报部。以凭汇办。其各省摊扣养廉一款。现经免扣。着查明起自何年。将每年应扣之数。除实用外、现存若干。造册速行报部。内有未经奉文之先、豫扣在官者。并着分晰注明。以杜欺隐。  

○以乾清门侍卫福勒洪阿、为正白旗汉军副都统。  

○赏广西重遇鹰扬武举秦燮守备衔。  

○旌表守正捐躯河南灵宝县民何万善妻张氏。  

○缓徵甘肃宁、陇西、武威、古浪、镇原、中卫、洮、静宁、西宁、灵台、十厅州县被灾歉收新旧钱粮草束。并给灵、泾、二州灾民口粮。房屋修费。  

○乙丑。热河总管嵩年等奏、餧养麅鹿只数。得旨、所有餧养麅鹿四只。俱着放入园内散养。其麅鹿两圈。已属无用。一并拆撤。  

○以前任西安将军成德、为委散秩大臣。  

○旌表守正被戕四川乐至县民王简太妻刘氏。  

○丙寅。谕内阁、御史阿成奏、请修整堂子墙垣一摺。堂子围墙外矮墙。既有坍塌处所。该管官何以未经呈报。着即查明据实具奏。其应行修整之处。着交工部迅速勘估兴修。  

○又谕、阮元奏、请将徇隐夹带鸦片之洋商摘去顶带一摺。鸦片流传内地。最为人心风俗之害。夷船私贩偷销。例有明禁。该洋商伍敦元、并不随时禀办。与众商通同徇隐。情弊显然。着将伍敦元所得议叙三品顶带。即行摘去。以示惩儆。仍责令率同众洋商实力稽查。如果经理得宜。鸦片渐次杜绝。再行奏请赏还顶带。傥仍前疲玩。或通同舞弊。即分别从重治罪。  

○又谕、各省驿站买补马匹。向有定额。报销马价。亦有定数。兹湖南省以大站买回余马。牵混河南山东二省。经部驳查。历久不覆。殊属玩延。着各该抚迅即分案题覆。并查取督催不力及违例迟延各职名。交部分别议处。  

○谕军机大臣等、据御史朱为弼奏、各省水师。每将该营额设兵船。不妥为看守燂洗。任其朽坏。以致不堪配驾。及届配兵出洋之时。则封配商船。恣意婪索。最为商民之害。此风各省皆有。而闽省为尤甚。请饬水师提镇等、务将战船足额坚固。严禁封雇商民船只等语。水师各营。原有额设兵船。动帑成造。以资巡缉。着庆保、颜检、即饬查闽省各营战船。是否足额。如有损坏。即应勒限修造坚固。以期驾驶得力。傥届出洋巡缉之时。兵船适值不敷。不得不暂配商船应用。亦应定以限制。毋得滥拏商船。恣意婪索。致滋扰累。其应如何立法查禁。以杜强拏坐配之弊。着该督抚详查妥议具奏。该御史原摺、着发交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给事中张鉴奏、请节省新疆冗费一摺。据称嘉庆十九年。军机大臣等、会议松筠条陈节省经费摺内、乌噜木齐十二营兵。改支本色两个月。如兵丁等生计无亏。酌量加放。其余各营及伊犁等处。均可次第举行。现在又阅七年。未据该将军续奏。又乌噜木齐因积粮渐多。奏请裁撤屯兵三千一百七十名。将撤出屯地。募民领种。计亩徵粮。较从前屯兵承种交粮之数。多寡不伦。亦当详加裁定。其济木萨地方。嘉庆十九年。经松筠等请废马厂。改辟屯田。该处是否更有旷地。可资垦辟。应令及时经理等语。新疆南北两路。每年需用经费。皆由内地拨解。近来该处屯田。渐有成效。如能广为开垦。益裕仓储。即可多放本色。以减岁饷。庶内地帑项。渐归节省。于经费不无裨益。着庆祥、德英阿、悉心筹画。会同妥议具奏。该给事中原摺、着发交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旌表守正捐躯河南孟县民王明德妹王氏。  

