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三十四年。乙亥。五月壬戌朔。奉差山西平阳等处赈济户部尚书马齐、请训上□日。上谕之曰、尔传谕巡抚噶尔图、平阳等处地震、房舍倒坏、人民压毙、伊应亲身于彼处设厂居住、将被灾百姓救护、候朕谕上□日。乃遽回省城。殊属不合。除噶尔图所奏外、有地震重处、尔可详察阅视、加恩赈给。本年应徵钱粮、停其徵收。尔到彼处、即晓谕众民、皇上为尔百姓、深切轸念、特遣大臣赈救、尔众民毋妄迁徙离散。且恐因地震、地方不良之人、及镇标兵丁、借端抢夺、扰害生民、传谕总兵官周复兴、亲身率领官兵、将此一带地方、善为防护。其平阳府洪洞县被灾百姓尔会同巡抚噶尔图、亲身往彼处赈济。务令均沾实惠

  ○癸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升正红旗护军参领法喀为本旗汉军副都统

  ○甲子。仁孝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乙丑。上谕大学士等曰、朕一闻平阳地震深切轸念、即遣官驰驿察勘被灾情形、随颁谕上□日、令该部速议恩恤。又特遣大臣前往赈济。停徵钱粮。噶尔图身为地方大吏、与百姓谊同休戚、乃目击灾伤、不候赈济大臣、会同详加筹画、亲行赈济、竟遽尔回省。殊属溺职。着严察议处具奏。寻吏部议、噶尔图、应革职交刑部。得上□日、噶尔图着革职。免交刑部

  ○丙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大学士等、尔等传谕八旗满洲蒙古都统、各将前锋、护军披甲兵丁之实无房舍者、身自确察、于此月初十日保奏。凡官员子弟、及有房舍与家仆披甲者、皆勿察。

  ○丁卯。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升太常寺卿李鈵、为大理寺卿。

  ○辛未。夏至。祭地于方泽。遣领侍卫内大臣公福善行礼。

  ○谕大学士等览八旗都统所察、无房舍者七千有余人、未为甚多。京师内城之地大臣庶官富家、每造房舍、辄兼数十贫人之产。是以地渐狭隘。若复敛取房舍、以给无者。譬如剜肉补疮、其何益之有。贫乏兵丁、僦屋以居。节省所食钱粮、以偿房租。度日必至艰难。今可于城之外、按各旗方位、每旗各造屋二千间。无屋兵丁每名给以二间。于生计良有所益。此屋令毋得擅鬻。兵丁亡退者、则收入官。大略计之、约费三十余万金。譬之国家建一大宫室耳敕下钦天监相视汝等及八旗都统身往验看宜建造之处奏闻。

  ○壬申。上巡视新河、及海口运道。命皇长子允禔、皇三子允祉、随驾。是日启行。至通州崔家楼登舟

  ○癸酉。御舟泊通州合合站。

  ○甲戌。遣官祭关圣帝君。

  ○御舟泊武清县北蔡村。

  ○乙亥。上阅窦家口堤岸。以应加增筑处、指示巡抚沈朝聘、总兵李镇鼎等。

  ○御舟泊武清县天齐庙。

  ○予故辅国公英额、祭葬立碑如例。

  ○丙子。御舟泊静海县白塘口。

  ○丁丑。御舟泊大沽。

  ○戊寅。上阅视海口。命于其处立海神庙。

  ○御舟泊沧州邓善沽。

  ○己卯。御舟泊武清县小新庄。

  ○庚辰。御舟泊静海县杨柳青。

  ○辛巳。御舟泊静海县新庄。

  ○壬午。御舟泊清县窰子口。

  ○癸未。御舟泊静海县北关。

  ○甲申。御舟泊武清县北仓。

  ○乙酉。御舟泊武清县北蔡村。

  ○丙戌。御舟泊香河县扳罾口。

  ○予故蒙古都统喇赛、副都统达克萨哈、各祭葬如例

  ○工部议覆、直隶巡抚沈朝聘疏言、请开浚献县完固口、及霸州栲栳圈旧河。应如所请。从之。

  ○丁亥。御舟泊通州石坝。

  ○戊子。上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

  ○己丑。添设盛京刑部蒙古员外郎一员。

  ○升山东布政使喻成龙、为太常寺卿。

  ○庚寅。上幸畅春园。

  ○谕大学士等、副都统齐兰布等、自盛京还、奏言、今

  □山戊不□盛京亢旱、麦禾不成米价翔贵虽市有鬻粟而穷兵力不能籴、遂致重困。盛京根本之地、可令侍郎朱都纳、学士嵩祝等、驰驿迅往、会同盛京将军副都统诸臣详察穷乏者于去□山戊不□海运米二万石中、动支一万石计会散给、令可食至秋成。余一万石平价粜之兵民均有裨益又诸地有告粮乏者遣城守尉部员贤能者、亦赈给之如二万石不足散给发粜、其速以闻。

