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五十三年。甲午。春正月。癸卯朔。上诣堂子行礼还宫拜神毕率诸王、贝勒、贝子、公、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诣皇太后宫、行礼御殿王以下、文武各官、外藩王、及使臣等、上表朝贺停止筵宴。

  ○朝鲜国王李焞、遣陪臣赵泰来等、表贺冬至、元旦、万寿节。及进岁贡礼物。宴赉如例

  ○甲辰。上幸畅春园

  ○丁未。上自畅春园回宫

  ○己酉。世祖章皇帝忌辰。遣官祭孝陵

  ○庚戌。孟春。享太庙。遣吏部尚书富宁安行礼

  ○遣官祭太岁之神

  ○辛亥祈谷于上帝上亲诣行礼上奉皇太后、幸畅春园

  ○丙辰以上元节赐外藩科尔沁、奈曼、鄂尔多斯、蒿齐忒、扎鲁特、乌朱穆秦、郭尔罗斯、翁牛特、喀尔喀、巴林、阿霸垓、敖汉、土默特、苏尼特、阿禄科尔沁、喀喇沁、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丁巳。上元节。赐外藩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己未。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九卿议覆大学士等疏言、皇上以天地生成之心为心。每遇谳奏命案、再三审详、曲加矜恤。五十余年间、仁恩宽宥者、不可胜计。是以太和洋溢、祥瑞叠见。今岁在甲午。乃皇上圣诞本命之年。衢歌巷舞、祝绵庥庆。即囹圄罪系、亦莫不冀望生全之德。请以康熙五十三年立决重犯、缓至五十四年行决。军统以下人犯。除情由可恶外。平常罪犯、酌其轻重、量予减等等语。应如所请。今年重罪人犯、停其正法、暂行监禁。其平常罪犯、酌量减等完结。得上□日、此事关系甚大。所犯轻罪犹可。犯十大恶凶乱之人、情实即宜正法。又各省州县拏获强盗、仍有越狱脱逃者、此等凶徒、岂可监禁又待一年乎。着再议具奏。

  ○和硕诚亲王允祉等、奉命重修各坛、庙、宫殿。乐器

  ○癸亥。户部题、禁用小钱、限期三年已满。见今大钱、不敷用度、请将小钱、再展限三年、与大钱兼用。上曰、尔等所见甚善。自古钱法、未有如本朝流行之广者。如宋时钱、至元末尚有。元时钱、至明末亦尚有。惟本朝不但顺治钱、于今已少。即康熙初年之钱亦少。前者湖广总督额伦特来奏湖广一省小钱甚多。若将大钱二百万贯运去、收买小钱、则小钱可尽矣朕谕、尔但知一省之事、未知天下之事。以二百万贯钱、运至湖广能保途间无不测之事乎。伊愕然奏称上谕甚是、臣实意料不及。总之钱法、必期便民、若不计便民、而但期法之必行、严加禁止、亦有何益。凡事必酌量权变、不失其宜、方有济耳。

  ○盛京礼部侍郎巴济纳、陛辞。上谕之曰、盛京地方甚要、今事务废弛、尔须详查、加意料理。

  ○授奉国将军杨福子三官保为奉恩将军。

  ○以内阁学士绰奇、充经筵讲官。

  ○甲子。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温达、以年老乞休。温上□日慰谕、以原官致仕

  ○升山东临清副将张之麟、为贵州威宁总兵官

  ○以故青海厄鲁特辅国公索讷木达西子诺尔布盆楚克、袭爵。

  ○丙寅。赐朝正外藩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银币鞍马有差。

  ○丁卯。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户部尚书穆和伦、以老病乞休。慰留之。

  ○戊辰。上巡幸畿甸。命皇十二子固山贝子允祹、皇十五子允禑、皇十六子允禄、随驾是日、自畅春园启行。驻跸稻田地方

  ○升镶蓝旗蒙古副都统赖都、为刑部尚书

  ○升内阁侍读学士查弼纳、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升宗人府府丞李华之、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大理寺卿兼太仆寺卿阿锡鼐、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仍管太仆寺卿事

