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四十六年丁亥冬十月己卯朔享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尚之隆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颁康熙四十七年时宪历。

  ○上驻跸卓素乌阑哈达地方。

  ○庚辰。上驻跸西尔哈毕喇地方。

  ○辛巳。皇太后圣寿节遵。懿上□日停止行礼筵宴。

  ○上驻跸席北毕喇地方。

  ○遣翰林院掌院学士揆叙一等侍卫隆科多至翁牛特多罗杜楞郡王额驸苍津祖母郡主墓前。奠酒。

  ○九卿议覆、江苏巡抚于准疏言江宁苏州等处、旱灾米贵。请动支藩库钱粮、至湖广买米、平价粜卖。应如所请。从之。

  ○兵部议覆、福建浙江总督梁鼐疏言、臣遵上□日察审黄岩总兵官仇机与原任黄岩总兵官今升京口副都统许国桂、互讦一案。许国桂设立小票、收取渔船规礼银三百两。仇机、收取渔船规礼银一千一百两零查定例、非因公科敛人财物入己者以不枉法论罪止杖流。今许国桂。仇机专任海疆贪婪不职不便照此轻例。应照沿边地方镇守总兵等官科敛军人财物入己、三百两以上永远充军之例。将许国桂、革职、充军。系旗人、解部枷责。仇机、革职。佥妻发边卫充军。应如所题。从之。

  ○喀尔喀车臣汗、遣使进九白年贡、宴赉如例。

  ○喀喇沁多罗杜楞郡王额驸噶尔臧等、来朝。赐袍褂、缎疋等物

  ○壬午。上驻跸端静公主第。

  ○遣镇国公散秩大臣暖托合、一等侍卫五格、至喀喇沁多罗杜楞郡王扎什墓前奠酒。

  ○癸未。免浙江钱塘等四县湖州一所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甲申。上行围。射殪一虎。

  ○乙酉。上驻跸拜尚台地方。

  ○谕户部江南地方频年雨旸时若百榖顺成。闾井黎氓、咸得遂生乐业但民间夙鲜盖藏御荒无术。一遇□山戊不□歉、即有匮乏之忧朕屡次南巡素所洞悉今年自夏入秋、雨泽愆期。该督抚先后奏至朕念小民久未被灾骤罹荒旱、所关甚钜。随命九卿等、速同详议应行事宜。业经敕令停徵、并发仓谷赈济。顾仓储数少、未足遍给。惟各州县截留漕米可以实惠及民目下时已届冬。总漕桑额无事着会同总督邵穆布巡抚于准亲历各州县被灾地方备加察勘。将今年所徵漕粮每州县或留八九万石或留十万石酌量足支赈济之数。分别多寡存留支散及今漕米尚未开兑截见收之粮以济待哺之众实于民生大有禆益。此朕殷殷怀保赤子轸念如伤之至意。尔部即移文该督等实心奉行。仍开具赈济实数奏闻

  ○又谕曰、从来漕粮关系仓储、最为重要。每□山戊不

  □刻期输挽概不停徵。即蠲除节年额赋亦不及漕项。朕前以国家经费尚充、曾有酌免漕粮之事系出特恩。去年颁发谕上

  □日、已将江南省民欠地丁银米、自康熙四十三年以前、通行豁免、而漕项所欠尚在徵收。今念江南地方见被旱灾。除新徵粮米、另有谕上□日酌量截留散赈外其康熙四十三年以前江苏巡抚所属各府州县未完民欠漕项银两六十八万七千两

  有奇、米麦三十一万一千八百石有奇着该抚一一察明悉与豁免用纾闾阎之余力俾办额运之正供事切利民蠲逾常格尔部移文该抚令张示遍谕务使均沾实惠以称朕深轸民依之意如有不肖有司朦混重徵者察出从重治罪尔部即遵谕行。

  ○外藩诸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各率所部、进献马驼。上却之。众皆叩首奏曰、臣等祖父以来、受圣主隆恩抚恤豢养、俾各得其所已数世矣。逮及臣等、遭噶尔丹之变、父母兄弟妻子、俱不能相保蒙我皇上轸念、特遣大臣官员、将离散之人收养又颁赏银米布帛牲畜等物、使永立生业教之播种。比年以来马匹蕃滋衣食丰足高厚之恩万难仰报今圣驾遥临边塞巡视臣等。生息进献之物、倘蒙收纳、则仰沐洪福、嗣后马匹愈加蕃盛矣。奏入谕曰、朕今教养尔等人皆富庶、物尽蕃滋。尔等竭诚进献、朕心嘉悦、即与收纳无异。嗣后尔等其益勤生计、图维滋息、始副朕爱养至意。