  ○升内阁学士李楠为工部右侍郎

  六月。辛卯朔

  ○甲午。兵部疏参右卫将军希福等、不收八旗拨送马匹、以致虚费钱粮。希福、应革职护军统领札木素、内大臣护军统领四格、副都统方额、马锡、张素仪、吴兴祚等、俱降三级调用。从之。

  ○喀尔喀贝勒根敦戴青、探报噶尔丹行装、已至扎布堪河。阿喇布坦行装、已至敖拉海上谕理藩院、所报虽无实据亦应行文与归化城、黑龙江、两将军知之。再檄喀尔喀诸扎萨克、凡根敦戴青经行之地、事遇紧要、即以马匹支应。毋误。

  ○又谕领侍卫内大臣苏尔达等、闻噶尔丹将从嘉峪关外、过哈密之南昆都伦、及额济内河、往投达赖喇嘛。应遣干员往探。若果噶尔丹于此取道、此机断不可失。应即行剿灭。着副都统阿南达、作速前往、会同将军博霁、孙思克、提督李林隆等、公议确探、择便以行。李林隆可选标兵一二百名、速往甘州、商酌行事。兵部即檄将军提督等知之。

  ○乙未。以内阁学士温保、为山西巡抚。

  ○升狭西驿传道张霖、为安徽按察使司按察使。

  ○遣官修筑平阳府地震倒坏、城楼衙署仓库。

  ○丁酉。以册立皇太子允礽妃。遣官告祭太庙。

  ○升一等侍卫达利善、为镶黄旗汉军副都统

  ○己亥。上自畅春园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理藩院、归化城、土默特、两旗、连年效力苦累。其□山戊不□贡石青等物、永行停止

  ○庚子。谕大学士伊桑阿、阿兰泰、数日间雨水过多、若连绵不止、民田恐致被损。朕听理政事、无日不念切民生今雨水、如此或人事有所未尽。命传集九卿詹事掌印不掌印科道、将应兴应革事务宜各抒所见以闻。

  ○又谕礼部尚书张英、数日来雨水过多虑伤田禾四月内、又有平阳地震之灾。或者阴盛所致朕思天时与人事、恒相感召、未可谓灾沴为天时适然之数、全不关于人事也。尧舜之时、犹有都俞吁咈。盖古之圣人、已治而益求其治已安而益求其安、故兢兢业业、始终如一。朕朝夕以此警惕于衷、三十余年以来未尝一日稍自宽假亦有请间日理事者、朕不以为然。惟存恒久之心、时时乾惕耳朕思地方间有荒歉、正可动人警戒之念。古人所谓遇灾而惧也。朕于宫中费用、从来力崇俭约。期以有余、沛恩百姓。若非撙节于平时、安能常行蠲赈之事耶。

  ○辛丑。上奉皇太后、幸畅春园。

  ○升江西按察使王道熙、为山东布政使司布政使。

  ○升天津总兵官李镇鼎、为广东提督。

  ○奉差山西赈济户部尚书马齐等回奏、赈济山西平阳府临汾等十四州县一卫、地震被伤人民、赈济银十二万六千九百两零。停徵临汾、洪洞浮山、襄陵、四县平阳一卫、本年额赋下所司知之。

  ○壬寅。升内阁侍读学士额赫礼、兵部督捕左理事官齐穑、俱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升镶黄旗满洲副都统觉罗舒恕、为右卫左翼护军统领。正红旗满洲副都统瓦迩达为右卫右翼护军统领

  ○癸卯。谕大学士等时值久雨连绵乍止复雨、将不利于田稼朕甚悯焉。亟宜祈晴其传礼部速议以闻

  ○调镶白旗蒙古副都统党艾为右卫左翼副都统镶红旗汉军副都统拜音布、为右卫右翼副都统

  ○甲辰。升国子监祭酒张榕端、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调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冯国相为右卫左翼副都统正红旗汉军副都统科尔代、为右卫右翼副都统。