  ○以翰林院修撰王云锦提督陕西学政。礼部郎中黄叔琬、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提调学政。

  ○升山西河东道杨朝麟、为江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升广东广州副都统何天培、为京口将军。

  ○西藏达赖喇嘛、拉藏汗、遣使进贡。赏赉如例。

  ○宁古塔将军觉罗孟俄洛疏请将三姓、及浑春之库雅拉人等、编为六佐领。添设协领二员。佐领、防御、骁骑校、各六员、管辖。从之。

  ○升湖北布政使李锡、为偏沅巡抚。

  ○己巳。上驻跸马家庄。

  ○庚午。上驻跸内渠地方。

  ○辛未。上驻跸南沙口

  二月。癸酉朔。上自南沙口登舟。是日、泊赵北口

  ○甲戌御舟泊郭里口

  ○九卿等遵上□日议覆、凡一应立决人犯、俱系情罪重大之人、不便停决。秋后处决人犯、去岁朝审、秋审、暂停一年、系奉特上□日。军流人犯、虽系轻罪、应否减等、洪恩出自皇上。将大学士等所奏之处、毋庸议。得上□日、今年秋审、着停止。情有可矜疑人犯、着照常审理具奏。见审人犯内、罪不至死者、亦着减等发落。

  ○丙子。升盛京户部理事官觉罗常泰、为大理寺卿。

  ○丁丑。遣大学士王掞、祭先师孔子。

  ○御舟泊段村

  ○戊寅。祭大社、大稷。遣兵部尚书殷特布行礼。

  ○春分。朝日于东郊。遣工部尚书赫奕行礼。

  ○御舟泊圈头村

  ○升奉天府府尹董弘毅、为宗人府府丞。

  ○庚辰。御舟泊赵北口

  ○辛巳。御舟泊张青口。

  ○刑部议覆、江苏巡抚张伯行疏称、江南乡试副考官赵晋、自缢身死一案、审无受贿情弊。但不严行看守。令重犯得以缢死。应将扬州府知府赵弘煜等、分别议处具题。得上□日、各官自当议罪。赵晋果否身死之处、着交巡抚张伯行、彻底查明具奏。

  ○壬午。御舟泊苑家口。

  ○旌表陕西烈妇刘氏、强奸不从、完贞被戮。给银建坊如例

  ○癸未。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上自苑家口陆行。是日、驻跸南八里庄。

  ○甲申。遣官祭先农之神

  ○上驻跸北寺岱地方。

  ○乙酉。上驻跸南苑。

  ○谕大学士、掌院学士等曰、近见翰林等官、告假者甚多、三分中已去其二、又庶吉士等、正当学习时、遽回本籍。至三年考试将近、又来考试。似此任意告假、焉得学习。此后除丁忧终养外、凡翰林庶吉士告假者、应照致仕知县例、不准补用。又见在教习进士内、有告假者、亦应照此例行。再科道官员、职任甚重、亦有任意告假回籍者。尔等会同九卿、一并议奏。寻议、翰林院修撰、编修、检讨、庶吉士、教习进士、并科道官员、有告病回籍者、悉令休致。从之。

  ○兵部议覆、四川陕西总督鄂海疏称、洮岷边外、大山内居住生番、倾心归顺、着洮州土司杨如松管辖。应如所请。又请给杨如松印、应不准行。得上□日、杨如松管辖土司甚多、新投顺番人、又令伊兼管。非给予印信、何以管辖。着俱照该督所请行。

  ○以厄鲁特故辅国公云木春子罗卜臧达尔扎、袭爵。

  ○丁亥。上回驻畅春园。诣皇太后宫、问安。

  ○旌表直隶烈妇田贵妻郭氏、拒奸不污、甘心被戮。给银建坊如例。

  ○癸巳。清明节。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甲午。工部议覆、河道总督赵世显疏言、瓜洲头闸、四闸、修筑年久、闸墙欹斜、桩木朽烂。亟宜重修、以固河防。应如所请。从之。