  ○丙戌。上驻跸特门哈达地方。

  ○丁亥。上驻跸茅沟毕喇地方。

  ○己丑。上驻跸中关。

  ○庚寅。上驻跸热河上营。

  ○辛卯。上驻跸喀喇和屯。

  ○上谕大学士马齐曰、闻内阁诸臣常将部院题奏本章驳回删改近为内阁侍读题补盛京员缺事屡次驳回。果有不当、则有票拟之例在。题奏本章、擅自驳回删改、殊为可骇俟进京时察奏。又谕曰、观此时学士、皆不及昔年。阿兰泰、佛伦、为学士时、俱能强记、又善于办事。伊桑阿、下笔成文、构词颇顺。此时廷臣中、能强记者谁耶。马齐奏曰、温达能强记。又见马尔汉引武弁入见、人名俱不错亦能强记者也上又曰昔年批本皆在乾清门诸学士乎自批写折尔肯所书尤速或诸人一二张未完而折尔肯已书成五页草书更为敏捷其时皆称折尔肯为书写中飞手至原任学士布达礼向闻其善办事后试用之。并无所能徒空言而已。

  ○壬辰。谕内务府据河屯营守备杨弘德奏称驻防河屯兵丁二百名已给钱粮。请将原给地亩交回。朕思兵丁内、升转病故者伊等妻子、既无地亩又无钱粮、何以养赡。着将地亩、仍令伊等耕种。

  ○癸巳。上驻跸鞍子岭。

  ○甲午。上驻跸两间房。

  ○乙未。上驻跸遥亭。

  ○丙申。上驻跸密云县。

  ○丁酉。上驻跸三家店。

  ○戊戌。上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

  ○己亥。户部议覆、云南贵州总督贝和诺等疏言、云南金银铜锡等矿厂自康熙四十四年冬季起至四十五年秋季止、一年之内共收税额银八万一百五十二两零金八十四两零。应驳回、令该督据实严查加增。上谕大学士等曰、云南矿税、一年徵银八万两零用拨兵饷、数亦不少若又令增加有不致累民乎。此所得钱粮、即敷所用矣。本发还着照原题议结。

  ○又谕曰江浙地方今年旱荒有被灾之处朕心殊觉恻然屡颁谕上□日截留漕粮以赈饥蠲免历年拖欠以济困厄。想被灾人民己各得其所矣。但江浙乃财赋要区。尔等可会同户部将江浙所属成灾州县几何。所免田粮几何丁粮几何仍应徵收田粮几何丁粮几何及不成灾州县几何应徵田粮几何丁粮几何通计钱粮几何察明具奏。

  ○又谕曰、边外地广人稀、自古以来从未开垦。朕数年避暑塞外。令开垦种植。见禾苗有高七尺、穗长一尺五寸者。今年南巡、曾以此语张鹏翮、伊未敢深信。近值边外收获之时、命特刈数本、驿送总漕桑额转示张鹏翮矣。且内地之田、虽在丰年、每亩所收止一二石。若边外之田所获更倍之。可见地方不同。然人力亦不可不尽也。

  ○庚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升左都御史萧永藻、为兵部尚书宗人府府丞宋骏业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升前锋参领常关保为白都纳副都统。

  ○辛丑。谕吏部尚书温达等曰今观部院衙门司官、甚是不及京察甄别既经停止若不行考察渐至废弛司官虽稍能办事倘行止不端岂可容留。其不能做稿说堂者亦应革退。尔等俱系大臣、此次考察、不可互相徇情。或各部院官员、有彼此迁转、任事未久者、本衙门堂官、不能悉知其人着九卿会同考察分别具奏。

  ○免山东章邱等七县本年分水灾额赋有差。

  ○壬寅。浙江巡抚王然疏言、杭州嘉兴等处今□山戊不

  □少雨无收请截留漕粮五万石、以备驻防兵粮。又奉命赈济。查常平仓积榖无多请照山东例于常平仓开。例捐纳。上谕大学士等曰、浙省被灾州县亦照江南、着总漕桑额亲身会同该抚、于被灾各州县截留漕粮、赈济饥民。何必捐纳。尔等传谕户部。

