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六十年。辛丑。冬。十月。戊午朔。享太庙。遣和硕简亲王雅尔江阿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孝东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颁康熙六十一年时宪历

  ○河南巡抚杨宗义疏言、马营口民堤冲决、约一百余丈、南北两岸皆水难以动工。臣于李先锋庄南北两岸、下埽对筑水面约有二百余丈、俟完工后、即将马营口民堤、用土坚筑。自沁河堤头起、至詹家店民堤头止、此十八里、历来无堤。自詹家店民堤头起、至荥泽县官堤头止、十二里民堤、甚是低小单薄、须用加筑。臣细查河形、黄河由西北而流东南、因钉船帮上流淤滩、河分二流、正身到荥泽旧县、方往东流。自钉船帮上流起、直往南流。所以发一次水、滩大一次。须冬春月间、自西北钉船帮起、至荥泽县下流止、将所有河滩、尽行挑挖、则武陟荥泽二县、可无水患。谨先绘图进呈得上□日、黄河冲决之处、漫溢水至之处、朕俱指示绘图、令副都御史牛钮等、遵谕堵筑修理、并图发往

  ○庚申。上有畅春园回宫

  ○壬戌。上幸畅春园。

  ○福建浙江总督满保等疏言、台湾等三县、相距达阔、又隔重洋、防汛额兵、不免单薄。伏请添兵丁。上谕大学士等曰、福建总督巡抚、提督、俱奏请台湾添兵。朕意添兵无用也。台湾地方水师营、着副将一员、兵二千名、陆路营着副。将一员、兵二千名驻劄、水师有事、陆路可以照应、陆路有事、水师亦可照应。其台湾总兵官移于澎湖、亦着兵二千名驻劄。令其管辖、均有裨益。至驻劄之兵、不可令台湾人顶补、俱将内地人顶补。兵之妻子、无令带往、三年一换。每年自京派。出御史一员、前往台湾巡查。此御史往来行走、彼处一切信息可得速闻。凡有应条奏事宜、亦可条奏、而彼处之人、皆知畏惧。至地方事务、御史不必管理也。将此上□日传示九卿。

  ○又谕曰、今年秋审情实事件、俱已逐一详阅、其可矜缓决者、皆系各省督抚详审具题、又九卿再加详定、朕好生之心、不忍详览。盖矜疑之内、或有情罪可。恶者、朕若深察、或致改重地。其下上□日刑部、谕知九卿。

  ○喀尔喀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土谢图汗、遣使九白年贡。宴赉如例。

  ○癸亥。谕大学士等、盛京户部侍郎缺、着盛京户部理事官保德升补。盛京理事官、事甚简少、嗣后俱不必再行补授。

  ○议政大臣议覆、四川陕西总督年羹尧疏言、郭罗克各寨有隘口三处、俱属险峻、利用步卒、不宜骑兵若多调官兵、恐口外传闻、使贼得潜为准备、不如以番攻番量遣官兵带领、较为便易。臣向知郭罗克附近之地、如杂谷等处、土司土目亦皆恨其肆恶、愿出兵助巢□刀。臣自陛辞回任、即与提臣岳钟琪商议、遣官约会杂谷土司等、据称宜及时进巢□刀、恐冬天雨雪、冻阻难行。适据额驸阿宝移文、奉上□日命臣与岳钟琪酌量进剿机宜。臣遵即移咨提臣、令速赴松潘、选领镇兵出口、并督率土兵前进。其西宁满洲兵、及青海蒙古等兵、不必再行调遣。应如所奏。从之。