○丁卯。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松筠奏、覆审汪复泰控案、按律定拟一摺。此案汪大镛充当甲商。溢领款项最多。帅承瀛清厘库项。查明着赔。乃敢添砌多款。遣人赴控。讯明多系虚诬。前已革去道员职衔。着发边远充军。以惩刁诈。俟吴云章一案质讯明确后。即行定地发配。前任运使昌德、现任运使方应纶、前任盐政广泰、于该革商借领公帮银两时。不传集众商。明白晓谕。另行立款归补。办理亦属不合。俱着交部议处。帅承瀛将该商豫备贡件。饬令禀还织造衙门。未经备文移交。亦属疏略。着交部察议。余俱照所拟完结。汪大镛名下应追银两。除已缴外、其余应追应输。着该抚查明核办。其织造衙门津贴丝斤银两。着照所请、于商纲减存项内、划给五分。由盐政衙门按销引实数核明。移交织造衙门支领。以符旧制。  

○旌表守正被戕山东荣成县民阎秉有女阎氏。  

○戊辰。东陵内务府大臣阿克当阿奏、东北两路行宫。内有坍倒墙垣等项工程。现俱修理完竣。请敕交总理工程处派员查收。又东路隆福寺、桃花寺、白涧、烟郊、四处行宫。应行修理处所。亦请敕交总理工程处一并查勘。下所司知之。  

○以故辅国公恒英孙崇锡、袭爵。  

○协办大学士两江总督孙玉庭、七十生辰。赏御书扁联、福寿字、并珍玩文绮。  

○己巳。谕内阁、文孚等奏、续行查出抱养民人为子、冒入旗籍一摺。旗人抱养民人为子。前经予限三个月查办。镶蓝旗蒙古马甲莫沁多尔济、护军德通、限内未经呈报。兹据该管参领等查出。本应交部治罪。但思法愈重则隐匿愈深。莫沁多尔济、德通、俱着革退钱粮。出旗为民。免其治罪。嗣后如系自行呈首者。仍遵照前定章程。另册注明。其现食钱粮。与所得官职。及身而止。如系该管官查出者。均照此案办理。即行革除。文孚等及该参佐领族长。虽已届限外。究能自行查出。均着加恩免其议处。  

○谕军机大臣等、文干等奏、哲孟雄部长、来藏熬茶、妄求地方人口、严行驳斥遣回、并拟定该部来藏年限一摺。哲孟雄部落。在唐古特边外。从前福康安进剿廓尔喀时。曾檄令该部乘势进攻。收回被夺之地。该部长观望不前。及事定之后。屡次妄行祈求。均经驳斥。今来藏熬茶。又向噶勒丹锡哷图萨玛第巴克什禀恳。或赏给帕克哩营官之缺。或将所属卓木族卓百姓、及卓木雅纳绰松百姓、赏给管理。该部长贪鄙无知。竟敢妄求藏地所属职官民人、交伊管理。文干等饬令该喇嘛严行驳斥。以绝其妄念。仍酌赏银物。以示体恤。所办俱是。该部长向准来藏礼佛。文干等因其每次来藏。辄多乞请。拟定以或五年、或八年、来藏一次。以示限制。着即以八年为限。但所定年限。乃杜其非时前来。若届期不来。亦听其便。如未至八年。即行斥驳。至边防理宜严密。如该部长禀请来卓木避暑时。自当随时批驳。江孜守备、帕克哩营官等、小心防范。以安边圉。将此谕令知之。  

○缓徵江苏上元、江宁、高邮、东台、桃源、五州县被水被旱钱粮银米有差。并给句容、阜宁、丰、三县灾民、及淮安、大河、徐州、三卫屯军、一月口粮。  

○庚午。谕内阁、孙玉庭奏、请筹拨书院经费一摺。江南钟山尊经两书院。为教育人材之地。近年膏火不敷。着照所请、除动用上年充公银两余賸银一万八百六十两零外。准其于司库新淤召买充公款内。拨给银一万三千一百三十八两零。发典生息。以裕经费。  

○又谕、陈若霖等议奏、附近苗疆地方、移驻营汛一摺。湖南辰州府大油溪一带。出产金砂。奏明封禁。恐巡察未周。匪徒尚有乘间偷穵之事。着照所议、将辰溪汛守备一员。移驻大油溪。并抽拨把总一员。外委一员。兵一百名。带令驻守。其北溶界亭二汛。原设弁兵。均归该守备管辖。俾资弹压。仍令该管都司、及该府县等、每月巡查一次。以肃防范。该部知道。  