  ○以户部郎中张愫、为广西按察使司佥事、提调学政。

  ○癸卯。上御太和殿视朝。文武升转各官谢恩。

  ○九卿等遵上□日查参、各部院衙门司官万塔布等十二员。得上□日伊等俱着革退其各培院大小衙门笔帖式内有钻营揽事行止乖乱狂妄庸劣不能举笔者亦着革退。

  ○甲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上幸畅春园。

  十一月。己酉朔谕户部江浙地方赋役殷繁倍于他省朕屡经巡历时切轸怀比年以来业己节次敷恩频行蠲贷顷因两省偶被旱灾、随命按数减徵、豁免漕欠、并分截本年漕粮、令该督抚亲往散赈犹念民间素鲜储积生计不充非更加格外滋培则荒歉之余未能骤臻康阜兹特再施膏泽用弘休养康熙四十七年江南浙江通省人丁共额徵银六十九万七千七百余两着悉与蠲免其今年被灾安徽所属七州县三卫、江苏所属二十五州县三卫应徵康熙四十七年田亩银共二百九十七万五千二百余两粮三十九万二千余石浙江二十州县一所应徵康熙四十七年田亩银九十六万一千五百余两粮九万六千余石亦俱着免徵。所有旧欠带徵银米、并暂停追取。俟开徵时、一并输纳。务使小民一岁之内、绝迹公庭、安处陇亩、俾得优游作息经理农桑庶几闾阎气象可以日加丰豫谕上□日到日该督抚体朕孳孳惠爱黎元至意各饬有司实心奉行仍张示通晓令咸知悉倘蠲除不实致有侵冒察出从重治罪尔部即遵谕行。

  ○庚戌。以署理仓场侍郎事正黄旗汉军都统富宁安为汉缺都察院左都御史。

  ○阿禄科尔沁多罗贝勒穆宁故遣官致祭。

  ○免江南太仓六合等、二十一州县卫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免浙江安吉余杭等一十六州县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癸丑琉球国中山王尚贞遣陪臣马元勋等进贡方物宴赉如例。

  ○以翰林院侍读学士徐元正、充日讲起居注官。

  ○旌表直隶烈妇王孝儿妻王氏拒奸殒命给银建坊如例。

  ○甲寅。免江南苏州卫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刑部等衙门议覆左都御史巢可托等疏言臣等遵上□日察审陕西盗犯朱玺等抢劫一案。查朱玺与魏学吾等行劫商州雒南等处沿途抢逼乡民入伙啸聚至二百余人烧毁房屋奸氵㸒妇女拒捕伤兵逃匿山泽。虽经千总赵琏等招安投降。但招降之时、延挨时日因官兵四面围绕计穷出降、与自行投首者不同。朱玺系造意为首之犯、应拟斩立决其妻妾子女给与功臣之家为奴、财产人官父母祖孙兄弟、遣发二千里安插。又盗犯头目魏学吾等、十四人。亦应斩立决。为从之孔易先等九人、虽经劫夺财物、未有奸杀等情、请减等发遣宁古塔。其李本明等、一百余人俱系被贼逼勒、跟随行走。又于招安时先行投首应从宽免罪。从前承审此案并未审出实情之督抚司道、府县等官请照例分别降革。招降之千总赵琏等请照例议叙再陕西总督博霁等以雒南镇安、山阳商南等四县多山谷林麓之处请增设兵弁防守臣遵上□日详查雒南山阳、商南等三县额兵无多应各添设把总一员兵八十名。惟镇安县地方与兴安镇相近请调拨兴安镇标把总一员兵丁八十名、就近移驻、不必另行添设俱应如所题从之。

  ○乙卯。升福建按察使金培生、为福建布政使司布政使福建巡海道宋致、为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

  ○喀尔喀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土谢图汗遣使进九白年贡宴赉如例。

  ○丁巳。升左通政廖腾煃、为光禄寺卿。

  ○己未。皇四子多罗贝勒胤祯恭请上幸花园进宴。

  ○谕大学士等曰、福建内地之民住居台湾者甚多。比来洊罹灾祲米榖不登在土着之人犹可采捕为生内地人民在彼者、粮食缺少既难以自存欲归故土、又远隔大洋诚为可悯着行文该地方官、察明情愿复归本地者或遇兵丁换班之船、或遇公务奉差之船令其附载、带回原籍。