  ○乙未。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丙申。谕大学士、九卿等、去岁九月间、雨多、故冬雪少。方春正待雨之时、尔等可交礼部、照例祈雨仍会同九卿、于政事内、有当行事件、酌议具奏。寻议奏、皇上至圣至明。临驭天下。每事皆符合天心。故致时和年丰。家给人足。今以立春后、雨水稍迟、遂下谕上□日、问臣等以当行事宜。此诚勤求治理之盛心也。臣等伏念内外大小官员、当行事件、皆经睿虑、详加审定。稍有不合、即发回改易。改大小庶事、无不灿然就理。臣等惟惭不能奉行。实无可酌议之处。上曰、朕遣人掘地看视、土虽潮湿、但去冬无大雪、今春复又少雨、可交礼部、速行祈雨。

  ○戊戌。孝昭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授和硕简修亲王雅布庶出子钟宝、为三等辅国将军。

  ○己亥。升太仆寺卿郝林、为奉天府府尹。

  ○庚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予故原任兵部尚书范承勋、祭葬如例

  ○阿霸垓多罗郡王吴尔占噶喇卜故。遣官致祭。

  ○辛丑。九卿遵上□日议覆、广东广西总督赵弘灿、广东巡抚满丕、将米价腾贵之处、并未据实、预先奏闻。及奉上□日明白回奏、复行巧饰。殊属溺职。赵弘灿、满丕、俱应革职。得上□日、赵弘灿、满丕、俱着降五级留任

  三月。壬寅朔。上自畅春园回宫

  ○予故原任广东广州副都统汪世臣、祭葬如例

  ○甲辰。上幸畅春园

  ○兵部议覆、江苏巡抚张伯行疏言、商船、渔船、与盗船、一并在洋行走、难于识辨。以致、盗氛未靖、商船被害。嗣后请将商船、渔船、前后各刻商渔字样、两旁刻某省、某府州县、第几号商船、渔船、及船户某人。巡哨船只、亦刻某营第几号哨船。并商渔各船船户、舵工、水手、客商人等、各给腰牌、刻明姓名年貌籍贯。庶巡哨官兵、易于稽查。至渔船出洋时、不许装载米酒。进口时、亦不许装载货物。违者严加治罪。俱应如所请。从之

  ○乙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户部议覆、四川陕西总督鄂海等疏言、甘肃所属靖远等处、被灾穷民。当青黄不接之时、应大口给粮三合、小口二合、以为养赡。其有田地、缺乏籽粒者、每亩给粮五升、作为籽粒、令其竭力耕种。其未回籍者、令该地方官送回。到籍之日、房屋倒坏、无栖身者、臣等酌量安插。应如所请。从之。

  ○谕户部、甘肃一带地方、去年春麦失收、秋田亦歉。经该督抚奏报甚明。其地俱系山田、稍遇天旱、易致荒歉。是以旧岁特沛恩泽、蠲免租赋。见在虽据该督抚、设法赈济、给与牛种。此外更应作何筹画、使小民得所、永有裨益。着遣工部右侍郎常泰、大理寺少卿陈汝咸、到彼会同该督抚、详察地方百姓情形、确议具奏。

  ○丙午。古北口总兵官马进良、以衰老乞休。允之。

  ○丁未。升左通政王景曾、为太仆寺卿。

  ○戊申工部议覆、河南巡抚鹿祐疏言、封邱县大王庙前、大溜冲刷、直射堤根。亟宜加套埽、以资捍御。应如所请。从之。

  ○己酉。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辛亥。兵部议覆、广东提督王文雄疏言、广东番禺县属石棋市桥、并顺德等处、多有盗贼。臣前后招抚山海盗贼、四百三十九名、公同督抚筹画、有愿入伍者、择其精壮二百二十名、分发附近水陆各营、入伍食粮、随营操练、严加管束。即令在本处洋面地方、专司捕盗。其余二百十九名、发各地方官、收管安插。应如所请。从之