  ○乙巳。户部议覆、仓场侍郎德珠等、题扬州运丁吴坤等叩阍事上曰、漕船带运凤阳仓米、原系累年存贮腐烂者总漕王梁、勒令运丁收领。穷丁赔补、殊为可悯若令王梁等赔补、亦未免少枉今俱着宽免。此米亦不可发给官俸、存贮别用。又兴永朝条奏内、曾言江北漕船、比他处较为狭小。若载米过多、自难装载货物。今又令带运凤阳仓存贮之米、益加累重若将漕船添造数只、宜于运丁有益。尔等详议以闻。

  ○谕大学士等、沙河巩化城、卢沟桥拱极城、灞上诸地、敕工部察勘、凡有可营建兵房若干间者、并入前造房事内议奏。

  ○戊申。皇子允禄生。

  ○授故辅国公陶色子吴启图、为三等镇国将军。

  ○己酉。调镶黄旗蒙古副都统崇古礼、为本旗满洲副都统。升镶黄旗前锋参领席柱、为本旗蒙古副都统。

  ○庚戌。兵部奏、预备出征之副都统瓦迩达、科尔代、冯国相、俱调补右卫副都统。王毓秀病故。伊等员缺请补。得上□日、以正红旗副都统扎喇克图、镶蓝旗副都统宗室巴赛、正蓝旗副都统喻维邦、正黄旗副都统张所知、派出预备从军。

  ○辛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盛京刑部侍郎佛葆、降二级调用。以偷刨人参罪犯审理不明故也。

  ○壬子以顺天府府尹刘元慧、为宗人府府丞。

  ○调正红旗蒙古副都统钮牛为本旗满洲副都统升正红旗、前锋参领沙济、为本旗蒙古副都统。

  ○甲寅。山西太原总兵官周复兴、以病乞休允之。

  ○乙卯。升河南府知府孙居湜、为江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太子太傅保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王熙、以老乞休慰留之。

  ○丙辰。内阁学士陆葇、以病乞休。允之。

  ○戊午。和硕额驸华善故。赐马二匹。

  ○己未。升内阁学士额赫礼、为盛京刑部侍郎。

  ○庚申。漕运总督王梁、疏参赣州卫千总杨奉等、于漕船装带商人货物。上曰、王梁将漕船所载货尽行搜出、弃置沿河两岸。所行甚暴。从来总漕、未尝禁漕船带货、而漕运并未迟误、今王梁禁止带货、而漕运迟误

  、至今尚未到。装带些微货物、于事何妨王梁不但暴戾、凡事执拗。宜令解任。

  ○谕大学士等、兹后世职、若以罪革斥、其子勿准承袭。令同父昆弟袭之。无同父昆弟者、则宜削其职。其下吏部、定例以闻。寻吏部遵上□日议覆、凡获罪革职者、不准其子孙承袭。应与其亲兄弟、及亲兄弟之子孙承袭。如无亲兄弟、及亲兄弟之子孙、将其职销去。从之秋。七月。辛酉朔。享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行礼

  ○谕议政大臣等、宁夏地方紧要、宜设官兵驻防。可遣官往彼监造营房。

  ○癸亥。升国子监祭酒亳济、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甲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乙丑。以原任内阁学士病痊候补韩菼、补原官。

  ○升湖南巡抚董安国、为漕运总督。

  ○予故汉军都统三等伯石文炳、祭葬如例。

  ○先是、狭西道御史龚翔麟、疏参赵良栋矜功冒奏、已蒙皇上隆恩、给以一等精奇尼哈番。今越例求赐田房。乞严议定罪。得上□日、着赵良栋明白回奏。至是、赵良栋遵上□日回奏、臣愿在京居住、因请房田。实因恋主心切。今台臣谓臣骄纵矜功。何不矜功于十六载之前、而乃矜功于十六载之后耶。为众排陷、不得不备叙陈奏。得上□日、赵良栋于康熙二十七年来京、朕召至宫中、赵良栋历奏四川功绩未叙、实为屈抑。言之至于流涕。又明珠过宁夏时、赵良栋又言功绩未叙。今谓十有六载、从未矜功。想年老遗忘。朕念其首倡建议进取四川。俱从宽宥。又赵良栋奏、入京将及一载、借贷银二千余两。着赏银二千两。赵良栋年已衰老。着回原籍调养。