  ○镶白旗蒙古都统署护军统领法喇以奏事不实、革职

  ○甲子。升湖广布政使阿琳、为太仆寺卿。

  ○奉差阅视河工原任知府陈鹏年疏言、河臣赵世显委臣勘明河南武陟县钉船帮决口。臣查看黄河老堤、冲开八九里现今大溜、直趋决口者、约五六分、老河内只存四五分、急应堵筑。臣愚以为、对岸上流之广武山下淤滩上、应另开引河一道、使溜南趋。再于决口稍东、逢湾取直、开一引河、止长三里余、引溜东行仍归正河、方可渐次堵筑。得上□日、朕每留心河务、黄河冲决之处、一经奏闻、即指示绘图、谕总河赵世显、派出熟练河务官员、多备物料工役、复遣副都御史牛钮等、将堵筑事宜、详晰指示。其补修山东运河、已交与尚书张鹏翮等。今览陈鹏年所奏、皆与朕前所颁谕上□日相同。该部知道。

  ○丙寅。谕大学士等、福建总督、提督巡抚、俱摺奏台湾飓风大作。官兵商民、损伤甚多、朕心深为不忍。前朱一贵等谋反、大兵进巢□刀杀戮颇多。今又遭此风灾、书云大兵之后、必有凶年兹言信然。总因台湾地方官、平日但知肥己、刻剥小民、激变人心、聚众叛逆。及大兵进剿、征战数次、杀戮之气、上干天和、台飓陡发、倒塌房屋、淹没船只、伤损人民、此皆不肖有司贪残所致也。今宜速行赈恤、以慰兆民。尔等即会同详议、于一二日内面奏。

  ○命理藩院侍郎常授、甘肃按察使巴袭、管理西宁柴旦木等处军饷事务。

  ○议政大臣等议覆、抚远大将军允禵疏言、贼厄鲁特侵犯屡吐鲁番、为我兵所败鼠窜而去、来年不可不大举进巢□刀、尽行翦灭。但事关重大、请容臣轻装赴京。恭请训上□日。应如所请。得上□日、大将军允禵、令其来京、将印交与平郡王讷尔素。此际若策妄阿喇布坦属下、有自相离溃、率众来归者、则大将军停止来京、可速赴肃州。将军祁里德、亦令来京、将印交与都统图拉。将军傅尔丹军前之前锋统领丁寿、护军统领觉罗涂拉、为令将伊等事务交明来京。将军富宁安、亦令于军中派一可托大臣来京。俱于年内到京、以便指示来年大举进巢□刀方略。

  ○丁卯。以镶白旗满洲副都统马武、光禄寺卿品级李英贵、内务府员外郎伊都立、俱署内务府总管事。

  ○升护军参领偏徒、为荆州副都统。

  ○戊辰。议政大臣等、议覆料理粮饷事务陕西总督鄂海疏言、臣遵上□日前至甘州、料理粮饷、甘州等处、山多田少、所获粮草无多、不得不预为多备。今河南湖广之粮、已运至陕西请于此内、运米六万石、豌豆四万石、半送甘州、半送凉州。臣前在西安时、因各仓无存贮豌豆、以粮更换豌豆起运。请交与总督年羹尧、照前料理。应如所请。从之。

  ○己巳。升广东雷州副将金弘声、为浙江定海总兵官。直隶河间副将佘三勇、为广西左江总兵官。

  ○喀尔喀辅国公汪舒克故。遣官致祭。

  ○户部等衙门遵上□日议覆、台湾被风灾民应照保安等处地震散给之例赈恤。其被灾兵丁、照出兵病故绿旗兵赏给之例、赈恤伊等妻子得上□日、依议速行。

  ○辛未。谕大学士等原任大学士熊赐履、居官清正、学问优赡。朕每念旧劳、不忘于心。其长子素有风疾、其孙亦故、所存幼子二人、朕每谕织造李煦、曹俯、周恤其家。今其二子来京、观其气质、尚可读书。熊赐履屡为试官、所取门生、不下千人、身后竟无一顾恤其家者。朕于故旧大臣身殁之后、不时存问、盖共事日久、不忍忘怀、待满汉臣工皆然、朕天性如此也。当熊赐履居官时、政事言论、有不当者、朕未尝不加训饬、即凡大臣皆然、及已去位身故、则但念其好处、如李霨、王熙之孙、励杜讷之子、俱现为京职、身居大位、现任大学士王顼龄之子王图炳、亦在内廷行走沈荃之子沈宗敬、为人参劾、朕念伊父存日勤劳、姑留其职杜立德、张玉书之家时时问其子孙何如、至于读书学问之事、必思及李光地、其子侄亦现为职官、此皆尔等所知也。今熊赐履二子、家甚清寒、尔等亦应共相扶助、令其读书、俾有成就。