  ○癸丑。差往甘肃工部右侍郎常泰、大理寺少卿陈汝咸、请训上□日。上谕曰、朕曾至宁夏、其地方有似蒙古。所种惟青稞。遇岁不收、民既流散。尔等到彼、应与总督鄂海、巡抚乐拜计议、教百姓牧养牛羊。盖甘肃地方、不比直隶、山东、与蒙古同。宜畜牛羊。虽遇荒岁、食乳亦可度日。又地产肉苁蓉、天门冬、煮食之、味似山药。又一种沙米、亦可食。被灾诸处、尔等亲身往勘、会同督抚、酌议以闻。

  ○甲寅。皇三子和硕诚亲王允祉、恭请上幸王园、进宴

  ○丙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丁巳。遣官祭历代帝王。

  ○原任户部尚书王鸿绪、进所撰明史列传、二百八十卷。命交明史馆

  ○己未。万寿节。上诣皇太后宫行礼。停止朝贺筵宴。

  ○遣官祭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遣官祭真武、东岳、城隍之神。

  ○癸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丁卯。京口将军何天培、陛辞。上谕曰、京口地方紧要。练兵修船二事、所当留意。朕南巡时、次金山寺、欲观舟师操练。将军等、数以风大为辞、未行操练。尔时朕即疑其为船不备故也。后用船时、果未全备。马三奇尚安静、但于事务、不甚留心耳。尔宜尽心料理。

  ○奉天府府尹郝林、陛辞。上谕曰、盛京旗民杂处、命案甚多。尔必亲历所属地方、诚心教导。毋谓此非久任之地。将事诿与将军各部。国家设一官、即有一官之职。为官者、当立志尽职、兴起教化、有一番整顿、方无忝厥职也。

  ○西藏班禅胡土克图、遣使进贡。赏赉如例

  夏。四月。壬申朔。享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公阿灵阿行礼。

  ○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兵部、贵州威宁总兵官张之麟、年老衰迈、不能骑射、殊不胜总兵官之任。着以原品休致。此缺另拟补授

  ○癸酉。谕吏部、教官有教养士子之责、员缺甚属紧要。嗣后掣选教官者、应取至京师、令大臣面试、方可补授。又谕、补授州同人内、不堪者甚多。亦应取至京师、令九卿面试补用。有出身不明者、着革退。

  ○谕和硕诚亲王允祉等、古历规模甚好。但其数目、岁久不合。今修历书、宜依古之规模、用今之数目为善。

  ○甲戌。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乙亥。谕礼部、朕惟治天下、以人心风俗为本。欲正人心、厚风俗、必崇尚经学、而严绝非圣之书。此不易之理也。近见坊间、多卖小说氵㸒辞、荒唐俚鄙、殊非正理。不但诱惑愚民、即缙绅士子、未免游目而蛊心焉。所关于风俗者非细。应即行严禁。其书作何销毁、市卖者作何问罪、着九卿詹事科道、会议具奏。寻议、凡坊肆市卖一应小说氵㸒辞。在内交与八旗都统、都察院、顺天府。在外交与督抚、转行所属文武官弁、严查禁绝。将板与书、一并尽行销毁。如仍行造作刻印者、系官、革职。军民、杖一百、流三千里。市卖者、杖一百、徒三年。该管官不行查出者、初次、罚俸六个月、二次、罚俸一年、三次、降一级调用。从之。

  ○户部左侍郎塔进泰以老病乞休。允之

  ○庚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辛巳转户部右侍郎噶敏图、为左侍郎。升内阁学士绰奇、为户部右侍郎。

  ○甲申。谕兵部、正白旗护军统领苏克肫、久病、人亦不及、着革退。

  ○乙酉。喀尔喀扎萨克辅国公车礼布穆故。遣官致祭。

  ○兵部议覆、广东提督王文雄疏言、广州府番禺县之市桥石棋、及归善县之饭箩冈、皆滨海要区。应拨虎门协都司一员、千把总各一员、带兵三百名、驻守市桥。拨千总一员、带兵一百名、驻守石棋。并移沙湾司巡检、同驻市桥。其石棋陆汛、拨广州协大龙汛把总、带兵六十名、移驻防守。饭箩冈陆汛、拨惠州协平山汛守备一员、带兵一百名、移驻防守。平海营驻防稔山之把总、移驻平山。庶海疆实有裨益。应如所请。从之。