  ○己巳。升右卫左翼护军统领觉罗舒恕、为宁夏将军

  ○庚午。孝懿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兵部侍郎朱都纳、内阁学士嵩祝、往盛京赈济回奏。上问曰盛京田禾、及环近各城田苗何如。嵩祝奏曰、上下不等。盛京地方、比年失收。今岁虽有收、难支来岁。上曰、盛京所贮之米、尚有几何。若将赈给、可支几月、嵩祝奏曰、臣等差往赈济、计五十日、所用不至二万石。今自天津海口所运、及锦州积贮之米、共十二万石有余。若将赈济、可支六七月。上曰、海运皆有定时。不可妄行。来岁着令再运。

  ○谕理藩院侍郎满丕、尔可赴将军伯费扬古处、率满洲官兵、驻劄归化城北形胜之地。倘有警、同费扬古相机行事。

  ○升正红旗汉军参领孟明世、为本旗汉军副都统广东协领赵玥、为镶红旗汉军副都统。

  ○升狭西肃州副将李士达、为直隶天津总兵官。直隶通州副将毛来凤、为山西太原总兵官。

  ○甲戌。以内务府总管马思喀、为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乙亥。中元节。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戊寅。以原任镶白旗副都统喀住、为本旗蒙古副都统。升参领雷继尊、为镶白旗汉军副都统

  ○庚辰。上奉皇太后、自畅春园回宫。

  ○领侍卫内大臣郎坦故。赐马二匹。

  ○壬午。谕吏部、兵部、各省督、抚、提、镇官员、间令来京陛见、原欲以地方情形、及兵民生计、面加咨询、具有深意。近见来京各官、辄以进川马等物为辞、多所置办。虽经却还、但恐其在任购买、致贻地方官员兵民之累。朕本欲询兵民生计、召令前来。若反致累兵民、殊失朕之初意。且川马如果需用、朕自颁特上□日、令出产地方办解。何须进献。着通行严禁。

  ○升内阁侍读学士萧永藻、为顺天府府尹。

  ○升江宁副都统鄂罗舜、为江宁将军。正蓝旗蒙古副都统宗室费扬固、为右卫左翼护军统领。

  ○噶尔丹遣使梅寨桑布拉特和卓等、上疏曰、使臣马迪被害之故、前经屡次覆奏、无可另行陈奏之处。至于会盟、难自定夺。奏闻皇帝。若遣丹济拉、丹津俄木布往觐、固所愿也。但正在贫乏、难以遣行。至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土谢图汗、七旗喀尔喀之事、前经奏请、乞准行。前内大臣吴丹存日、曾与济隆胡土克图议定、乞如议行。行商回子使人、向常来往请安。是以使往贸易。又达赖喇嘛之事、渐次兴隆。使四十九旗蒙古、四厄鲁特、各在其地同享安乐、乞照前行。奏入。命议政大臣议议曰、据噶尔丹使人梅寨桑等言、噶尔丹今□山戊不□未尝耕种。马匹烙印、收集猎户、游牧塔米儿之地。意欲掠取根敦戴青、顺克鲁伦下流。侵车臣汗、科尔沁之西。此言虽不足深信。亦不可竟以为虚。应檄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加意哨探。归化城将军费扬古处、前已有侍郎满丕前往。应令相机行事。目下遣尚书班迪、探听声息。俟到后、令根敦戴青等、入内游牧。使其远设汛哨、探信奏报。噶尔丹使人梅寨桑、应仍遣归。不必降敕。将原疏发回。奏上。得上□日、着仍撰敕、交来使赍回。敕曰、今春谕尔敕书、实为明显。兹览尔奏、仍以不晓文义、巧为饰说。是尔故违朕上□日也。且尔历来陈奏、皆云行达赖喇嘛之教。今春遣尔使归后、达赖喇嘛、及第巴、有疏以宽尔罪仍留汗号为请。且云遵谕和之上□日、特遣赖楞堪卜达尔汉温卜、前赴尔处等语。今尔来使梅寨桑等、言尔游牧于塔米儿之地、东向以行。尔之所为、必欲异于达赖喇嘛、第巴之言者是为遵其教乎。是为不遵乎。以此观之、尔口虽云不悖达赖喇嘛之教、而竟不遵行明矣。今尔既东向前来、应仍会阅、庶于事有定不然。纵复遣官布告、终属无成。其奏请会阅、可令丹济拉、丹津俄木布、二人赍来倘执故见、不遵朕言、嗣后永勿上疏通使。