  ○庚申。旌表山东烈妇、金生福妻苏氏、拒奸殒命、结银建坊如例。

  ○壬戌。升正红旗护军统领汪悟礼、为正黄旗汉军都统。

  ○免江南句容等三县、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癸亥。吏部议覆、偏沅巡抚赵申乔疏言全楚延袤数千里。中隔洞庭大湖。路途既遥风波复险恳见候选候补教职之恩拔□山戊示□副贡生籍系湖北者则选湖北之缺籍系湖南者则选湖南之缺应如所题从之。

  ○免直隶文安等三县本年分水灾额赋有差。

  ○丁卯理藩院、以外藩诸王供应议折给银两事具奏上曰、尔等所议殊不均平。少者太少多者太多蒙古护卫及喇嘛等供应俱如所议行公主每日食物折价银两可稍裁减至公主等来、未尝携如许随从。今当计彼来人实数、酌量给发。如果随来人多。再照尔等数目供给。勿得逾额。昔年外藩蒙古来部员必滥开浮数冒支钱粮、朋分肥己此弊已久今如此行则钱粮不致妄费而事务亦易清楚尔等再议具奏至外藩蒙古来京有当住五日者亦有当住七日者今一概俱五日一次给发银两则住七日者、不得不将所余两日另作一次支领矣今尔等可将五日者、五日一次给发七日者、七日一次给发如是则于外藩蒙古甚便尔等办理之事亦不至繁琐也。

  ○戊辰。皇三子多罗贝勒允祉、恭请上幸花园进宴。

  ○己巳。授和硕简修亲王雅布庶出子巴鲁、为三等辅国将军。

  ○壬申。九卿等议覆、广东巡抚范时崇疏言、原任盐运使陆曾、亏空库银一案。原任巡盐御史鄂罗等、不行详查、捏报商欠、请令一体分赔应如所请上谕大学士等曰、此议不合理、鄂罗等但因诳报之故当议处而已陆曾亏空之库银、自应勒限着落陆曾补还不当即令鄂罗等分赔也从前张霖案内有不当赔偿之银议令赔偿。朕亦免之此等不应追赔者朕断不准行。

  ○吏部议覆、山西巡抚噶礼疏参潞安府知府白邦杰借欠官银一年限满未完请将白邦杰降俸二级令其戴罪完结。上谕大学士等曰、凡借官银者因不能完银治罪若留任追赔必希图还债、以致克剥小民矣。嗣后凡牧民官员、借欠官银不能完纳。即令离任追赔。已还后、准其开复。如不能清还、即以家产抵偿。如此则官银不致亏欠而亦无剥民之事矣。着交九卿定例议奏。

  ○免江南扬州仪真二卫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以苏尼特故多罗贝勒苏泰之孙西礼袭爵。

  ○癸酉升镶红旗蒙古副都统辛泰、为正红旗护军统领。

  ○甲戌上自畅春园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户部今届严寒步军每夜巡逻、殊可怜悯着赏拨什库银各五两。布、各二疋披。甲银、各四两。布、各二疋。若家下人、则谕令伊主、以所赏银布与之、勿得扣取。又谕领侍卫内大臣、前锋统领、八旗护军统领等、今届□山戊不□暮、朕欲恩赏兵丁。尔等将所统兵丁、细查曾出兵从猎十次者、为一等。七次者、为一等。或中伤有功牌者亦入在十次一等之内其余者、另作一等共分为三等此内有不曾出兵从猎一次者亦开明具奏。尔等务行严查若少有徇庇、其该管官员必斥退之。

  ○乙亥上御乾清宫西暖阁召江南、浙江两省在京大学士以下翰林科道官以上齐集乾清门外又命大学士张玉书等入谕曰、朕在宫中无刻不以民间疾苦为念恐遇旱涝必思豫防至巡幸各省于风俗民情、无不咨访即物性土宜、皆亲加详考。每至一方、必取一方之土、以试验之。今□山戊不□南巡江浙、见天气久晴、所经河渠港荡之水、比旧较浅。即虑夏间或有亢旸之患是时麦秋虽见丰稔、然南方二麦、用以为麴糵者多、不似北方专需面食南方惟赖稻米、北方则兼种黍稷粱粟。有携北方黍稷及蔬菜之类至南方种植者多不收获。此水土异宜、不可强也。且江浙地势卑下不雨则蒸湿、人不能堪有雨则凉快人皆爽豁虽地称水乡、然水溢易洩。涝□山戊不