  ○命光禄寺卿卢询、署甘肃巡抚事。

  ○壬申。策试天下中式武举、于太和殿前。

  ○升山东登州总兵官钟世臣、为浙江提督。巡捕营参将何祥书、为山东登州总兵官。

  ○癸酉。上御畅春园内西厂、阅试武举骑射技勇。

  ○甲戌。上御畅春园内西厂、阅试武举骑射技勇。

  ○乙亥。上御畅春园内西厂、阅试武举骑射技勇。

  ○议政大臣等议覆征西将军祁里德疏言、臣于今春三月间、遣官兵在乌阑古木之特里河边、耕种籽粒、每麦种一斗收麦二石有余、乌阑古木、地暖土肥、请于来年、多行耕种可望大收。将所收粮石、自特里地方、以骆驼运至乌巴萨池、再以渡水小船运过特思河至营、不至劳费、而于兵饷大有裨益。应如所请。从之。

  ○丙子。传胪。赐殿试武举林德镛等一百十人、武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己卯。安南国王黎维祹、遣陪臣胡丕绩等、表谢册封谕祭恩。并贡方物。宴赉如例。

  ○琉球国中山王尚敬、遣陪臣毛廷辅等、表贡方物。宴赉如例。庚辰。户部议覆、福建巡抚吕犹龙疏言、前台湾匪类窃发、调遣官兵驻防进剿、正值需米之时、奉上□日动发帑金自浙省乍浦、买米三万石、由海运至厦门收贮。但厦门逼处海滨、地多潮湿。请将此米石、于厦门收贮一万石、泉漳二府、各贮六千石、其余八千石、运至福州省城收贮。应如所请。从之。

  ○旌表河南烈妇董位妻王氏、诱奸不从、自缢完贞、给银建坊如例。

  ○壬午。谕大学士等、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病故。此缺甚属紧要。着广东提督姚堂调补。速行赴任。广东提督事务、着广州副都统冯毅署理。

  ○礼部议覆、广东巡抚杨宗仁疏言、暹罗国贡、使船内有郭奕逵等一百五十六名、俱系内地福建广东人、请查明令其归籍等语。应将郭奕逵等、暂准回至暹罗国、行咨国王、俟有便船、将伊等家口、及此外或尚有汉人在彼地者、一并查送回籍。从之。

  ○丙戌。谕兵部、施世骠效力年久、劳绩懋着、沿海水师营务、极为谙练、简任提督整饬营伍、实心尽职、当台湾匪类窃发、即调遣官兵、亲渡海洋屡次大败贼众、七日内克复台湾、擒获贼首朱一贵等、俾地方宁谧克奏肤功、殊属可嘉。海疆要地、正资料理、忽闻将星陨落台湾、朕心深为悼念。着给还所降之级。其加宫保赐恤之处、着察例其奏。伊所借藩库银一万两、着赏给不必偿还。将伊安葬福建之处、着照伊所请行。此上□日、着遍谕督抚提镇

  ○升大理寺少卿顾尔泰、为詹事府詹事

  ○丁亥。上自畅春园。回宫

  ○免福建台湾、凤山诸罗三县本年分飓灾额赋。

  ○西藏达赖喇嘛班禅胡土克图、遣使请安进贡。赏赉如例。

  十一月。戊子朔。

  ○辛卯。冬至节。祀天于圜丘。遣皇四子和硕雍亲王胤祯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孝东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停止次日朝贺。