○又谕、绵恩等奏、点验紫禁城内外及圆明园各堆拨军器。俱属齐全。惟弓张因夏雨潮湿。间有歪斜。着各该处呈报武备院。速为修整。毋许迟延。  

○谕军机大臣等、方受畴奏、现勘马厂官荒地亩、请仍循向例升科一摺。据称现勘马厂官荒地亩。计已陆续升科三千二百八十余顷。其未经垦种升科之地六万余顷。经委员等查报地本洼下。兼有盐鹻。实在收成歉薄。未能按照下则地亩升科。请照该省历次升科成案。每亩酌升科银一分以上。其积涝鹻重及仅产芦柴之地。酌升科银一分以内等语。此项官荒地亩。据称查有潮湿盐鹻。收成歉薄。不能遵照部议。一律升科。该督前经奏请拣员来直、详加履勘。着督饬该委员再行覆查。细为区别。有可升科之处。勿任隐匿。如民力实有不支。难以加增。再行据实具奏可也。将此谕令知之。  

○刑部奏参、承审命案办理不公之郎中舒通阿、主事兴贵、请革职严审。得旨、此案刑部郎中舒通阿承审命案。于应抵正凶。不收禁严究。实出情理之外。可恶之至。转欲勒令尸亲领棺。主事兴贵、代犯人贿嘱书吏。实属骫法营私。刑部堂官于未经定案之先。查明据实参奏。不稍徇庇。甚属可嘉。刑部堂官。俱着先行交部议叙。舒通阿、兴贵、俱着革职。交军机大臣、会同刑部、提集人证秉公严审。彻底根究。定拟具奏。在逃之书吏张庭荣、着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五城、迅速缉获。归案审办。  

○修直隶良乡、房山、宛平、三县大道、河渠、桥座。从总督方受畴请也。  

○以江南粮价较昂。缓买各帮旗丁行月等米。  

○贷江苏庙湾营兵丁一季饷银。  

○辛未。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御史朱鸿奏、知县玩视公事、致试院违例取物一摺。定例贡院考试。内帘官入闱后。一切供给。由首县备办运送。不准稍有短缺。此次考试繙译中书。大兴宛平两县。办理供给。草率不堪。以致内帘各官。纷纷自向家中取物传送。实属不合。大兴县知县潘勤、宛平县知县吴承宠、俱着交部议处。刘镮之、申启贤、失于查察。着交部察议。内帘各官违例取物。势非获己。御史朱鸿、业经据实参奏。均着免其议处。嗣后一应考试。该府尹务督率所属、妥协办理。毋得仍前草率。致滋弊窦。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成格参奏、陈官俊在学政任内、责打办差家人、违例纳妾、及藉举劾为名、妄作威福等款。其责打家人纳妾二事。已据陈官俊承认。至举劾一节。坚称并无洩漏。当经降旨、将陈官俊降调。成格何以不早行参奏。其所称奔竞钻营。有无指实。令成格明白回奏。兹据成格覆奏前来。愈辩愈奇。必当彻底查办。以核是非。成格摺内所指晋省传说各员甚多。未便纷纷提京讯问。长龄来京陛见。计此时已将行近太原。着于接奉此旨后。即驰赴山西省城。将此事秉公查办。如已行过太原。亦即驰回。现已有旨令陈官俊前往晋省。长龄即传旨、成格与陈官俊俱各先行解任。即着长龄署理巡抚事务。令成格与陈官俊当面质对。如有应行革职之处。秉公具奏。务期情真罪当。不可稍有徇隐。其传质之员。可就近提讯。孰是孰非。查明据实具奏。成格原参奏摺。军机处询问陈官俊奏片。前令成格明白回奏谕旨。及成格此次覆奏之摺。均着发交阅看。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前据琦善奏、东省三次清查、监追各员、实亏银数一摺。当交户部核议具奏。兹据英和等奏称、查该革员等先后监追。早已家产查抄。与豁免条款相符。应在准免之例。惟东省三次清查。十四年以前。共亏缺银三百五万两。迄今未据造具清册送部。十五年以后。实共亏银二百四十七万九千七百两零。除查缴追完及划出捐款节省等银外。约共应追银二百七万六千五百八两零。清查以后。立定章程。一万两以内者。在任完缴。共完缴银若干。二万两内外者监追。共追缴银若干。其查抄家产者抵项若干。节经行催。总未造报登覆。至此次该抚所奏请免单内、一百六十五万六百余两。是否即在前次二百七万六千五百八两之内。再该省去年接奉恩诏。不即先行奏闻。迟至一年有余。计监毙者二十一员。未始非办理延搁所致等语。办理豁免等项。总须核定年月。按据划清银两数目。若外省恃有豁免一端。或以后任欠项而捏称前任。或以原数无多而任意添增。是于豁免亏空之中。转生亏空之弊。不可不防其渐。着琦善将该省历次清查各案亏缺银数。分别已完未完、分人分任、造具细册。并将各员参革定案年月。及所亏银两、在于造册各员原参亏数内、详晰注明。送部核办。其现在请免各款。总应各归各款。统案核算。毋任轇轕不清。至该省前任抚藩。是否仅止迟延。抑或有弊混之处。并着查明据实具奏。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海凌阿奏、宣化镇各营操演章程一摺。兵丁各项技艺。长矛为军中利用之器。自应人人演习。令其精熟。以成劲旅。至弓箭所长。要在矢无虚发。凡六力以上之弓。即能克敌制胜。亦不必定以挽强为优。其所称多演马枪一节。马上鸟枪。亦军械之一端。其实不如步枪之准。该总兵当令兵丁勤演步枪。务使发必中的。以收实效。不必专于马枪求精也。将此传谕知之。  