  □为患尚浅旱□山戊不□为患甚剧若北方则经月不雨亦无碍南方夏秋间、经旬缺雨、则田皆坼裂、禾苗渐槁矣。喜雨亭记云十日不雨则无禾盖谓此也。江浙农功、全资灌溉。今见其河渠港荡、比旧俱浅者、皆由素无潴蓄所致雨泽偶愆、滨河低田、犹可戽水济用高燥之地、力无所施、往往三农坐困。朕兹为民生再三筹画经久之计。无如兴水利、建闸座蓄水灌田之为善也。江南省之苏、松常镇及浙江省之杭嘉湖、诸郡所属州县或近太湖或通潮汐所有河渠水口、宜酌建闸座平时闭闸蓄水遇旱则启闸放水其支河港荡淤浅者并加疏浚引水四达仍酌量建闸多蓄一二尺水即可灌高一二尺之田多蓄四五尺水即可灌高四五尺之田。准此行之可俾高下田亩永远无旱涝矣尔等其以朕意晓谕廷臣、详议以闻张玉书等、随出传谕诸臣毕复入奏曰臣等恭传。圣谕、诸臣无不感颂。请通行江浙两省督抚、查勘太湖、水口、酌建闸座。或有支流、去湖稍远、□山戊不□久淤塞者、宜令挑浚深广、一体建闸、以蓄水源又凡通潮之地每月朔望潮汛盛长二次若将支河浚深建置闸座于潮盛时下板蓄水尽足供灌溉之用矣。上曰、今所议闸座原与运道无涉而关系经费钱粮、所以无人敢言。朕特念江浙财赋重地小民粒食、所资故欲讲求经久之策诸臣所见、既皆符合今总漕及各督抚、俱为截漕散赈事、见在彼地料理该部速行文伊等、将各州县河渠宜建闸蓄水之处、并应建若干座、通行确察明晰具奏。以朕度之、建闸之费、不过四五十万两且南方地亩、见有定数、而户口渐增。偶遇岁歉、艰食可虞。若发帑建闸、使贫民得资佣工、度日糊口、亦善策也。

  ○丁丑冬至祀天于圜丘上亲诣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停止次日朝贺。

  ○戊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以科尔沁故多罗冰图郡王达达布子宜希班弟袭爵。

  十二月己卯朔免浙江新城等八县、衢州严州、二所、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壬午。以游牧地方察哈尔故三等公噶尔玛之子都噶尔、袭爵。

  ○免江南滁州、定远等、七州县、泗州等三卫、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甲申。赏八旗护军校、前锋、护军等银两有差。

  ○乙酉。免江南、靖江等二县、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丙戌。刑部议覆、漕运总督桑额、察审运丁张季友等、抗拒巡捕私盐将张季友拟充军、情罪不符。应驳回。上谕大学士等曰、漕船往来河道丁人等、夹带私钱私盐并装载一切货物。遇有稽察员役辄抗拒伤人放火诬赖。沿途商民船只、悉被欺凌。种种不法之事甚多。湖广安庆运丁尤甚朕以南巡屡经河路运丁凶恶知之甚详。令张季友等偷装私盐、显被拏获反敢抗捕强横如此。漕运总督、倘不严察惩处则运丁恣意横行必致重为民害桑额所审此案、甚属朦混显有偏徇。着该督再行确审作速定拟具奏。又谕曰、桑额居官尚好、待下极宽。故运丁皆爱戴之。然而运丁劳苦、但可加惠而已。若横行不饬、反致纵肆矣。昔王梁任总漕时、运丁略有过恶即责四十板不少宽恕。故运丁皆畏王梁。今桑额待运丁不严。一味用宽、人不知畏。凡用人行政、不可偏于宽、亦不可偏于严。宽严适中、始可谓善也。

  ○以吏部尚书温达为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调兵部尚书马尔汉为吏部尚书。刑部尚书耿额、为兵部尚书左都御史巢可托、为刑部尚书。以署理仓场侍郎事正黄旗汉军都统、补授汉缺之左都御史富宁安为满缺左都御史。