  ○谕吏部、总河赵世显、现在河南、着即从河南来京。其总河印务、着陈鹏年署理。

  ○壬辰。上幸畅春园。

  ○谕大学士等、原任总督额伦特、侍卫色楞、副都统查礼浑、皆阵亡。伊等世职、俱着承袭。又阵亡提督康泰总兵官康海、司九经、俱着议叙。伊等有世职、亦着承袭。西安佐领札木素、汉仗好、在军中颇出力。索伦之蓝翎札伦察、汉仗好交战时、颇勇猛射死数贼、身受重伤自尽。俱着交部议叙。

  ○癸巳。四川陕西总督年羹尧疏言、参革西安府知府徐容、凤翔府知府甘文煊、亏空银米一案、据布政使塔林等详称、徐容、甘文煊供、前任总督鄂海幕宾朱性本、陈子和、及原任布政使萨木哈幕宾严堂等、通同作弊、以致亏空、请皇上特遣大臣一员赴陕、与臣会同研审。得上□日、着朱轼前往、会同总督年羹尧、审明具奏。

  ○甲午。旌表福建烈妇俞顺妻陈氏、贞烈性生、拒奸惨毙、给银建坊如例。

  ○丁酉。西安副都统阿鲁疏奏、臣父济世哈、因军前效力、擢用至都统尚书、于康熙元年八月内病故、未蒙谥典。伏乞皇上加恩赐谥。上允之。赐谥勇壮。

  ○戊戌。升镶白旗满洲副都统署内务府总管事马武、为镶白旗蒙古都统。镶红旗满洲副都统伊尔哈岱、为正红旗蒙古都统。镶红旗满洲副都统吉当阿、为镶红旗护军统领。前锋参领伍林帕、为镶红旗满洲副都统。一等侍卫勒什亨为正黄旗蒙古副都统。军前二等侍卫讷泰、为镶白旗满洲副都统。

  ○辛丑。都察院左都御史党阿赖、以疾乞休。允之

  ○己酉。上幸南苑

  ○免浙江钱塘等二十三县、衢严二所、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旌表广西烈女吴天源女、弱龄烈性、路遇氵㸒凶、胁奸不辱、并其幼弟俱惨毙、给银建坊如例。

  ○癸丑。抚远大将军允禵、至南苑陛见

  ○贵州威宁总兵官李定邦、以疾乞休。允之。

  ○河道总督赵世显等疏言、臣等同钦差副都御史牛钮等、阅看武陟县黄河决口、其钉船帮地方、为黄河之上流、两岸地势、高于李先锋庄、应从钉船帮堵筑、已于十月二十四日开工、十一月二十日合龙。其下流之马营口、投土可塞、而詹家店堤工矮薄、加帮高厚亦不容缓。臣随令河道各官兼工修筑。下部知之。

  ○山东巡抚李树德疏言、臣同钦差吏部尚书张鹏翮、查勘黄河冲决、运河堤岸、因运河水势渐平三空桥、五空桥、俱不流水、恐曹家堤决口、洩水过多、以致运河淤浅、商议及时修筑、于十月二十日起工、十一月十五日止工、所有原决口八十一丈、已堵筑七十三丈、尚留八丈未堵、俟河南直隶上流堵完、即行堵筑。至于开浚临清闸月河、已于十一月初七日完工、目今闸河水小、不用分洩。倘遇发水溜急之时、放入月河、以分水势、实于漕运有益。下部知之。