○壬申。谕内阁、南书房翰林英和等奏、请将朕在藩邸时所制养正书屋诗文全集刊刻颁行一摺。从前皇祖皇考御极之初。俱曾允臣工所请。刊刻圣制诗文集。颁行海内。天章焜耀。懋典昭垂。朕自维谫陋。曷敢仰媲前徽。惟是览奏恳请甚殷。兹于几暇、检阅曩时旧槁。将可存之作。发交英和黄钺等、详加勘订。着先录槁本进呈。俟朕阅定后再行缮刻。  

○贷山西应、平定、代、三州司库银、修理仓廒。从巡抚成格请也。  

○以乌什屯田丰收。予员弁议叙。赏兵丁一月盐菜银。  

○上以冬至祀天于圜丘。自是日始。赍戒三日。  

○癸酉。谕军机大臣等、据琦善奏、东平州境内、应修白公祠后柳园老堤。及迤北民堰。共估需土工银二万一千余两。汶上县修筑南旺湖堤工。估需土工银二万九千余两。请前往该处会同河臣覆勘等语。东平州堰工。系汶河当冲<?扌厄>要。攸关济运。其南旺湖堤工。是否亟应兴办。该二处堤工。估计有无浮冒。既据该抚奏请亲加覆勘。着琦善即会同严烺、前赴东平汶上二处、据实查勘。奏明办理。以昭核实。将此各谕令知之。  

○又谕、向来苏州织造、每月具奏晴雨录及粮价单一次。各处盐关织造。均无此奏。且江苏巡抚驻劄苏州。业将各属雨水粮价情形。按月具奏。该织造复行陈奏。实属重复。嗣后着即停止。以省繁文。将此传谕嘉禄知之。  

○甲戌。上诣南郊斋宫斋宿。  

○乙亥。冬至。祀天于圜丘。上亲诣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泰陵。泰东陵。裕陵。昌陵。  

○遣官祭孝穆皇后暂安园寝。  

○遣官祭端慧皇太子园寝。  

○停次日朝贺。  

○诣皇太后宫问安。  

○丙子。贵州巡抚明山奏、遵查镇远思南二府属办理粜济事宜、业已完竣。报闻。  

○护江西巡抚邱树棠奏、拏获吉安赣州等府属抢窃讹诈、并结盟拜会、贩卖私盐之棍徒。何经先等十六名。解省审办。得旨、此等棍徒。必应随时惩办。以安良善而利行旅。亦须慎勉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