  ○丁亥。宗人府题、奉国将军满达、病故。其子金珠尔、请照例降一等、授为奉恩将军。得上□日、满达、行事妄乱。其子金珠尔、不准授奉恩将军。着为闲散宗室。

  ○免江西新喻等四县本年分旱灾额赋有差。

  ○督修上下两河、户部尚书徐潮等疏言、臣等遵上□日将蒋家坝至高邮湖等处工程皆分与京中派出修河官员修筑。次第告竣会同河道总督张鹏翮验明取具印领讫下部知之。

  ○庚寅。升护军参领刚元为镶红旗蒙古副都统。

  ○辛卯。上幸南苑行围

  ○以刑部郎中蒋德昌为湖广按察使司佥事提调学政。

  ○癸巳。免直隶霸州静海东安三州县本年分水灾额赋有差。

  ○丙申先是建威将军兼理归化城将军事务宗室费扬固等疏言、归化城附近之处居住喇嘛所属人丁甚众请将伊等编作佐领、以便差遣奉上□日、此事着蒙古都统苏满、前往会查确议具奏至是苏满覆奏、臣遵上□日会同。右卫将军等、查归化城附近喇嘛属下人丁共三千五百八十余口附附丁老病丁口之外见存二千五百五十人应照土默特例以二百丁、编一佐领共编作十三佐领其参领佐领、骁骑校等官并请照例增设从之。

  ○升护军参领牛尼由、为荆州副都统。

  ○以柰曼故多罗达尔汉郡王班弟子垂忠、喀尔喀故多罗贝勒罗布臧子准对、鄂尔多斯故固山贝子杜棱子色楞喇锡、各袭爵。

  ○考察天下军政卓异官、三十九员。贪酷官、一员贪官、二员。不谨官、四十四员。年老官、八十员。罢软官、五十一员。有疾官、五十二员。才力不及官、一百十六员。浮躁官、三十四员。俱分别。升赏处分如例。

  ○戊戌。谕大学士温达等曰、顷因刑部汇题事内、有一字错误朕以朱笔改正发出。内外各衙门奏章、朕皆一一全览外人谓朕未必通览。故朕于一应本章见有错字必行改正。其繙译不堪者、亦改削之当用兵时、一日有三四百本章、朕悉亲览无遗。今一日中仅四五十本章而已览之何难一切事务不可少有怠慢之心也。

  ○己亥。升吏部左侍郎王九龄、为都察院左都御史。

  ○予故江宁将军诸满、祭葬如例。

  ○调湖广襄阳总兵官张谷贞为镇筸总兵官。升陕西永昌副将高其位、为湖广襄阳总兵官。

  ○辛丑。上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

  ○癸卯。孝庄文皇后忌辰。遣皇太子允礽、祭暂安奉殿。

  ○丙午。赐亲王银、各八千两。郡王及受封贝勒诸皇子各七千两。贝勒、各六千两。贝子、公等、各三千两。未受封皇九子、皇十子、皇十三子、皇十四子、各四千两。皇十二子、二千两。内大臣、侍卫等、概赐银百两。

  ○丁未。岁暮。祫祭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公阿灵阿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遣官祭太□山戊不□之神。

  ○升大理寺少卿顾汧、为宗人府府丞。

  ○戊申。赐朝正外藩科尔沁、翁牛特、蒿齐忒扎鲁特、乌朱穆秦、土默特、喀喇沁巴林、阿霸垓、喀尔喀、王、贝勒、贝子、额驸、公、台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旌表八旗节妇、满洲彭大妻瓜尔佳氏等十一人、蒙古敦楚克妻苏氏等三人、汉军陈芳妻郭氏等三人、直隶各省节妇麦弘泰妻徐氏等六人。贞女杨观果聘妻周氏一人、各给银建坊如例。

  ○是□山戊不□。人丁户口、二千四十一万二千五百六十。田、地、山、荡、畦地、五百九十八万九千二百三顷六十二亩有奇。徵银、二千七百四十二万五百六十八两有奇。米、豆、麦、六百九十七万三千二十三石有奇。草、二百八万二千六百九十五束。茶、十五万七千五百十二引。行盐、四百三十二万一千四百七十五引。徵课银、二百六十九万八百二十八两有奇。铸钱、二万三千八百八万五千九百有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