  ○乙卯。旌表广东烈妇钟氏、拒暴不污、惨毙完节、给银建坊如例。

  十二月。丁巳朔。壬戌。孝惠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东陵。

  ○以故三等公曾寿子恒太、袭爵。

  ○旌表陕西烈妇郑氏、拒奸被殴、母女同毙、贞烈可嘉、给银建坊如例。

  ○乙丑。吏部尚书张鹏翮等疏言、臣等遵上□日、由山东张秋、循流而上、一一查勘、黄河决口、在武陟县之钉船帮支河口、由此冲入詹家店之魏家庄、及马营口。今副都统御史牛钮、会同河南巡抚杨宗义、于支河口筑拦水坝、魏家庄已经堵塞、马营口之消落、指日成功。其引沁入运之处、臣等至武陟县相度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下、沁堤内地、较沁河涯低有一丈、从此而东、则地形愈低、若引水从高直下、恐牵动全沁、灌入内地、而黄河随蹑其后、亦未可定。山东运道、其在张秋一带、则有沙河等水。分水龙王庙一带、则有南旺等湖。济宁一带、则有马场等湖。又有诸山之泉、本可济运。祗因湖堤残缺、民间窃种湖旁之地、未曾潴水、而诸泉壅塞、又未尽疏通、以致漕艘时患浅涩。臣等已将各湖筑堤潴水、及疏浚泉之处、交与山东巡抚李树德料理、则运道自可通利矣。得上□日、前因运河水小、引沁入运、或有裨益、是以下上□日。今张鹏翮等回奏、甚属明晰。即令照依所奏、不得稍有更改。

  ○丙寅。谕大学士等、闻江浙私盐盛行、尽流为盗贼、地方官员明知、并不查拏、应令江宁杭州京口将军等、派出官兵、严行查拏。着九卿詹事科道、会议具奏

  ○丁卯命截留浙江本年分漕米二十万石、分贮杭州各府、以备赈济

  ○戊辰、免浙江安吉、于潜等十一州县、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升四川化林副将杨尽信、为四川重庆总兵官。

  ○己巳。吏部题、一等精奇尼哈番柯三病故。应销去恩诏所得四拖沙喇哈番。余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与其子富宁承袭。三等精奇尼哈番福尔苏病故。应销去恩诏所得四拖沙喇哈番。余三等阿思哈尼哈番、与其子富来承袭。从之。

  ○升广西柳庆副将麦世位、为贵州威宁总兵官。

  ○辛未。授和硕恒亲王允祺女为县君。壻达隆阿、为固山额驸。

  ○吏部刑部题、吏部尚书张鹏翮等察审河工效力革职笔帖式聂大鍹、叩阍控告河道总督赵世显、侵欺□山戊不□修帑金、及纵容家人受贿各款、虽属虚诬、但赵世显将丁忧未满之张秩通判张镐、委署天津同知。又于康熙五十四年、将聂大鍹委署海防同知。续经总漕施世纶、因聂大鍹有玷官箴、勒令卸事、乃赵世显于康熙五十八年、复委署印、明系徇庇。赵世显应于此二案内、每案降三级调用。张秋通判张镐、应于补官日降三级。聂大鍹又有侵吞芦课入已一事、不便照诬告律治罪。应将聂大鍹、解部质审、从重治罪。从之。

  ○工部议覆、副都御史牛钮等疏言、沁黄两河交汇之处、至詹家店共十八里、原无堤工。遇沁黄两河之水齐发、水势彼此相激、大溜退回、每于此处泛溢。且河岸高不过三尺、两河之水相激、以致河底渐长、河岸卑矮。应自沁河堤岸、接至荥泽县之大堤、建筑遥堤、以护御沁黄两河之水、方无退回泛溢之虞。应如所请。得上□日、依议速行。

  ○壬申。四川提督岳钟琪疏报、巢□刀抚郭罗克番人、俱已平定。得上□日、据岳钟琪奏、贼番伏兵千余、突出对敌、被我土兵、连败数阵、逃奔过河、复攻取下郭罗克之吉宜卡等二十一寨、杀死贼番甚多、连夜进兵、直抵中郭罗克之纳务等寨、贼番犹敢对敌、我兵奋不顾身、自卯至酉、连克一十九寨、斩杀三百余级、擒获贼首酸他尔蚌、索布六戈、复亲督官兵抵上郭罗克之押六等寨、正欲攻取、该寨头目旦增等、将首恶假磕、并为从格罗等二十二名、绑缚献出、率领阖寨男妇老幼、叩头求饶、只将为从贼番、尽行正法、首恶酸他尔蚌、索布六戈、假磕、解送等语。殊属可嘉。在事官兵、着议叙具奏。