  ○癸未。予故汉军副都统穆维雍、祭葬如例。

  ○户部议覆、刑科给事中裘充佩、条奏马政事紧要、洮岷诸处、额茶三十余万篦、可中马一万匹。陈茶每年带销、又可中马数万匹。查茶斤中马甚有裨益。应将额茶、并陈茶中得之马、给营驿外。其余马牧放、每年交秋、将数千匹、送至红城口等处。得上□日、茶马事关紧要。着遣专官管理。

  ○甲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乙酉。上御太和门视朝。文武升转各官谢恩

  ○谕领侍卫内大臣苏尔达等、据将军伯费扬古报、所差哨探塞冷特尔、至塔米儿以内、济拉马台山、遇厄鲁特二十许人、互发枪矢而回。正与梅寨桑所称噶尔丹来至塔米儿地方之语、相符。此不可以不备。着派盛京兵二千、宁古塔兵一千、以备仓猝。黑龙江兵、着将军萨布素酌拨预备。盛京人员乏粮、倘有兵兴之事、着以盛京仓粮、计日支给。京城派出之兵、亦着预备整齐。如噶尔丹不来、只在土喇左近窃伏。或发大兵、今冬进剿。或肥秣马匹、来春往征。尔等公同详议以闻。寻议、我兵不必趋赴土喇。但俟噶尔丹前来、则一举殄灭。倘噶尔丹竟逡巡不进、只窃据土喇。应俟得实信、当作何行事、再为奏请。从之。

  ○谕大学士等曰、马之所系甚重、宜于四十九旗诸地购买。归化城可二千匹。科尔沁可二千匹。其余诸旗定额购买。尔等定议以闻。此买马事、遣部院中曾出差者、副以八旗蒙古护军参领侍卫各一人、会同该王台吉等、遵谕以行。

  ○予故原任内阁学士田喜雨□冓祭葬如例。

  ○丙戌。升内阁学士阿尔拜、为户部右侍郎。

  ○升参领胡什巴、为宁夏左翼副都统、以正红旗蒙古副都统沙济、为宁夏右翼副都统。

  ○戊子。谕户部、盛京地方、比□山戊不□荒歉、粮食艰难、朕心轸念。本欲巡行、省问疾苦情形、遍敷恩泽。今虽停止东行、而所在贫窭兵丁、尚望临幸。是宜仍加恩恤、用裨资生。应作何等加恩、尔部议奏。又盛京兵丁钱粮、两季支领。未支领前、兵丁每至称贷。嗣后当月给。今□山戊不□秋禾、不甚丰茂。恐生计渐艰。今自冬以至来秋、应作何赈给、不致失所、共计需粮若干、着盛京将军、副都统会同盛京户部侍郎、察明详画具奏。

  ○江南江西总督范承勋疏言、江西有漕粮之四十八州县、除南昌新建二县外、余皆地处山僻、必须小船装载、至省城水次、方可交兑粮艘。向年俱系民贴脚价、官为解运。祗因州县官恐涉私派之嫌、将此载入全书。康熙二十六年、漕臣题参以各省并无支给脚价之处、该道违例支给、应速照数扣追户部行令查追、至今十载、无一处报完者。此项银两、若责赔于官、官已数更。责赔于民、又原系民间贴出之价。岂可再令赔补。且以后若将此脚价停给、则僻处州县之漕、不免迟误、更为可虑。恳恩此后仍听支给。以前免其追赔。部议不准行。得上□日、江西所属州县多。处山陬。百姓自愿贴费、将漕米运至水次、着听民贴运。从前已经支给
者、俱免追赔。

  ○福建巡抚卞永誉疏言、原任福建总督范承谟、当耿逆之叛、幽羁三载自缢殒身。原任巡海道陈启泰、矢守孤城、从容自经。皆已蒙赠谥。今士民皆请立祠致祀。从之。

  ○己丑。勇略将军赵良栋疏言、皇上念臣年老足疾、令回籍调养。但宁夏无明医。明医多在江南。臣欲往江南就医调治。得上□日、着给与船只前往。

  ○升湖南布政使杨凤起、为湖南巡抚