  ○丙戌。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升内阁侍读学士管宝、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丁亥。谕大学士等、昔人有言、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举贤退不肖、正百官也。二者不可偏废。如但举贤而不退不肖、则贤者知所勉、而不肖者不知所惩。终非劝众之道。惟黜退不肖之员、则众人方知所戒、俱勉为好官矣

  ○以翰林院侍讲陈邦彦、充日讲起居注官。

  ○戊子。孝端文皇后忌辰。遣官祭昭陵。

  ○予故镇国公讷墨孙、祭二次。造坟立碑如例。加赐银二千两。

  ○调江南提督师懿德、为甘肃提督。升江南苏松水师总兵官穆廷栻、为江南提督

  ○调河南南阳总兵官杨铸、为古北口总兵官

  ○镶白旗满洲副都统鄂齐礼、以病乞休。允之。

  ○己丑。以礼部郎中杨存理、为云南乡试正考官。检讨赵泰临、为副考官。大理寺少卿俞化鹏、为贵州乡试正考官。编修林之浚、为副考官。

  ○庚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升四川化林副将杜汝昆、为贵州威宁总兵官。河间副将高成、为河南南阳总兵官。

  ○刑部题、原任江南江西总督噶礼之母叩阍、内称我亲生子噶礼、令厨下人、下毒药、欲将我药死。此等凶恶、皆系我少子色尔奇、与噶礼之子干都、合谋而行。又噶礼以昌泰之子干太。认为己子、令妻私自抚养。我丈夫普善在日、将噶礼之妻、并干太逐出。昌泰聚集亲戚、拆毁我房屋、几至殴打。又噶礼家巨富、将妻子及亲密人等、俱住河西务、不知何意。噶礼奸诈凶恶已极。请正典刑等语。审据噶礼、及噶礼之弟色尔奇、子干都、并首服。噶礼身为大臣、任意贪婪、又谋杀亲母、不忠不孝已极。应凌迟处死。妻论绞。弟色尔奇、子干都、立斩。昌泰之子干太、发黑龙江当苦差。家产并入官。得上□日、噶礼、着自尽。其妻亦令从死。色尔奇、干都、俱改应斩、监候秋后处决。余依议。

  ○旌表山西烈妇郭命弘妻李氏、拒奸殒命。给银建坊如例。

  ○辛卯。上奉皇太后避暑塞外。命皇三子和硕诚亲王允祉、皇四子和硕雍亲王胤祯皇八子多罗贝勒允禩、皇十五子允禑、皇十六子允禄、皇十七子允礼、随驾。是日、自畅春园启行。驻跸林沟地方。

  ○壬辰。宗人府题、辅国公赖士、不安静守分、令伊太监李寿、串同内太监、在各处探听信息、布散流言、行事甚属不端。应将赖士之公革退、监禁、彻去所属佐领人员。得上□日、赖士、着革退监禁。其公爵、与应袭之人、承袭。所彻属下佐领人员、给与承袭公爵之人。

  ○乙未。上驻跸南石槽。

  ○丙申。上驻跸密云县。

  ○调正白旗蒙古副都统赫达、为镶白旗满洲副都统。正红旗蒙古副都统额亦图、为镶蓝旗满洲副都统。升一等侍卫阿兰图、为镶黄旗蒙古副都统。护军参领杭琦为正红旗蒙古副都统。护军参领苏禾、为正白旗汉军副都统。京口协领祖良相、为广东广州副都统。以江西南昌总兵官高文熠、为陕西西安副都统。

  ○升镶黄旗满洲副都统睦森、为正白旗护军统领。

  ○丁酉。上驻跸遥亭。

  ○戊戌。上驻跸两间房。

  ○己亥。上驻跸王家营

  ○礼部等衙门议覆、署理偏沅巡抚布政使阿琳疏言、辰州府属之乾州、镇溪所、虽处边隅、近蒙皇上德教覃敷、苗人向化。比年以来、民知向学。请设立学校、建于乾州。自康熙五十四年为始。岁科取文武生员、各八名。以泸溪县训导、就近兼摄。应如所请。从之。

  ○庚子。上驻跸喀喇和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