  ○甲戌。升和硕恒亲王长史胡必图、为正白旗满洲副都统。奉恩将军西伦图、为镶红旗满洲副都统。一等侍卫伊都善、为镶蓝旗满洲副都统。护军参领达尔马、为镶蓝旗满洲副都统。

  ○吏部题、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苏褐病故。应将伊亲伯祖鳌拜孙达福承袭。从之。

  ○乙亥。顺天府进春。

  ○调广东南澳总兵官蓝廷珍、为福建澎湖总兵官。

  ○丙子。山西巡抚苏克济丁母忧解任。命内阁学士德音、署山西巡抚事。

  ○丁丑。上自南苑、回驻畅春园

  ○转工部尚书陈元龙、为礼部尚书。

  ○以正红旗汉军都统安鲐、为都察院左都御史。升大理寺卿张大有、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以内阁学士蒋廷锡、充经筵讲官。

  ○升直隶巡道朱纲、为河南按察使司按察使。

  ○九卿等遵上□日议奏、江浙行盐地方辽阔、应交与江南浙江将军、

  ○每年派协领各一员、佐领防御等各八员、率领兵丁严拏贩卖私盐匪类。如有能拏获大伙私贩一次者、准纪录一次。拏获二次者、准加一级。该地方文武官员、亦应遍行查拏。如所派官兵、及地方官、仍如从前怠玩、不行查拏、将该将军督抚提镇以下、及地方官员、交与该部、严加议处。得上□日、依议速行。

  ○户部议覆、署理河道总督事陈鹏年疏言、淮安关税、经河臣赵世显、于康熙五十八年、题请归并总河衙门、令里外河同知一员管理。臣思里河外河两同知、河工职守紧要、不可暂离、势难兼管榷务。请别差部员、或归并附近别衙门带管。应如所请、将淮安关税、交与江苏巡抚管理。从之。

  ○辛巳。孝庄文皇后忌辰。遣官祭暂安奉殿。

  ○癸未。上自畅春园回宫。

  ○谕议政大臣等、吐鲁番、见驻官兵、其可种之地甚多。总督鄂海、按察使永太、在大将军处、无甚事务、着前往吐鲁番地方、种地效力。

  ○甲申。议政大臣等奏、总督鄂海、先经办理甘州粮饷、今鄂海前往种地、应将办理粮饷事务、交与绰奇兼理。从之。

  ○乙酉。□山戊不□暮。祫祭太庙。遣和硕简亲王雅尔江阿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孝东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遣官祭太□山戊示□之神。

  ○赐胡正外藩科尔沁、敖汉、鄂尔多斯、扎鲁特、乌朱穆秦、阿禄科尔沁、苏尼特、喀喇沁、巴林、喀尔喀、阿霸垓、翁牛特、土默特、厄鲁特、克西克腾、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旌表八旗节妇、满洲傅达理妻洪氏等四十人、蒙古西拉妻关氏等十三人、汉军尚之孝妻杨氏等三十三人、各给银建坊如例。

  ○是□山戊不□、人丁户口、二千四百九十一万八千三百五十九。又永不加赋滋生人丁、四十六万七千八百五十。田、地、山、荡、畦地、七百三十五万六千四百五十顷五十九亩有奇。徵银、二千八百七十九万七百五十二两有奇。米、豆、麦、六百九十万二千三百五十三石有奇。草、四百八十六万四千四十九束。茶、二十九万五千五百七十引。行盐、五百一十一万四千五百四十引。徵课银、三百七十七万二千三百六十三两有奇。铸钱、四万三千七百三十二万五千八百有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